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明忽暗的燈光下,男人清俊的臉龐一片晦暗不明,眼底一片冰寒。

湛明遠吞下一整杯酒,漠然地看著麵前的男人裝瘋賣傻的模樣,也不阻止。“雖然你可能不了解,但是爺爺他臨終的時候要我好好地照顧你!”

湛明遠忍了又忍,終究還是忍不住為自己爺爺喊冤叫屈。在他看來,爺爺能為查爾斯做的,都做了,然而直到去世都沒有得到這個男人絲毫的諒解。

思及此,湛明遠盯著眼前犀利刻薄的查爾斯不禁一陣恍惚。

“他讓你照顧我?哈哈,他大可以把整個湛家給我,我還能給你更好的照顧!”聽完湛明遠的話之後,查爾斯臉上的表情並沒有絲毫鬆動,反而更加陰沉。

湛明遠臉色也陰沉下來,目光發沉地看著跟從前宛若兩人的查爾斯,語氣不易察覺地也帶上了點威脅:“你真的不能收手?”

“收手?我做什麽了,你就讓我收手?”查爾斯不答反問,臉上還掛著惡意的笑容。

湛明遠放在桌子上的手死死地攥在一起,生怕自己一個忍不住把查爾斯砍了。

“你敢說我們公司今天的黑客入侵不是你請的人?還是說,你今天給如彤送花吃飯隻是無意之中的事情?”湛明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如利刃一般射向對麵的男人。

查爾斯嘴角噙著笑,可臉上卻故意裝作莫名其妙的模樣,讓人沒由得生厭:“黑客入侵啊?我說呢,原來你找我是這件事情啊,我也是剛剛聽說呢!”

“聽說?我倒是不清楚,剛剛發生的事情,叔叔這麽快知道了?聽誰說的?”湛明遠眼中帶著冰霜,渾身泛著冷意。“叔叔什麽時候消息如此靈通了?”

“嗬嗬,承蒙誇獎,隻是比你多了一些消息渠道而已!”查爾斯滿不介意地擺擺手,一臉羞赧,好像真的被人誇獎而感到不好意思一般。

湛明遠強自壓抑心中的怒火,冷笑:“那喬如彤呢?叔叔怎麽解釋?”

查爾斯聽到喬如彤的時候,麵上的表情才完全嚴肅起來,一副深情如斯的模樣。“如果我說,我對喬小姐一見鍾情呢?”

湛明遠眯了眯眼睛,淩厲的眼神在查爾斯身上來回逡巡著,似乎在尋找哪個地方痛下殺手比較容易。“叔叔你對她一見鍾情當然可能!但是,在叔叔約她出門之前,能否了解一下她如今的身份?她可是湛家的主母。”

查爾斯本身就是私生子,母親不是湛家主母已經讓他的身份尷尬萬分,此時湛明遠舊事重提,他臉上的表情馬上從笑容滿麵轉向冷厲如寒冬。

“湛家主母?我怎麽不清楚?若真是湛家主母的話,作為湛家旁支,我是不是更要去拜訪一番呢?”查爾斯目光跟湛明遠對上,絲毫不弱於他。

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迸裂出強烈的火星。

“叔叔想要拜訪的話,也得看主人歡不歡迎。”湛明遠將麵前的桌子一推,身子往後移動,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審視著查爾斯,幽深的瞳孔閃動著莫名的光芒。

“哦?這個我倒是不清楚。我隻知道,對於自己沒有的,卻又想要的,就要努力去爭取!”查爾斯也站了起來,兩個人隔著桌子對峙,誰都不肯後退一步。

“你爭取?那也得看你有沒

有這個本事!”湛明遠右手握拳,重重地錘在麵前的餐桌上,冷峻硬朗的麵上一片冷然沉寂。

突兀的聲音驟然響起,舞台中央受驚的琴者猛然一震,刺耳的顫音從手中滑出。注目的眼神齊刷刷朝這邊投來,叔侄二人劍跋扈張的氛圍瞬間熏染一室。

查爾斯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冷睨著麵前的男人。既然談不攏,那麽他們就手下見真章吧!他倒是想要看看,最後究竟鹿死誰手?

