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精挑細選

這是一個中等身材,並不是特別強壯,卻非常敏捷的一個年輕人。

在素葉城的傭兵中,他有一個外號叫靈狐,為人機警,身手敏捷,戰鬥經驗非常豐富。他手下有十來人個,曾經為郭文斌家的商隊做過護衛,郭文斌對他很熟悉。一看他出場,就把他的信息告訴了梁嘯。

事實證明了郭文斌的信息,他很輕鬆的通過了龐碩的考核。

不過,梁嘯並不擔心。阿爾法四人雖然已經不是曆史上那種隻以戰鬥為生的亞馬遜‘女’戰士,但她們從小在大宛王宮裏長大,所有的生活都圍繞兩方麵的內容展開:‘侍’奉主人與戰鬥。

他已經親身體驗了她們‘侍’奉主人的技能,也親眼看到過她們習武時的英姿。經過荼牛兒的訓練之後,她們已經足以應付一般的高手。能擊敗她們的人肯定有,但是能在三五合之內傷她們的人絕對不多。

靈狐仔細看了一番之後,選擇了希婭作為對手。

梁嘯暗自點了點頭。這個靈狐名不虛名,一眼就看出希婭是四姐妹中實力最弱的一個,雖然她的身材看起來最結實。

希婭出列,手持一枝一人半高的短矛。她沒有用盾牌,雙手持矛,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靈狐有些懷疑,卻不敢大意,左手持盾牌護住要害,右手持刀藏在身後,繞著希婭轉起了圈子。希婭緩緩稱動腳步,跟著靈狐轉動。梁嘯一看,暗自搖了搖頭。希婭這麽做看起來穩重,其實有些保守,等於把主動權‘交’出去了。時間一長,難免會有暈頭轉向。

可是梁嘯沒有提醒希婭。他要看看希婭能不能解決這個困難。

靈狐繞著希婭轉了一圈又一圈。希婭的腳步慢了一下,閉上眼睛,晃了晃頭,似乎有些暈。靈狐一見,立刻抓住了這個機會。飛身上前,掄刀就劈。

就在這時,希婭的眼睛突然睜開了,嘴角‘露’出一絲得意。雙手‘挺’矛直入,矛頭衝著靈狐麵‘門’一晃,突然一沉,‘插’入靈狐雙‘腿’之間,左右一‘蕩’。敲在靈狐剛剛邁出的‘腿’上。

靈狐‘腿’一軟,立足不穩,險些摔倒在地。緊接著,他襠下一涼,然後就騰雲駕霧的飛了起來。

“撲通”一聲,靈狐被希婭用矛挑過了頭頂,摔倒在地。沒等他反應過來,希婭一個箭步衝到他的麵前,用短矛挑開了他的戰刀,矛頭直指他的咽喉。

靈狐鬆開手。躺在地上,苦笑一聲:“我認輸。”

希婭咯咯一笑,向後退了兩步,欠身施禮,然後回到隊列中,和阿爾法等人擊掌慶賀,笑成一團。

梁嘯見了,很是意外。希婭是三個人中思維最簡單的一個,什麽時候有這心機,連他都給騙過了。

希婭一鳴驚人。將靈狐挑翻在地,傭兵們大驚失‘色’,再也沒有人敢小視他們。靈狐在傭兵中雖然不以武力稱雄,但是他的心機卻是出了名的好。希婭能‘誘’他上當。將他挑飛,不論是武力還是聰明卻可見一斑。

野牛、靈狐接連被擊敗,傭兵們這才意識到了梁嘯的實力,立刻收起輕視之心。雖說龐碩等人沒有殺人之心,可是敗得太慘,拿不到希望的傭金。還在這麽多人麵前丟了麵子,以後還怎麽‘混’?

傭兵們打起‘精’神,一個接一個的上前挑戰。漸漸的有人通過了龐碩的考核,接著又有人通過了阿爾法等四人的考核,站在了荼牛兒的麵前。

可惜,幾乎沒有人能在荼牛兒麵前堅持五合,基本上一兩合之內就被荼牛兒放倒。

梁嘯對這個結果並不意外。荼牛兒的力氣本來就大,又經過鍾離期的魔鬼訓練,身手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般人。拳怕少壯,他現在是競技狀態最好的時候,就算鍾離期親自來也未必能輕易取勝,更何況這些隻憑蠻力和勇氣,沒有接受過正規訓練的傭兵。

在步戰比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梁嘯同時開始考核箭術。

他將擅長箭術的傭兵帶到了一旁,指著百步外的箭靶。

“每人有十二箭的機會,能‘射’中兩箭,為三等,預付定金三十枚;‘射’中四箭,為二等,預付定金百枚;‘射’中六箭,為一等,預付定金五百枚。”

看著百步外的箭靶,傭兵們黑了臉。有人不服氣的叫了起來。“大人,這麽遠的距離怎麽可能‘射’中,還要‘射’中六箭,大人這是故意刁難我們嗎?”

“就是,沒有錢就不要雇人,搞什麽一等二等。這麽遠的距離,除了匈奴人的‘射’雕手,誰能‘射’中六箭?”

