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當天中午,吃午飯時司偌楠從伊琳的口中知道了向千彤的情況,很是擔心。立刻找來司家留守在溫泉中心的醫生來此對向千彤做詳細的檢查,伊琳沒想到這裏居然也有這麽資深的醫生和專業的設備,也申請參與這次治療,她很想知道那顆藥的成分到底是什麽。

之後的兩天,向千彤一直配合檢查,能做的檢查基本都做了。伊琳一直認真的在那兒幫忙,不僅見識了司家的權威,也學到了很東西。因為事發太過突然,伊琳一心幫忙,將閻冰的出現,遲了兩天才告訴司落辰。

將會所到溫泉中心發生的所有事,包括閻冰所交代的一一告訴了司落辰和司偌楠。

從對話中司落辰知道閻冰是沈略的人。也知道她口中的她,是指王少柯。怪不得,兩個星期前就聯係不上王少柯,找人去沈略家也不見蹤跡,果然這段時間是發生了什麽事。思考時目光無意中掃過一旁的司偌楠,很顯然在聽見閻冰這兩個字的時候司偌楠並沒有很驚訝,好像早就知道這個人的存在。

司落辰蹙眉問道:“姐,你到底知道多少事。又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司偌楠沒有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司落辰,雙目對視反問道:“不知道落辰你要知道的是什麽?”

伊琳忽然覺得這倆學姐的氣場一瞬間強大了許多,站在中間很怕被誤傷,剛想找個理由離開卻聽見司落辰,冷冷道:“我要知道我們家和沈略是不是認識?閻冰又是誰?她們和千彤有什麽關係?是誰要找千彤?這些,姐,你應該都知道吧?”

司落辰態度很淡,因為向千彤的事還有王少柯的事,幾乎讓她失去了理智。

伊琳頓住腳步,愣在原地,是因為她也好奇閻冰是誰,沈略又是誰?

聽到司落辰一大串問題,司偌楠不慌不忙的來到沙發旁坐下,伸手推了推眼鏡道:“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是你問的問題,我卻可以告訴你。”說著目光掃了一眼伊琳。

伊琳理解這目光的意思,剛想轉身離開,卻被司偌楠叫住:“伊琳,這件事也包括你們伊家,所以你知道也無妨。”

轉身的動作停住,伊琳滿臉疑惑的看向司偌楠,這件事也和伊家有關?

司偌楠示意她們坐在沙發上,她雙手合十架在腿上,一本正經道:“沈略的身份我真的不清楚,我隻知道她很厲害,據和她交過手的人匯報,身手敏捷,洞察力強,應該是當過兵,還沒得到證實。她手下有三個最得力的人,羅、申、閻,身份更是個謎,而且身手都很好,具體有多強我也不知道。但是沈略的態度一直很中立,所以我並不清楚她是敵是友。”

在美國司落辰隻見過羅,隻是一眼就知道這個人有多厲害,據伊琳描述這個叫閻冰的人,也十分神秘蹊蹺。對於姐姐所說的是敵是友,在此之前她也有懷疑過這一點,唯一能的信任是對王少柯的感情。

伊琳坐在一旁安靜的聽著。雖然有些雲裏霧裏,但也憑著自己的分析能力,了解一二。

“至於找千彤,其實不是。他們隻是想找到千彤的父親向文天,因為五年半前他曾經參與了一個實驗工程。之後……他帶走了那個實驗的主要方案就不見了蹤跡。所以我把千彤送到美國隱藏起來,隻是因為顧氏的事,將她的身份曝光。所以……那些人才決定從千彤身上著手,找到她父親的下落。”司偌楠的語氣一直很淡,表情卻十分嚴肅。

“那殺劉奕的人,是這個實驗工程的人之一?”伊琳好奇的問,這是她唯一經曆的事。

司偌楠點頭回應:“有可能。”

伊琳有些不寒而栗,她始終記得那個人下手的殘忍,蹙眉道:“那向學姐不是很危險?所以……閻冰是來保護她的?”

“我不清楚,但是沈略很早就知道千彤在美國的消息。以至於千彤能這麽相安無事,多半與她有關,隻是她的目的是什麽,我並不清楚。”司偌楠對此也存在疑惑,找不到沈略的目的,就不知道她的態度是什麽。這樣的人,才最可怕。

司落辰安靜的坐在一旁,她知道姐姐在這裏說的話有一部分被隱藏了。最後見到向千彤父親的人應該是姐姐,所以是司家的人將向文天藏了起來才是。

隻是現在……估計有了變故,向文天不見了。難道是因為五年之期快到了?

