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番外 回憶(2)

一九八二年,江家新宅。

沙發上坐著一個長相美豔而充滿韻味的少婦,她穿著一件男人寬大的外套,外套裏麵是一件孕婦裝,她的肚子已經高高隆起。

“情情。”

一個長相英俊成熟的男人端著一碗雞湯,小心翼翼的走到妻子身旁喚了一聲:“過來過來!胡媽給你熬的雞湯!”

女人艱難的轉過身子,眉眼間都是溫柔而欣喜的笑意,她道:“老公,孩子剛剛又踢我了!”

男人笑著放下雞湯轉身坐在妻子身邊,小心的摸摸妻子的肚子,隔著一層皮肉感受著孩子輕微幅度的顫動,那種期待孩子來臨的著急心態一展畢露。

“情情,孩子還有多久會出生?”

女人笑著摸摸丈夫的頭發道:“快了快了!大夫不是說了麽?等著陣痛啊,等陣痛開始就可以住院了!“

男人感受著妻子掌心的溫暖,麵龐上是從未說出來過的滿足,正在這時,胡媽急匆匆跑過來道:“少爺,太太,二小姐和姑爺回來了!“

女人聽了欣喜的抓住丈夫的雙手道:“快!快扶我起來!江夏好長時間沒見過了!我可想她了!”

男人雖然嘴裏一直道:“哼,誰讓她死命嫁給那個做生意的男人,惹得爸不高興,不然也不會這麽長時間不敢回家!”但臉上看見親人的開心樣還是遮不住的。

女人聽了,剛打算伸手指戳戳丈夫的額角,一個熟悉卻陌生不少的女聲在旁邊響起:“小情,小軍!”

肖情和江軍一塊兒抬頭看過去,江夏站在前麵,臉上淡淡的有一層粉紅色,她身後站著一個格子不算特別高的男人,正小心翼翼的提著東西,笑得靦腆。

“江夏!”

肖情驚叫一聲,站起來就打算往那邊跑,嚇得江軍一把半摟住她:“祖宗啊!你小心點兒!想嚇死我是不是!”

肖情完全不顧丈夫的抱怨,衝著江夏拚命的招手:“過來過來!讓我好好看看你!”

江夏看見肖情激動的樣子,笑著走上前拉住她的雙手:“小情,你也快生了吧?我走的時候你肚子還沒鼓起來呢!”

肖情笑眯眯的看著江夏道:“過得好不好?爸爸天天在念叨你!他可想你了!”

江夏聽到自家老爸,麵色一僵,輕聲道:“我爸……不氣我啦?”

“怎麽會!”江軍拍拍自家二姐的肩膀:“他想你啊!”

說著他衝一直站在後麵的姐夫招招手:“姐夫!過來坐!”

男人掛著虛偽的笑容走過來坐在沙發上道:“我給你們帶了點兒……”

“姐夫!”

肖情麵色不是特比好看的打斷男人的話:“別說那些了,過來說說你和我姐過的怎麽樣。”

男人麵色一僵。

對於這個眼前所謂的姐夫,肖情一直不喜歡。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總覺著很小人,一雙眼睛總是隻會盯著對他有用的東西,像隻老鼠一樣!

江軍伸手摟著妻子的肩膀,示意她別生氣,一麵笑著對男人道:“姐夫喝水不?我讓胡媽幫你準備?”

正說著,樓上頭發依舊黑亮的江祥東江老爺子走下來道:“喝水不會自己倒?”

聲音一出,江夏麵色一緊,怯怯的看著自己老爸走過來。

江老爺子走下來看都不看坐在沙發上一臉討好的男人,而是走到肖情和江軍跟前:“情情!你怎麽站著啊?江軍你這個混小子!都他媽當爹了,還不知道心疼你老婆?!”

江軍笑眯眯的拍拍自家老爹的肩膀,不出意外被狠狠拍了一下手背。他抽著氣道:“老爸,情情不能一直坐著不是?大夫上次還交代得起來轉轉呢!再說了,是我當爹又不是你!那麽激動!”

“混小子!”

江老爺子瞪著眼睛,揚手打算拍他腦袋一下,卻被肖情攔住。

“爸~”肖情笑眯眯的對老爺子道:“夏夏回來了~”

江夏一愣,在肖情的暗示下喊了一聲:“爸爸。”

江老爺子斜著眼睛哼了一聲,江夏一聽,幹脆抓著自家老爸的手:“老爸!我回來了!”

江老爺子把手抽出來:“知道回來?”

“肯定!”江夏笑起來,招過坐在沙發上的丈夫對著江老爺子道:“我丈夫,李梁天!”

江老爺子哼了一聲,李梁天馬上拿過帶來的東西道:“爸,這個是我們新買的……”

江老爺子看都不看一眼:“這些東西還新呢,肖大兵早就給我寄過來吃過了!”

一瞬間李梁天臉色尷尬的可以。

江夏知道夫妻不喜歡丈夫,可沒想到不喜歡到這個地步!她滿臉不知所措的樣子看著肖情,肖情立馬轉移話題道:“爸,我餓了!”

