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你終於生氣了。你知道嗎?你在這裏這麽久了,臉上就隻有一種表情,就算是看到你生氣我也會很高興的。”

聽了墨炎燁的話之後卓瑪竟然大笑出聲,那一臉瘋狂的樣子真的不像是墨炎燁認識的那個樣子。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妥協了嗎?”

說著墨炎燁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刀子,如果自己真的不能堅持到最後的話,他也不會讓卓瑪如願以償的。

“你想要幹什麽?”

終於看著墨炎燁竟然拿起桌子上的刀子,卓瑪臉上的表情終於變了。她沒有想到墨炎燁竟然那麽的決絕,甚至為了不讓自己碰她,拿起刀子想要傷害自己。

“你說呢?”

墨炎燁的嘴角突然揚起一個笑容,然後拿著刀子在自己的身上毫不猶豫的劃了一道。突如其來的疼痛感讓墨炎燁昏沉的腦子,清醒了不少。

“你竟然寧願傷害自己,也不願意碰我。難道我就那麽讓你討厭嗎?”

看到墨炎燁的動作之後,卓瑪的臉色變得特別難看。

有什麽能比一個女人站在男人的麵前,可是那個男人卻寧願傷害自己都不願意碰那個女人,對那個女人的侮辱更大的呢。

“我不會讓你如願的。”

聽了卓瑪的話之後看著她變得很難看的臉色,墨炎燁的嘴角竟然揚起一個嗜血的笑容。

看著墨炎燁的動作,卓瑪才意識到自己真的一點都不了解墨炎燁。

也許現在的這個墨炎燁才是真正的墨炎燁,以前她迷戀的根本就是自己幻想中的墨炎燁。

現在的墨炎燁冰冷嗜血,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卓瑪突然有點後悔,自己是不是不應該招惹墨炎燁的。

“哈哈哈,除非你死否則今天我不管怎麽樣都要得到你。”

聽了墨炎燁的話之後卓瑪突然一臉瘋狂的看著墨炎燁喊道,現在的卓瑪意識也開始不清醒了。

她現在心裏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得到墨炎燁。

墨炎燁感覺自己的腦袋再次不清醒了起來,墨炎燁不想要被藥物給控製了.

所以他抬起手想要再次用痛來刺激自己,讓自己保持頭腦清醒的時候。

卻突然聽到在他們的頭頂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如果墨炎燁沒聽錯的話,應該是飛機的聲音吧。

本來已經絕望了的墨炎燁,卻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墨印辰來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就有救了。

“你高興什麽?是不是有人可以來救你了?”

同樣聽到聲音的卓瑪,看到墨炎燁臉上一閃而過的笑容。臉色陰沉的看著墨炎燁,一步步的向著墨炎燁走過去。

“難道不是嗎?你自己也知道的不是嗎?否則的話你在緊張什麽?”

墨炎燁一語道破卓瑪現在的心情,現在卓瑪雖然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表情,但是墨炎燁還是看出來她的緊張了。

“你胡說,我怎麽會緊張呢。這又不是來接你的,你不會能調動一架飛機吧。”

卓瑪還不知道墨炎燁的身份,所以她不知道墨炎燁想要調動一架飛機,隻不過一句話而已。

“哈哈,我還以為你為什麽一直不回去了。原來是有美人相伴。”

墨印辰略帶諷刺的聲音在墨炎燁的身後響起了,現在蘇情在外麵生死未卜的,他竟然還在這裏沾花惹草的。

他早知道就不應該來接他,說不定墨炎燁巴不得這樣呢。

“你來了。”

看到墨印辰的那一刻墨炎燁終於鬆了一口氣,再也堅持不住了昏倒在了那裏。

在昏倒前的那一刻墨炎燁心裏唯一的想法就是,太好了他沒做什麽對不起蘇情的事情。

看著昏倒在地上的墨炎燁,再加上墨印辰好像是問道了血腥的味道。

就算是墨印辰再遲鈍也應該知道事情不對勁了,於是快步的都在墨炎燁的身邊。

將墨炎燁從地上扶了起來,看到墨炎燁的大腿上已經被鮮血給染紅了。忍不住咒罵一聲,對著身後一起來的人招了招手。

在臨走的時候墨印辰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卓瑪,然後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現在的卓瑪也已經無力的倒在地上了,不斷的撕扯著自己的衣服。

“想不到那個男人竟然那麽厲害,竟然能出動飛機來找他。幸虧我們沒跟那個男人作對,否則豈不是慘了。”

目送著墨炎燁離開之後,剛才來送酒的那兩個年輕人從角落裏走出來,一臉感慨的看著墨炎燁他們離開的方向。

“對啊,難道卓瑪那個賤人,竟然被那個男人迷的神魂顛倒了,原來不過是看中了人家的身份。”

另一個男人呢一臉符合的看著墨炎燁他們離開的方向,墨炎燁這樣的存在,對他們來誰簡直就是不可企及的存在。

如果不是墨炎燁突然開到他們村子的話,他們一輩子也許都看不到這樣壯觀的場麵。

“是啊,不過現在這個賤人歸我們了。還嫌棄我們不好,可是呢她自己還不是拖幹淨了站在那個男人的麵前,那個男人都不會多看一眼的。”