司落辰目光一閃,道:“千彤說,她父親約她五年後見。”

“可有說在哪裏見嗎?”司偌楠語氣略帶起伏道。

司落辰搖頭:“不清楚,我沒細問。一會我問一問千彤是否知道,如果找到她父親,或許……就知道當年的事了。”

司偌楠會意的點了點頭。

“姐,我們司家和這個實驗項目有參與嗎?是不是……還有伊家?”司落辰聯想到大學時期聽到的內容,她懷疑當時的父母就是在說這件事,而實驗類別應該是人。

之所以向千彤受這麽重的傷都能救活,想必也是拜這個實驗所賜。在司落辰心裏好像一下子知道了很多事,所有的問題都一一浮出水麵,但又好像有更多的秘密在等待挖掘。

伊琳對此也十分好奇,特別是什麽類型的實驗,順著話目光落在司偌楠身上。

司偌楠眼神中帶著一絲安慰,不愧是她的妹妹,很多事一點即透,什麽事都瞞不過她,沒有否認的點頭:“是的,伊家和司家均有參與。”

果然!

司落辰可以感覺到心跳隨著司偌楠的肯定加速跳動了幾下,表情嚴素求證道:“那……實驗的群體是?”

正在司偌楠猶豫時,窗外跳進來一個黑色身影,聲音清冷的回應:“人。”

一個字,三個人目光同時落在她身上,司落辰第一眼便認出她就是伊琳口中的閻冰,沒想到她一直在她們身邊。

顯然她的出現讓氣氛陷入尷尬,甚至有些驚悚。

司落辰知道如果閻冰要傷害她們,肯定就不會保護伊琳,上前一步問:“少柯她怎麽樣?”

看不清閻冰的表情,隻能看見她的目光緩緩的轉向司落辰,冷冷道:“我沒見過她,目前四夕在守著她,應該還活著。”對於生與死閻冰的態度總是很淡薄。

司落辰:“……”

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我無意參與你們的對話,隻是……千彤的身體應該已經無礙。你們要問什麽就盡快去問,這裏很快就不那麽安全了。”說著目光轉向司偌楠身上:“今天從司家出門的方夫人路上遇襲,不過方夫人早就預先知道一樣,並沒有在車裏,所以不用擔心。”

“你說什麽?”二人異口同聲。

伊琳愣在一旁。

“此地不宜久留。”閻冰對於她們的驚訝表示無視,淡淡的說出這幾個字。

三人相互對視,知道事態嚴重決定速速離開,卻聽見閻冰道:“伊家小姐,請留步。”

司偌楠和司落辰不解的目光落在伊琳身上,伊琳也好奇她找自己有什麽事。投以一個放心的目光給學姐們,示意沒事,畢竟如果要殺她也就不至於救她了。

司落辰擔心母親的安穩,也想盡快回到向千彤身邊,所以沒有多問,隻是輕聲提醒了一句便離開。司偌楠轉頭掃了一眼立在原地的閻冰,對於沈略的人,她也第一次見,總覺得閻冰哪裏有些奇怪,又說不上哪裏很怪,沒有多停留也離開了。

見門被關上後,伊琳呼了一口氣,回過身看向站在窗旁的閻冰,問:“你找我有事?”

“伊家是中醫世家,傳承何時?”閻冰雙手架在胸前,下巴微微揚起,冷冷的問。

伊琳沒想到她會好奇伊家的事,但這個問題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畢竟後期伊家並沒有繼續傳承中醫,隻是依稀記得在翻閱中醫典籍時好像看到,伊家先祖是清初時期的進士。

後來好奇詢問過哥哥伊康,才知道伊家的中醫來自伊家先祖的妻子烏氏。

伊琳有些想的出神,在抬眸發現閻冰已經來到跟前,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隻知道,伊家的先祖是清初時期的進士……至於中醫好像是先祖的妻子。”

不知道這個答案是不是閻冰想要的,隻見那張被麵具掩蓋的冰塊兒臉,嘴角微微抿出了一個弧度,這讓伊琳很吃驚。

她是在笑?!

再仔細看,嘴角上根本沒有什麽弧度,原來隻是幻覺……冰塊怎麽會笑呢?隻是對於這個回答,不知道是不是她像要的,所以好奇道:“怎麽?我們家和你有過節?”可是這話一問,伊琳又覺得十分奇怪,怎麽可能會有過節呢?