江老爺子一聽,著急了,揪過兒子:“混小子!你老婆餓了!”

江軍委屈的看了自家妻子一眼,換得妻子抱歉的眼神,隻好邊揉耳朵邊扶著往廚房走:“吃飯吃飯!”

飯桌上,江老爺子笑眯眯的對兒媳婦兒道:“情情,你爸爸給你寄了件衣裳,說是你媽媽買的。”

肖情一邊喝下丈夫遞過來的豬腳湯一邊眨著眼睛道:“媽咪又寄什麽了?我早就跟他們說過了,美國遠得很,不要常常寄東西!”

江老爺子捋捋胡子道:“肖大兵說了,要不是你媽身體不行,不然一定得回來守著你!對了,他寄信回來說你哥娶老婆了!”

“肖憶!”

江軍興奮道:“那小子娶個美國妞吧?”

肖情白了丈夫一眼:“那麽興奮?你幹脆也去娶一個好了!”

江軍一聽,連忙道:“哪能啊!我自家老婆我疼還來不及,娶那美國妞做什麽?”

江夏聽了抿著嘴笑,惹得肖情一個白眼。

早在八一年初,肖大兵一家在看著女兒過門以後就帶著身體不好的妻子回到了妻子的故鄉——美國。

那會兒剛過去,肖大兵可是苦不堪言,兒子女兒從下就被妻子手把手教過英語,現在出國雖然說著不怎麽標準,可是最基本的交流還是不成問題!最頭疼的他完全是一點兒都不會!過去了能講話的除了妻子隻有兒子,現在兒子找個外國媳婦兒,媳婦兒跟他講話都困難,每次都比劃半天才弄得懂!

肖大兵寂寞很長時間,好在中國還有個老友,於是便常常買東西寄回來,寫寫信交流一下。不過好歹現在最基本的問候交流還是沒問題了,他的日子也好過了一些。

這次接到消息說女兒懷孕了,一家四個都興奮到不行,特別是那個小洋人媳婦兒,一個勁兒說要見見這個長的和丈夫一樣漂亮的中國小姑子!可惜偏偏妻子身體不好,他也不可能扔下妻子不管,於是隻好說等女兒生下來之後再讓肖憶帶妻子回來看看。

這個消息可把麗薩這個小洋人媳婦兒高興壞了,整天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對肖大兵道:“爸爸爸爸……”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公媳關係好了不少。

……

晚上,送走了江夏一家,肖情正坐在房間裏讓江軍給她穿上那件剛從美國寄過來的羽絨服。

“情情,暖不暖?”

肖情感受了一會兒道:“挺暖的!”

江軍笑眯眯的抱著她:“兒子也暖吧?”

肖情嗔了他一眼:“去!”

江軍哈哈哈笑個不停。他笑著笑著突然發現妻子臉上表情不太對,忙問道:“怎麽了?”

肖情臉色越來越白:“我,我肚子好疼……”

江軍嚇壞了,急忙把妻子扶著側躺在床上道:“怎麽個疼法?”

肖情深呼吸兩次道:“很疼很疼……”

江軍看的心疼,他‘豁’的站起來,小心翼翼的抱起妻子道:“別怕,我們去醫院!”

肖情白著臉抱著我丈夫的脖子,話都說不出來。

江軍一腳踢開房門,剛打算跑,卻見妻子表情舒緩了許多,他著急道:“還疼?”

肖情搖搖頭:“好些了。”

江軍舒口氣,將妻子重新放回床上。

他伸出手輕輕拍拍妻子的肚子道:“臭小子,等你出來我一定打你屁股!”

肖情笑著開口道:“你打他我跟你……”話未說完,聲音已經開始變調。

江軍急壞了,抓著妻子的手道:“情情!”

肖情臉色越來越白,她的手一直往腿那裏摸,江軍順著看過去,床單上潮濕一片。

江軍知道不行了,重新抱起妻子小心翼翼往樓下跑。

江老爺子正在喝茶,看見兒子白這張臉跑下樓,噎了一下才道:“怎麽了?”

“爸!給我派車!快點!派車!!”

江老爺子看著兒媳同樣慘白的臉,腦子裏一根弦立馬繃緊,轉身跑出去對勤務兵道:“開車!去醫院!“

勤務兵看看司令的臉色,知道這件事不對,急急忙忙跑去開車。

車開過來,江軍抱著妻子坐上車,大吼:“快開!去最近的醫院!“

勤務兵二話不說,一腳踩下油門,車子像離弦的箭一樣猛地開出去。

江軍衣服的下擺全是鮮血,他的雙手在顫抖。

耳邊,醫生著急的讓他簽字,肖情已經躺在手術室裏等待分娩。

他恍恍惚惚的拿著鋼筆,用帶血的手在上麵簽下看不出來的字,醫生立馬拿著單子跑到手術室裏開始手術。

江老爺子急急忙忙趕到醫院,看到兒子坐在手術室門口,睡衣上有大片的血跡,正麵色呆滯毫無反應。

他幾步走上前,一巴掌狠狠甩到兒子臉上:“你他媽真是混蛋!醫生說了,情情陣痛已經有過一段時間,早應該送醫院待產,你怎麽不知道?”

