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開始變得順利起來。

小梅阿姨有了家人,亦有了生的希望,父親的心似乎也定了下來,而母親,整個人亦明朗了起來。

這個星期基本上每天都會電話回家,心情不錯,人也變得快樂起來。

不僅是因為事情變得越來越好,更大的原因是,經過這一次,江飛夕已然得到父母十分的認可,恨不得現在就把她給嫁了。

這還能不讓小西喜在心裏麽?

喜上加喜的,小西上學期的課題獲得全國大獎,這個獎項,在這所百年老校,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拿到了。

小西瞬間成了學校名人。

好在,盧老不是高調的人,因此本應要去參加這個那個的活動,都被他給擋了,省了很多的事。

由此一來,小西的出國已是百分之九十九成了定局,雖然盧老從未說起過,但在別人眼裏,都是這樣認為的。

極高的獎項,尊貴的榮譽,豐厚的獎金。這些光環一下子加在小西頭上,有著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什麽時候去領獎?”尹伊蹲在小西身旁,看著她將一根根蒜苗挑得仔細,“榮幸啊,榮幸,咱們學校的大才女,大名人,現在正在本人的陋舍裏給我們做飯吃。”

小西拿起一根蒜掃過他的臉:“就知道在這裏貧嘴,還不去幫忙把其它的菜整整,不想吃飯啦。”

尹伊摸著自己被蒜葉打到的鼻子,哼哼道:“就知道指揮我,美其名曰請客吃飯,卻是讓你和我做事,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過份!”

小西笑道:“他好象是被領導叫去了,有公事在身,怪不得他。”

洗著青菜,尹伊道:“反正你是護著他的,沒辦法!趕緊趕緊,江飛夕說你做的菜極好吃,期待了這麽久,總算等來了機會。”

小西抿嘴一笑,手上加快速度:“這麽說,今天必須得好好表現一下嘍。”

“那是自然。”尹伊英氣的臉龐滿是笑容。

最後一道菜上桌的時候,江飛夕終於回來了,剛要進廚房,又趕緊退了出來。

尹伊倚在廚房門口,望著裏麵的淩亂,笑道:“哈哈,你找了個和我一樣的吧,這就是你經常說我不會整東西的報應。”

江飛夕瞪了他一眼:“有我會收拾就好了,不是說過,這就是成就感

嗎!”

小西端了最後一盆菜遞給江飛夕,笑道:“很快好了,等五分鍾。”

說罷把廚房門關上,五分鍾之後,她拿著三個飯碗出來,尹伊朝廚房內一瞧,驚得眼珠子都掉了下來:“小西,你是魔法師麽?”

小西不解的望著他:“什麽魔法師?”

尹伊指著廚房:“剛才還亂成一片的,現在怎麽好象跟沒動過一樣整齊幹淨,你怎麽做到的。”

看著這兩個男人帶著讚許的望著自己,小西臉微微一紅:“這很簡單啊,你隻要記住,每樣東西都是放哪裏的,收拾起來就快了,至於打掃嘛,隻要保證你不碰到的地方是幹淨的,而弄髒的地方是有限的,將髒的地方弄幹淨,然後整體再進行一次清潔,就OK了,很快的。”

江飛夕笑看尹伊:“你看看,人家可是有章有法的,哪像你,髒亂得連自己都七葷八素了,整起來就麻煩了。”

尹伊吐吐舌頭做著鬼臉,小聲的嘀咕著:“知道啦,知道啦,炫耀自己眼光好麽?”

小西與江飛夕相視一笑,坐了下來。

“吃吃這牛肉看,加了你說的那個香料,我聞了聞,果然有一種特殊的味道,所以不敢多加,我嚐了下,個人覺得挺喜歡的。”小西夾了一塊牛肉放嘴裏,慢慢嚼著。

“嗯,好吃,好吃!”尹伊已經是滿嘴生津,急不可耐的夾了一塊放嘴裏,“小西,你真的名不虛傳哎。”

小西笑道:“多謝誇獎嘍,小女子雖無什麽實名,但也還是不錯的。”

尹伊一邊猛吃,嘴裏含混不清道:“你倒還真不謙虛呢!”

小西笑咪咪道:“我這可已經是謙虛過的話呢!”

哈哈大笑,尹伊差點把嘴裏的菜給噴出來,引得江飛夕忍不住道:“你保持點形象好哇。”

尹伊將嘴裏的東西吃掉,看著江飛夕:“咦,你們領導叫你去幹嘛,怎麽要這麽久?”

江飛夕看了一眼小西,微笑道:“還不是因為咱們班出了個名人,要我好生照顧著,下個星期由我帶她去領獎。”

尹伊笑得曖昧:“托付給你,倒是真托對人了。你們係主任可真有眼光。”

江飛夕橫了他一眼,繼續吃著飯,可尹伊卻沒有停止:“就這麽點事,要這麽久?不是吧,一定還有些別的事

吧。”

江飛夕筷子滯了滯,目光輕輕飄過小西,微笑道:“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勤學好問啦!”

尹伊聳聳鼻尖:“不過隨便問問罷了,不說算了。”

江飛夕默默的笑了笑,低下頭吃飯。

“明天準備回家麽?”尹伊賴在江飛夕床上,“今天我和你一起睡吧,明天一起回家。”

江飛夕正翻看著一本書,慢慢道:“明天一起回去倒是可以的,但是,睡就不必了,我可是正常男人。”

尹伊用手將頭支了起來:“我是個比你還正常的男人,哎,說說看,今天你到底幹嘛去了,為什麽不想讓小西知道。”

江飛夕輕輕合上書,輕輕一歎:“快回你自己房間去吧!是與你和她都無關的事,沒必要讓你們知道。”

夜,漸漸深了。

江飛夕關了燈,臥在床上,卻沒有睡意。

外麵也很黑,沒有一絲亮光,意外的,居然連路燈都是黑的。

一切都是黑的,隻有心,亮著。

該怎麽去做?要不要去做,必須要好好想想。

江飛夕起身,摸到冰箱旁,輕輕打開,冰箱的燈光霍的照亮的房間,小西泡的檸檬水在燈光的映照下,晶瑩剔透,散著淡淡的黃。

心裏暖暖的,有著平實的幸福。

輕輕靠在冰箱門上,良久,他終於決定要怎樣去做了。

周末兩天,實實的在家裏呆了兩天,與尹伊將家裏好好的打掃了一番,父親雖然不多話,但眼角眉梢亦是露出了喜氣。

父親沒有提及那天去找他的事,江飛夕僅管很想問及,但見父親不動聲色,好似沒有發生過那麽回事,因此,他也忍住了。

不知道父親心裏所想。

但是,這有什麽關係,父親是無法左右自己的生活與感情的,將來,自信能給父親一個好兒媳,一份好生活,這就夠了。

現在心中所掛念的還有很多。

下個星期,小梅母親與弟弟的骨髓檢測,應該要出來了,結果會怎樣?

一切都無法預測,隻能耐心等待,不要抱太大希望吧!江飛夕告誡著自己。

隻怕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會失望嗎?亦或是一份大大的驚喜吧!江飛夕的唇邊現了淡淡的笑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