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第四個房間幾人跟著劉炎走進去,盯著罐子裏裝著的東西,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時間太久,福爾馬林的水長期沒被淨化,已經變了顏色。但裏麵的東西卻可以的看清——是巨型蜥蜴!?

這裏怎麽會有這些東西?

蜥蜴皮已經被水浸泡的浮腫,起著一個個看著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水泡,四足有被砍斷又縫合的跡象。

“二小姐,那邊還有類似的生物。”劉炎道。

幾人又到另外一個房間去看,是一條肚皮朝外的鱷魚。隻是這灌的福爾馬林沒有遭到太多汙染,清澈的可以透過玻璃。

幾個人不解的相互對視,這裏竟然都是這些……

王少柯走到罐子旁邊,用手裏的槍口輕輕的敲了敲罐子,從側麵看到鱷魚的背後的皮被剝掉了。

回想剛剛罐子裏的巨型蜥蜴的四足,蹙了蹙眉後又回到了那個的房間,走近罐子王少柯仔細盯著蜥蜴的頭。在所有人眼裏,王少柯的眼睛隻看真相,不看畫麵,所以不會覺得有多惡心。

轉過身王少柯對著身後的人道:“這是蠑螈,屬於蜥蜴的一種,隻是沒想到居然有這麽大的蠑螈。它的四足和眼睛不見了,鱷魚的皮不見了……”

“你別和我說,這些都移植到人身上了?”司落辰站在後麵,雙手架在胸前,聲音又沉又冷,道。

“有可能。”向千彤目光空洞的回應,好像想起了什麽。

原來那些嚎叫的聲音都不是夢,而是真的。

但對於向千彤而言確實很像夢。

明明躺在床上,飽受著疼痛帶給她的折磨,卻隱約聽見動物的叫聲,以為是精神上的錯覺,看著眼前的生物,原來那種聽覺是真的!

想著這裏曾經就是她待過的地方,後背激起一陣冷汗。

那麽……這裏應該一直都沒有停止過運作。

“千彤……”司落辰後麵的話被堵在的唇邊。

向千彤苦笑了一聲:“應該是這裏沒錯……我在這裏待過……”

就在大家等待向千彤後麵的話時朵裏塞著的通訊耳機裏突然冒出一陣尖銳刺耳“嘰——”的長音。

隨即而來的是“喀沙——喀沙——”電流摩擦聲,這幾乎要將在場塞耳機的所有人的耳膜刺穿。

司落辰和王少柯還有伊琳耳朵疼得受不住,立刻將各自的耳機取了下來,掛在耳朵後麵。

耳機裏雜音肆虐,向千彤卻依舊塞著那副耳機,冰冷雕像般,站著沒動。這個聲音,好像震開了腦子裏被鎖住的東西,眼前一下子晃過好多片段。

有人、有動物、有擔架、還有白色的床……手術台,那些人的麵孔。

還有……一張熟悉的臉!

向千彤伸出手指緩緩抬起,摸到耳機露出的外沿,腳後跟僵硬旋了旋,近乎恍然地回頭望去。

“落……落辰……”向千彤喃喃著,完全呆了。

司落辰見狀也慌了神,從沒見過這樣失神的向千彤,上前扶住她:“千彤,我在,怎麽了?”

王少柯和伊琳看著也覺得奇怪,這是發生了什麽事?

“快……快走……”向千彤神情僵硬道。

話音剛落,地麵陡然震顫一聲,好像觸碰了什麽機關,哪裏爆炸了一般,整個地下室便要往下陷落。

王少柯等人臉色發白,迅速拿著槍站了起來,走出了房間四處查看。

耳機裏“嘰——嘰——”的聲音越來越響,向千彤心髒緊縮,像瘋了一樣將那耳機壓著往裏按,試圖在這種聲音中再獲取一星半點那些記憶畫麵裏的訊息。

“千彤!”司落辰看見這一幕嚇的不輕,這種聲音完全會讓人變成聾子,這是怎麽了?