“可不是麽,大人,你找一個能‘射’六箭的人給我們看看,行不?”

梁嘯也不吭聲,伸手從帕裏斯手中取過黑弓,搭弓搭箭,一箭接著一箭,一口氣‘射’了十二箭,箭箭中靶,最後一箭更是將箭靶‘射’穿。

傭兵們頓時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他們知道梁嘯是大漢使者,但是他們不知道梁嘯有這樣的‘射’藝。看到梁嘯‘露’了這麽一手,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錯得有多少離譜。

龐碩、阿爾法等人固然武藝不凡,但是武藝最好的,無疑是眼前這位大漢使者。

這一手‘精’妙的箭術,就算是匈奴人的‘射’雕手來,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梁嘯將黑弓‘交’給帕裏斯,平靜的目光掃過傭兵們的臉龐,語氣從容,帶著說不出的自信。

“諸位,我現在挑的不是普通的弓箭手。那樣的人,素葉城的守軍中多的是。我挑的是能擔任狙擊手的‘射’手。預付定金隻是報酬中的一部分,更多的報酬將以諸位‘射’殺的匈奴人數量和官職來定。錢,我有的是。能不能拿到,要看你們的本事。”

傭兵們麵麵相覷,誰也不好意思說話。梁嘯的話很霸氣,卻一點也不誇張,有他那手堪稱神奇的箭術在前,誰也不敢說他是吹牛。

梁嘯擺了擺手,十名聶家‘侍’‘女’端著裝滿金子的托盤走了過來。一摞摞的金幣頓時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傭兵們張大了嘴巴,眼冒金光。如果說他們剛才還對梁嘯的話有些懷疑,現在則完全相信了。梁嘯的確有錢,不存在故意刁難人的成份。

“錢就在這裏,請諸位一展身手吧。”梁嘯說完,轉身離開。

傭兵們互相看看,不約而同的摘下弓,活動身體,開始做準備活動。大多數人並不指望拿一等二等,能‘射’中兩箭,拿個三等就夠了。畢竟百步遠的距離,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都太遠了,根本沒有把握‘射’中,隻能賭一賭運氣。

梁嘯回到台階上,迎接他的是安帕斯敬畏的目光。“大人真是大漢的阿‘波’羅啊,如此‘精’妙的箭術,我聞所未聞。”

梁嘯謙虛的笑了笑。“阿‘波’羅不敢當,我隻不過是喜歡‘射’箭罷了。這還不算什麽,最好的箭手能夠在這麽遠的距離‘射’中一片樹葉,我還差得很遠。”

“‘射’中一片樹葉?”安帕斯大驚失‘色’。他看看遠處的箭靶。“這麽遠的距離,箭靶就和一片樹葉一樣大,一片樹葉又將是多麽細小?如果看都看不見,又怎麽可能‘射’中?”

梁嘯笑了。他也覺得不太可能。不過桓遠也說過,要想練成百步穿楊的神奇箭術,已經不是僅僅習‘射’就可以的,目力訓練更重要。他不知道怎麽練目力,要想練成百步穿楊,基本沒有可能。

“是的,那才是真正的箭神。”梁嘯感慨的說道:“那將是我畢生追求的目標。至於能不能實現,就要看神明是不是保佑了。”

安帕斯讚歎不已。“難道我王願意與大漢結盟。大漢有貴使這樣的英雄,將來一定可以戰勝匈奴人、烏孫人,為草原帶來和平。”

“願與大人並肩作戰,共謀太平。”

“那是我的榮幸。”安帕斯客氣的回禮。

——

經過一天時間,四百多名傭兵考核完畢。

步卒被刷掉了三分之一,不到兩百人拿到了第二等,還有三十多人拿到了第三等,拿到第一等的人屈指可數,隻有七個。

弓箭手的通過率更低,一百多人參加考核,隻有二十三人拿到了第三等,十一人拿到了第二等,第一等一個也沒有。落選的弓箭手傭兵覺得很丟人,紛紛請求梁嘯按照常規的標準再試一次。如果按照這個成績,他們將名聲掃地。

梁嘯接受了他們的請求,改用八十步的距離,同樣是十二箭,‘射’中六箭或以上,納入第三等。

經過考核,又有十餘人入選,剩下的人隻能望靶興歎。八十步的距離,對於很多人來說依然是難以企求的目標。

在傭兵們的一再懇求下,梁嘯再次放寬要求,以六十步為標準進行考核,十二箭‘射’中六箭以上者入選,但是傭金隻能與步卒的第三等相等,隻有第三等弓箭手的三分之一。

此時,傭兵們的傲氣已經被折磨得一幹二淨。他們愉快的接受了這個價格,再次進行考核。這一次,傭兵們的通過率大幅度增加,除了十來個人實在不行之外,絕大多數人都達到了要求。

按照各自的等級,通過大小團隊互相搭配,梁嘯將傭兵們分成八個組。其中一組由第一等步卒傭兵和二等弓箭手傭兵組成,總共十八人,由他直接指揮,其餘七組各有五六十人,分別由七個小有名氣的傭兵頭領指揮,其中就包括野牛、靈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