江軍眼淚混著臉上不知何時蹭上的鮮血一塊兒落下,他嘶啞著嗓子低吼一聲。

江老爺子忍了又忍,終是不忍心,之得歎口氣道:“我找了最好的醫生,你放心吧……”

江軍沒說話。

過了大概十多分鍾,一名護士匆匆跑出來道:“病人家屬呢?”

江軍和江老爺子一塊兒上前道:“在這裏!”

護士著急的道:“快,病人難產,大出血需要輸血,醫院血庫現在沒有AB型血,家屬跟著我去現抽!”

此話一出,江軍和江老爺子一塊兒都懵了。

肖情是AB型,江軍和江老爺子則是A型,完全不是一個血型,怎麽輸!

護士著急的道:“快呀!你們幹嘛呢?”

江軍聽了一頭撞向旁邊的牆壁,嚇得小護士一聲驚叫。

江老爺子慌忙道:“我們都是A型,可不可以?”

“不可以!”

小護士顫抖著聲音搖搖頭,江軍猛地轉過臉:“問!去問你們那個大夫是AB型,老子出錢買!”

小護士都快被嚇哭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正在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過來:“抽我的。”

江軍轉過臉去,發現來人竟然是遠在美國的肖憶!

肖憶穿著一件西裝,冷著臉走上前,對江軍道:“等我妹妹沒事兒了在跟你算賬!”

說完跟著小護士一路小跑著過去抽血。

江軍懵了半晌,看見肖憶身後還站著一個穿著漂亮的金發姑娘,那姑娘手裏提著一件行李箱,腳邊還放著肖憶剛剛放下的另一件行李箱。

那個漂亮的外國姑娘對江軍道:“放心……憶……”

江軍沒心思搭理她,隻是一個勁兒著急的看著手術室。

外國姑娘泄氣的放下行李,也跟著一個勁兒張望。

終於,等到肖憶白著一張臉搖搖晃晃走過來的時候,江軍猛地跑上去道:“怎麽樣?”

肖憶冷冷的看著江軍兩秒,一拳狠狠打上去。

江軍的臉被打得歪向一邊,而肖憶本身則搖晃兩下摔在地上。

外國姑娘驚叫一聲立馬跑上前攙住丈夫。

肖憶扶著妻子上起來,冷著一張臉道:“江軍,情情從小身體就不好,這次懷孕你竟然還不好好照顧她!如果不是因為我媽這兩天總念叨感覺心慌,讓我提前飛回來看看,今天我妹妹會怎麽樣?”

江軍沒說話,隻是沉默著吐掉嘴裏的一口血沫。

江老爺子上前一步道:“小憶,是我們江家的錯……”

肖憶抬起下巴道:“伯伯,不管您的事兒。”他頓了頓,然後扭頭繼續對江軍道:“我現在不說什麽,我等情情出來!”

說完讓妻子扶著坐到醫院的座椅上,一時間沉默無言。

這一沉默,便沉默到了早晨六點。

手術室的門打開了,醫生帶著沾血的手套走出來,疲憊的道:“生了,是個兒子,六斤半。”

一瞬間,江軍僵硬著臉往裏麵走,眼淚不停地流;江老爺子舒一口氣,疲憊的坐在椅子上無法動彈;麗薩什麽也聽不懂,不過感覺到周圍氣氛的放鬆而放鬆下來;肖憶一直慘白的精致麵龐上,終於勾出一抹笑容。

都說雙胞胎有心靈感應,昨晚上肖憶一直感覺到妹妹的呼喚,絕望,疼痛,他基本快瘋掉了,不過好在最後,那種舒了一口氣的感覺讓他知道,妹妹沒事兒了。

江軍走近病房,看著妻子正在昏睡。她精致的麵龐上是說不出來的白,甚至是青灰色,他慢慢走到妻子病床前,抓住她的手,看著那個保溫箱裏瘦瘦小小,長的很難看的嬰兒,僵硬的臉上終於出現一抹像哭又像笑的笑容。

作者有話要說:啊……今天RP大爆發了!怎麽樣!字數夠給力吧!等我吃完飯回家在修修~

這V買的值吧!O(n_n)O

P個S:求留言求收藏~~~╭(╯3╰)╮

話說俺上榜了~~哈哈哈,封麵滾動榜~好開心~愛俺的責編~╭(╯3╰)╮

> > 正文 41第四十章 番外 回憶(2)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如果您喜歡,請,方便以後閱讀

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

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 發表。

本站提供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遊小說,網絡小說,小說下載,小說導航,如本站無意侵犯到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係!

本站所有小說的版權為原作者所有!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歡迎您訪問8810讀書吧,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首發站!

《重生之遇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