很快通訊徹底對外斷掉,耳機裏的聲音便的安靜,向千彤的神情才逐漸恢複。

“落辰,先出來。”房間外王少柯的聲音響起。

司落辰聽見後,用盡力氣將向千彤抱住往外走,隻是震感越來越明顯,房間裏裝滿福爾摩斯裏的水都因為震動溢了出來,地麵基本上都是處於搖搖晃晃站不穩的狀態。

“這是怎麽回事?”伊琳和王少柯背靠背撐著保持平衡,道。

幾個人不敢輕舉妄動,更不能隨著原路離開,如果真的被困在電梯裏才是自尋死路。

司落辰一直扶著木訥的向千彤,十分擔心她的情況,也顧不得其他。

“我也不知道,難道上麵的人碰到了什麽?”王少柯道。

“是地下。”向千彤清冷的聲音響起。

轟隆——

一聲,房間裏的罐子倒地粉碎,帶著福爾馬林刺鼻味道,從房間裏傳出。

向千彤從回憶中醒過來,轉身對著所有人道:“這裏撐不住多久……我們要離開。”

王少柯不知道向千彤怎麽了,掃過四周道:“看的出來這裏撐不了多久,不想辦法我們可能會被埋在這裏,可是我們怎麽離開?”

向千彤看向一旁的司落辰擔心的目光,搖頭示意別擔心,目光掃過房間那個展示台:“那裏可以下去。”說著朝著那個方向走過去。

“還下去?”伊琳不解道。

“跟著她,我相信千彤。”司落辰跟了過去。

伊琳和王少柯對視一眼,也跟了過去……當所有人都走到那個展台,向千彤在幕布後麵找到了開關,一拉。

展台地麵上開了一個暗格,打開後是一道樓梯,地下二層四周已經因為震動變的混亂不堪,眾人隻能跟著向千彤身影往下走。

地下三層,明顯震感不如上麵強烈,隻這裏陰冷潮濕,環境並不像上麵那麽幹淨。

四周的燈有的已經壞掉,劉炎等人立刻拿出手電筒,幫忙照亮四周。

“這是哪裏?地下三層?”王少柯嘴裏念叨著,心裏卻想著地圖,明顯這裏偏出了剛剛的範圍。

“不清楚,這裏我好像很熟悉,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我竟然一直都不記得。”向千彤邊走邊說,幾個人走在一條長長走廊中。

伊琳聽到這句話,想起了閻冰,難道向學姐也被……怎麽可能?

這樣的感覺,司落辰也不陌生,好像沈略曾經帶她離開康複中心時走的路一樣,為什麽所有的事都和她有關係?

帶著這份好奇,隨著向千彤的腳步停在了一個房間門口,司落辰剛想讓劉炎將門打開,向千彤卻直接伸腳將鐵門踹開。

眾人:“……”

這樣簡單粗暴的向千彤可不多見,另外這力氣也太大了吧?

王少柯並沒有讓所有人進去,而是安排劉炎在門口守著,另外兩個人前麵再看看,並將對講耳機轉換成距離模式,方便溝通。

向千彤徑直走了進去,將燈打開,昏暗的環境呈現。環顧四周,最終目光落在那張帶著綁帶的床。

“這裏……”司落辰蹙眉道。

“我曾經,就在這裏……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向千彤聲音十分清冷,纖細的手指劃過那張布滿灰塵的床。看著那一條條帶著血痕的綁帶邊緣,好像看見當年的自己被捆綁在這裏,忍受著那種痛。心中莫名地難受非常,眼眶也燙得好像就要滾出淚來,胸口控製不住的劇烈起伏,潔白貝齒咬住下唇,那裏已經被她自己咬出了一圈深深的痕跡,好像都快出血了。

“千彤!”司落辰走過去,將她攬在懷裏,輕聲安撫她:“都過去了……都過去了……現在都沒事了……”

