第97章 高中來了

“看我的臉,最近老是脫皮不說還發紅。”梁靜拿著鏡子來回的擺弄,一麵想旁邊的好友抱怨。

“很正常,暴曬後都會這樣的,不過,你難道沒有按照我教你的方法,敷黃瓜麵膜?那個很管用的。”魯璐撐著下巴說,手裏正拿著筆轉來轉去。

步入高中後可也增加了許多,每天的課程排的滿滿的,語數外,史地政,物化生沒有一門課不是重要的,羅曉陸翻著大冊的練習資料,努力昨晚老師布置的作業,盡量能空出晚上休息的時間。

梁靜趴在桌子上正鬱悶,看見坐在身邊的羅曉陸認真昨天,碰碰她的胳膊,“哎哎,你先做啊,等會借我抄一下。”羅曉陸點點頭豎了個ok的手勢。

“梁靜,你可真行,怎麽光用這個方法啊,真是,羅曉陸別忘了還有我啊!”魯璐假正經的說,換來梁靜不屑的輕哼。

一個長得書生氣十足的白淨男生進了教室來到羅曉陸幾人身邊,笑著對羅曉陸說:“羅曉陸,咱們班的黑板報需要畫畫,你幫個忙吧!”這個男生叫杜亮,是班裏的團支書。

羅曉陸張了張嘴,點點頭,“恩,行,你稍微等一下啊!”說收拾了一下桌子起身離開,而魯璐和梁靜整個過程都在一旁挑眉左拐動作,倒是把站在一旁的杜亮弄得很不自在。

自從澄清了顧顯和自己的關係以後魯璐和梁靜更是越加大膽的開起了羅曉陸的玩笑,這不就是一個?

羅曉陸狠狠瞪了兩人一眼,然後和杜亮出了教室,黑板報是在靠近學校大門的宣傳區,高中部的的每個班級都會分到一塊,高一一班的黑板上已經完成了大部分,隻有畫圖的地方留著空白。

杜亮把彩色粉筆拿給羅曉陸一麵對她說:“其他的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就差畫畫了,知道你畫畫好,我早就想叫你來了,可你一直挺忙的。”

羅曉陸上了高中後就沒有在班級裏有什麽參與活動,除了看起來比較可觀的成績外,羅曉陸一直都很默默無聞,就連會畫畫這是還是魯璐多嘴告訴杜亮的,隻學了一個暑期的課,要不是以前有基礎,那還不出來丟醜。

人都自動找上門了,羅曉陸也不好拒絕,拿著粉筆先打了下草稿,很快,周邊的空白就被有聯係的卡通形象填滿,這次的內容是關於交通安全知識的。

下午放學後羅曉陸騎著自行車回了家,因為晚上還有自習課,所以吃過飯還要趕回去,剛進小區就看見羅成聞和顧顯正在前麵走著,羅曉陸連忙起過去,打了打鈴,“哥,你們怎麽回來了,今天不才周二嗎?”

“明天沒什麽課,回來取衣服。”羅成聞摸摸妹妹的頭,羅曉陸心裏那叫一個羨慕,真好,還能睡懶覺,想想自己成天還為了多睡那麽兩三個小時使勁的擠時間,人比人氣死人呐!

“呦,你們都回來了?剛好飯也做好了,小春,快把飯擺好。小七你也別回去了,我中午都給張阿姨打過招呼了,就在這吃。”陸晴看見開門進來的兒子和女兒高興的說,小春是去年請來的專職保姆,一直家裏中用鍾點保姆的,可因為現在上大學的住校,上班的上班,羅曉陸的姥姥不放心外孫女一個人在家,所以聘請了小春。

“爸呢?還沒回來嗎?”羅成聞端著碗問。

“你爸最近正忙一個課題呢!說是在學校吃飯,快吃這個小炒肉,你們不都愛吃這個嗎?”陸晴:邊說邊把菜端到幾人跟前,然後又讓小春給羅曉陸盛了雞湯。

“囡囡,這馬上就要考月考了,覺得怎麽樣啊?要是吃力媽媽就給你請家教吧!”陸晴問女兒。

“啊?還好,不用了。”羅曉陸抬起頭說道。

“媽,這還那需要請家教啊,這不放著個現成的嗎?”羅成聞笑眯眯的說,然後拍拍顧顯的肩膀,“小七那陣可是幫羅曉陸從不及格不成了八十多分的成績,媽你還不如讓小七來呢?”

“你這孩子,別人小七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怎麽不來幫幫你妹妹啊?”

“這不是,我上課緊張嗎?專業課排的滿滿的,小七可就不一樣了啊,每天平均不超過三節課。。”羅成聞笑眯眯說,顧顯彎著嘴角,對陸晴說:“阿姨,囡囡挺聰明的就是沒有學習的技巧,一周我幫她上幾節課的時間還是有的。”

“那行吧!囡囡還不謝謝小七哥哥。”陸晴摸摸羅曉陸的腦袋。

羅曉陸艱難的咽下嘴裏的飯,糾結的看向顧顯,補課確實有效果,但根據以往種種的尷尬處境,羅曉陸鬱悶了,要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犯衝,每次獨處都會發生意外。。。

“你看看這孩子,沒一點禮貌,那以後時間怎麽安排,小七你來定,以你為主,挑個不忙的時間段。”

“那還是原來的時間吧!周六早上八點到十點。”顧顯說,羅曉陸石化,當事人的意見你們還沒有問一問呢!