閻冰看著伊琳,淡淡道:“沒有。”

“那你問來做什麽?”伊琳不懂了。

“與你無關。”

伊琳:“……”

閻冰將門打開,對著伊琳道:“時間有限,改離開了。”

“你呢?”伊琳並沒有急著離開,反倒好奇閻冰。

“我?”閻冰不解的問。

“是呀。你既然要保護向學姐,為什麽不和我們一起出發?”伊琳提議。

閻冰安靜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盯著伊琳,一瞬良久……隨後轉身背對著她冷冷道:“不必!”說著又從來的地方離開。

伊琳第一次領教了什麽是真正說的翻臉就翻臉,果然世上最難伺候的生物就是女人,她剛剛哪句話有問題了?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沒有多做停留,來到檢查室看見此時的向千彤氣色確實比前兩天好了很多。一旁的傭人正在幫忙收拾東西,司偌楠去安排離開的事,司落辰緊張的守著她身邊。

伊琳不了解這種感情,但是卻可以感同身受,如果她喜歡的人遇見這樣的事,相比她比誰都著急。

來到醫生旁邊,要來了前兩天做的藥物成分分析報告。

裏麵很多西醫的專業名詞伊琳看不懂,詢問下才知道這些藥物均屬抗生物,提高人體各項機能,其中還有幾味中藥是伊琳所知。隻是……看著這成分,伊琳有些晃神。

“伊琳?”司落辰見伊琳和醫生詢問了半天,好奇過來問一問:“這藥,有什麽問題嗎?”她也很想知道這藥的副作用是什麽。

伊琳抿著唇,抬眸搖頭:“還不清楚,我需要再研究一下。”

司落辰知道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點點頭:“那邊走邊研究,姐姐讓我們先行離開。”

此時向千彤穿好風衣,也走了過來,微笑道:“伊琳,這兩天辛苦你了。”

看著眼前的向學姐,此時伊琳也不知道她是救了她還是又一次害了她,慚愧的搖搖頭:“我其實也沒做什麽,不過向學姐,我會想辦法的。”

對於向千彤而言,她的身體她早已有心理準備,隻是看見一旁的司落辰,微笑點頭:“嗯。”

三人沒有多做停留,離開酒店。

走到門口司偌楠已經安排好車子,四人鑽進一輛看似低調的黑色suv。司落辰知道這車是司家近幾年剛買的防彈車。

難道真的會遇見什麽危險?

前後一共跟著三輛車,她們的車子在中間,一路開離西山去向千彤事先說好的地方。

“千彤,你確定你父親在那兒等你?”司偌楠對於這個會麵的地點有些不解,還是真的如書上所說,越危險的地方就越安全?

向千彤搖頭:“我也不清楚,隻是當年父親和我說,會在舊房子等我。舊房子,應該就是指我和父親最後生活的地方。”

司偌楠示意明白,車子繼續前行。司落辰和伊琳並沒有說話,確切的說車裏的四個人都各懷心事。

不知道路上的時間過了多久,隻知道到了目的地已是下午兩點一刻。

幾輛黑色suv突然出現在一個普通的小區裏,就算再低調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特別是那些抱著自己家的孩子遛彎的阿姨們,紛紛對著車子四周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但是一看見下來幾個身材高大又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又都整齊劃一的後退好幾步。當看見司偌楠等幾個氣質型美女先後下車,又忍不住好奇往前邁了幾步。

“我進去就行了。”

向千彤抬頭看著那棟住了幾年的房子,有一種別樣的心情,那時的快樂記憶仿佛就像一場夢。

司落辰不放心,走到她身邊道:“我和你一起。”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但是司落辰隻知道,她不會再讓向千彤獨自離開。

向千彤笑著看向司落辰,沒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二人走了進去,司偌楠讓兩個人悄悄跟上,隨時保護司落辰和向千彤的安全。

隨後戴上墨鏡,鑽進車子裏。

伊琳看著四周的環境,確實不適合待在車外,也識相的鑽進了車裏。

向千彤拿出鑰匙打開防盜鐵門,又打開裏麵的木門,走了進去。環顧四周狹窄的環境,這裏光線還算不錯,收拾的也十分幹淨,顯然有人打掃過。

向千彤挨個房間檢查一遍之後,又折回書房,從密密麻麻的書架上拿出了那本字典,將其翻開。

果然厚厚的字典裏被挖空,裏麵塞著一封信,還有一塊兒懷表。司落辰安靜的站在一旁,表情略有不解。

看出司落辰的疑惑,向千彤解釋道:“爸爸說,如果他不在,就看字典。因為,這是他唯一送我的禮物。”

司落辰點頭示意明白,想來姐姐所說的內容確實沒有錯,向千彤的父親是在躲著誰。

向千彤拆開信封,將信打開,二人一同看著信裏的內容,隨後都眉頭微蹙。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重溫了速度與激情,懷念了一下保羅 沃克,又迷了一把那個那個,帥氣騎摩托車玩搶的女人。

星星眼。

所以晚更了幾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