向千彤強壓著胸口,忍了忍,不想讓她擔心,伸手緊抱住司落辰,才說:“落辰……我的心口好痛。”

伊琳看見剛想過去看看,卻被王少柯攔住,搖頭低聲道:“別當電燈泡……你當心理醫生應該知道,現實重現是解決問題最好的辦法,隻是過程有些殘忍。”

伊琳:“……”

王少柯倚在門口,看著四周又道,往外走了兩步:“我相信千彤會克製,也相信落辰可以擺平。”

“你好像什麽都知道?”伊琳跟著她說道。

王少柯搖頭輕笑:“別把我想的這麽厲害,我隻是用心去了解我的朋友罷了。”說完這句話,不知不覺心裏又想起了那個人。

伊琳看著眼前的王少柯,轉身看著房間裏的兩個人,總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故事。

而此時她也擔心閻冰的下落,進來時她就不見了蹤跡。

去哪裏了呢?

“喀沙——喀沙——”耳機裏又傳來了電磁音,隱約聽見了方楠的聲音:“……二……小……聽見……麽,有……險……快走……”雜音太大,他的聲音斷斷續續,破碎得厲害。

“方楠?方楠?”王少柯皺眉,對著耳機叫到。隨後又呼叫劉炎和魯達都沒有回應。

砰——砰——

遠處傳來的聲音——是槍聲。

他讓司落辰快走?

顯然這個聲音司落辰和向千彤也聽見了,隻是向千彤的情緒還沒完全平複,額頭上滲著一層細汗。

司落辰回頭對著門口問:“發生什麽事?”

王少柯探頭進來,搖頭示意不知道,手裏握著槍,道:“你們在這裏等著,我去看看。”

“少柯!”司落辰叫住她:“別去。”

“放心,我會小心。”說著又想到什麽從身後又拔出一把手槍,來到神情十分恍惚的向千彤身邊,將槍硬是塞進她的手裏,低聲道:“千彤,你要振作起來,要好好保護落辰!”

此時她嘴角微勾,這樣的王少柯給人一種不安的感覺。

“少柯?”向千彤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隻覺得頭十分疼,那些肆意亂竄的記憶,讓她整個人都備受折磨。

“我和你一起去,相互有個照應。”伊琳抬眉看向王少柯,繼續:“好歹我們也配合過。”

王少柯搖頭:“你留下來照顧千彤,她的狀況不太好。我想很快羅和閻冰會來找你們。我隻是去看看情況,別擔心。”

剛轉身被司落辰拉住,轉身見司落辰抿著唇,眉頭緊鎖:“少柯,答應我,我要你活著回來。”

王少柯嘴角洋溢著笑容:“放心,算命的說我福大命大,至少活到100歲。”音落後轉身離開。

房間內恢複了安靜,而眼下,最讓人擔心的是向千彤的狀況,此時她手腳有些微微顫抖,嘴角泛白,情況十分不好。

伊琳俯身給向千彤把脈,眉頭緊鎖,道:“向學姐的心率紊亂,這樣下去……恐怕不好。”

“怎麽會這樣?”司落辰擔心道。

砰——

門被人從外推開。

伊琳順勢把槍對著走進來的人,隻見一個女人出現在她們的視野裏。

身形高挑,烏發筆直而下,現在可是很冷的天氣,她卻穿得很薄,就隻是簡單地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襯衫和牛仔褲,腰線纖細。

女人一手掐腰邁著婀娜的步子,無視伊琳對著她的手槍,另一隻輕甩頭發,散發著她獨有的魅力,如果不是環境太過陰暗,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走秀。

“請問,你們三位誰是向小姐?”

這進來的人是誰呢?

因為存稿不多,所以目前在努力碼呀碼。特別是目前進入故事的白熱化。之前的伏筆會一一浮出水麵。

丟包袱丟的手臂好酸,好累_(:3∠)_,不過隻要寫完一章,我就會發上來的,請大家耐心。

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