羅曉陸弱弱的問:“是從這周開始嗎?”能不能下周開始?

陸晴挑挑眉,看著女兒說:“你覺得呢?時間越來越緊馬上就快要月考了,你是相等考完了嗎?這孩子,要像你哥哥和小七哥哥學習。”

與此同時,宋夏正被自己的媽媽帶著去見外國語附屬中學的校長,這次中考她考的非常不理想,本身也是因為自己沒有用心,但宋曉佳不甘心讓自己女兒上不了高中,硬是塞了不少錢給這所重點高中,更是求了不少人,校長也是其中一位,說來也巧校長和她還是大學同班同學,這麽好的結交機會宋曉佳肯定不會放過。

“夏夏,快叫叔叔,著啊是媽媽的大學同學。”宋曉佳哦摸著自己女兒的頭發說道,一麵仔細的觀察元光榮的表情,看見她並沒有覺得不高興,宋曉佳這才和老同學聊起了以前的往事。

元榮光對於宋曉佳並沒有太多的了解,隻知道沒有畢業就被退了學,聽說家裏是高a幹,但並不是什麽省油的燈,對於宋曉佳元榮光也隻是保持觀望的態度,一麵不甘得罪,一麵又擔心會給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這些禮物是給孩子的,夏夏這孩子中考前忙著拍廣告,所以課業有些待物,但是他很聰明總會補上來的。”宋曉佳客氣的說。

“唉,老同學,不需要這麽見外,這些東西我可要不得。”元榮光推脫道。

“收下吧,瘦下來我也安心點,你看幫了孩子這麽大的忙,我呢也做不了什麽事情,收下吧!”

周六早上,陸晴因為公司有急事匆忙出門,臨走時也忘了叫睡得昏天暗地的羅曉陸,等到顧顯來到家中時,隻有小春一個人在打掃衛生。

“顧先生來了,小姐還沒醒來呢!您要不等一會,我去敲敲門把她叫醒。”小春圍著圍裙笑眯眯的說,小春才來著一家幹活還不到一年,但好在每個人都對她很客氣,薪水又高所以很盡職盡責。

“沒事,你忙你的,我上去就行了。”顧顯擺擺手學,然後轉身上了樓,小春看著他的背影有些遲疑,這畢竟進女孩的閨房並不合理,但哥哥的朋友應該也是哥哥,應該沒什麽問題吧!

爐子上的水壺咕嚕嚕的響起來,小春連忙停下思路轉身進了廚房,而顧顯上了樓梯,輕輕敲了敲房門,卻發現門沒關,因為羅成聞今早還有課,顧顯伸出的手頓了頓,推開門進來。

粉色的落地紗簾被風吹起,在空中搖曳,空氣中飄著股馨香,顧顯咽咽口水,眼神在四周環視,過了好久才挪向床,恩?沒人?床上隻剩滿是褶皺的床單,人連帶被子都不在。

顧顯抽抽嘴角,上前幾步,彎下腰看向床沿地下,就知道,羅曉陸現在正以一種飛天的造型,躺在地板上睡得酣暢淋漓,顧顯彎起嘴角,伸手捏住羅曉陸的鼻子。

不一會羅曉陸就發出很不耐煩的聲音,滿滿睜開雙眼引入眼簾的就是顧顯,一臉壞笑的看向自己,羅曉陸連忙坐起身,脖子有些發酸,這才意識到自己是在地板上睡覺,“啊,脖子好疼。”羅曉陸有氣無力的喊了句。

從地板上爬起來,卻被浴巾被跘了一跤,整個人撲進了顧顯懷裏,鼻子狠狠的磕在他胸口,我去,這特麽的是鋼板嗎?怎麽這麽硬,而接下來的感覺就更讓羅曉陸崩潰,顧顯的手撐著她的胸&部,木有穿內內,羅曉陸腦海裏飄過一個大大的草字頭。。。

“咳咳,趕緊洗臉刷牙,已經都快八點半了。”顧顯淡定的做到一旁的沙發拿起桌子上的書本,隨意的翻了起來,羅曉陸一路順拐去了洗手間。

顧顯心情非常不錯,作為道具的書在手裏飛快的翻過一頁一頁,直到一個信封從書裏滑落出來。

千篇一律的情書格式,顧顯已經忘了自己幫羅曉陸扔掉了多少封(你確定是幫嗎?),現在畢業了,還真不好在管,顧顯把信揉成一團裝在口袋裏。

看著向自己走過來的羅曉陸,顧顯微眯著眼,看來最好的方法還是從源頭解決,“咳咳,好了,開始吧!”羅曉陸紅著臉低頭找著課本,根本沒注意顧顯一臉閃爍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