聽了那個男人的話之後,第一次說話的男人突然一臉陰沉的看著已經昏倒在地上的卓瑪。

他以前愛慕卓瑪,但是卻被卓瑪給拒絕了。今天的主意是他出的,他不過是想要大飽眼福的。可是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竟然把墨炎燁帶走了。

看到倒在地上幾乎已經赤**身體的卓瑪,如果現在不心動的話就不是男人了。

不過見識了卓瑪的不要臉之後,他們再也不會將卓瑪當成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神了。兩個男人對視一眼,然後就向著卓瑪走去了。

而另一邊墨印辰將墨炎燁帶上飛機之後,馬上安排醫生給墨炎燁處理傷口。幸好他為了以防萬一將醫生也帶來了,沒想到竟然還真的能用的上。

這個墨炎燁什麽時候才能讓他不這麽的累呢,怎麽救個人還救出事情來了。

再說了這也太狠了吧,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的話,墨炎燁是不是還想要繼續傷害自己呢。

不過在先到墨炎燁為了蘇情連命都能不要了之後,墨印辰的心裏也就釋然了。對於墨炎燁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他真的是一點都不感覺奇怪呢。

“墨總已經沒事了,現在我已經控製住了他身體裏的藥性。等下了飛機之後墨總洗個澡就沒事了。”

醫生擦額擦額頭上的冷汗,對著墨印辰說著現在墨炎燁的情況。他一個外科醫生,竟然要給人解那種藥他也是無語了。

不過不管心裏在怎麽不滿意,他也不敢當著墨印辰的麵說出來。除非是他不想要繼續在這個城市混了,否則的話這些話還是爛在肚子裏吧。

“辛苦你了。”

聽了醫生的話之後墨印辰終於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了拍那個醫生的肩膀。

飛機很快就在機場停了下來,金定娟和石沛蘭早就在那裏等著了。當看到被抬下來的墨炎燁的那一刻,金定娟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這到底是造了什麽孽了,這一個個的都弄成這副鬼樣子。現在好不容易有蘇情的消息了,墨炎燁卻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伯母,你也不要太傷心了。炎燁他沒事的,隻不過受了一點皮肉傷而已。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帶他回去洗個澡。”

看著金定娟的樣子墨印辰無奈的歎了口氣,隻能先出聲安慰他們了。現在墨炎燁確實是折騰的很厲害,可是隻不過是表麵上比較嚴重而已。

其實墨炎燁除了中了藥之外,就自己劃自己的那一刀。墨炎燁也是掌握了力道的,並沒有造成多麽重的傷害。

但是為了不讓金定娟她們繼續擔心,墨印辰並沒有說墨炎燁中了藥的事情。反正現在事情都已經解決了,何必再讓她們跟著擔心呢。

“真的嗎?”

聽了墨炎燁的話之後,金定娟一臉不相信的問道。如果真的跟墨印辰說的那樣的話,那墨炎燁看上去為什麽那麽的狼狽呢。

“當然是真的了。”

墨印辰無奈的歎了口氣,什麽時候他說的話也那麽不可信了。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事情,墨印辰將墨炎燁送回家去了。

而另一邊和宮涼介出了蘇情的房間,就直接去了和宮良田的書房。他要去問問和宮良田為什麽要這樣做,為什麽不跟他商量一下。

“你為什麽要這樣做?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容易露餡嗎?”

和宮涼介看著家裏的傭人下去之後,自顧自的從輪椅上站起來走到和宮良田的麵前問道。

那步伐矯健,根本就不像是雙腿受傷的樣子。其實和宮涼介的腿根本就沒有受傷,那不過是他們計劃中的一部分而已。

“你這樣不怕被蘇情看到嗎?”

和宮良田並沒有直接回答和宮涼介的問題,反而是看著和宮涼介的樣子,一臉不讚同的對著和宮涼介問道。

“這有什麽關係,蘇情現在根本就不會來這裏。”

聽了和宮良田的話之後,和宮涼介不甚在意的回答道。蘇情現在害怕還來不及呢,怎麽會主動的來找他們呢。

和宮良田看著和宮涼介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不讚同的搖了搖頭。和宮涼介到底是太年輕了,有時候還太不穩重了。

看來現在還不是時候將和宮財團交到和宮涼介的手裏,是他太心急了所以才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現在蘇情已經開始懷疑我們了。我們這段時間還是小心為妙。”

和宮良田比較委婉的對著和宮涼介提議道,因為和宮涼介的好勝心比較強。

所以直接說和宮良田真的擔心和宮涼介不會同意,現在這樣委婉的說隻希望和宮涼介能聽進去。

“這還真的要拜我那個好弟弟所賜呢,如果不是他的話蘇情怎麽會對我產生懷疑呢。”

聽了和宮良田的話之後,和宮涼介一臉陰沉的看著外麵。眼神中那一抹陰狠的光芒,讓和宮良田都忍不住心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