“那我親愛的侄子,我們就隻能走著瞧了!”查爾斯冷笑一聲,朝著湛明遠伸出手來。

湛明遠不甘示弱地握上去,兩人像是許久不見的朋友一樣,各自冷笑一聲之後,轉身離開,絲毫不拖泥帶水。

夜晚的微風透過車窗吹了進來,湛明遠坐在車中望著遠方天際處的明星點點,思緒翻飛。手指間夾著的香煙氤氳成嫋嫋煙霧,緩緩地盤旋上升,偶爾會被吹來的微風給吹向遠方,逐漸飄散。

“鈴……”熟悉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湛明遠的思緒,當看到手機屏幕上不斷閃爍著的名字時,他臉上冷硬的表情這才慢慢柔和起來。

“怎麽了?我馬上就回去了!”他一邊說著,一邊隨手將手中的煙蒂扔到地上,踩滅。

電話中傳來喬如彤清晰的聲音,暖意盎然:“我隻是有點擔心你!”

湛明遠左心房好像被浸泡在暖暖的溫泉裏,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舒服地呻吟著。

“不用擔心,隻是很普通的業務往來而已。”湛明遠低聲說道,雖然佯裝沒事,可語氣中藏不住的失落和落寞。

喬如彤頓了一下,對方既然不想說,她也就不再問。“恩,那既然沒事了,就回來吧!”

湛明遠的嘴角抬高,眼睛慢慢染上了些許溫度。“你這話的意思是說,你想我了嗎?”

喬如彤用白色的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聞言嬌媚地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想你個大頭鬼,還不是擔心你在外麵再出個車禍什麽的!”

話剛出口,就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她急忙“呸,呸,呸”幾聲,童言無忌,大風吹去。雖然姿態不夠文雅,但是據很多老人說,這樣做可以讓之前的話失去作用。

湛明遠將喬如彤的反應聽在耳中,嗬嗬一笑,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果不其然,等到他的車子到家的時候,周圍一切漆黑一片,寂靜無聲,屋子裏麵隻剩下一盞昏黃的小燈,好像在給他指著前進的道路和方向。

那一盞小小的昏黃燈光,似乎像是他生命中的太陽,讓他整個人從身到心,全暖融融一片。喬如彤漆黑如墨的長發柔順地散落在肩上,長卷的睫毛低垂,專注地看著手中的書本,淡橘色薄光打在她的身上,如鍍上一層淡淡的光暈。

看著她聖潔恬靜的模樣,湛明遠不禁失神。

聽到動靜,喬如彤驀然抬眸,清亮溫潤的雙眸直直撞入湛明遠柔情似水的黑瞳。眸光微閃,淡淡的紅暈悄然爬上白皙的臉頰。

“怎麽還不睡?”湛明遠朝著床上正在看書的喬如彤走過來,麵帶笑意,好像之前的不愉快早已煙消雲散。

“這不是等你嘛!”喬如彤沒好氣地回道,但是臉上赧然的表情還是出賣了她,長長的眼睫毛輕顫,悠悠地蕩進男人的心裏。她不會

說,是因為習慣了旁邊睡著湛明遠,而今晚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睡不著。

“這樣啊!”湛明遠將這一切看在眼裏,嘴角不由斂起一彎弧度,也不拆穿她。

喬如彤忽然想到什麽,睜大眼睛掃向湛明遠,生硬地妄圖轉移話題。“你吃飯了嗎?”

湛明遠笑著搖搖頭,此時的他挺高興喬如彤對他的關心和照顧,而選擇暫時忘記查爾斯帶給自己的傷痛。

“現在還沒有吃?不是說去……”喬如彤不解地皺皺眉頭,隨後嘟著紅唇小聲埋怨了一句。“好歹談生意也得先吃晚飯吧?算了,我給你下麵吧?”

想到他們這些人一般都在吃飯的時候談生意,酒倒是會喝不少,但是至於飯菜,估計沒人會注意。

“喝酒了麽?”喬如彤下床趿拉著拖鞋,一邊往外麵走著,一邊小鼻子朝湛明遠小狗一般地嗅嗅,輕聲詢問。

湛明遠跟著喬如彤的步子往外麵走,臉上還掛著合適的笑容,不刻意,卻溫柔。“隻喝了一點紅酒。”

“哦。”喬如彤確實隻聞到少許紅酒的香味,默然點點頭。小步子走到廚房,拉開冰箱的門,喬如彤臉上的表情轟然拉了下來。

她幹嘛要多嘴多舌來下麵?那個她做的麵應該可以吃吧?她小心地瞄了一眼旁邊的湛明遠,不自覺地想到。早知道現在是這樣,之前就應該讓兩個小家夥多做一些,現在隻用她拿到微波爐那邊熱一下就成了。

正歎息,湛明遠不知什麽時候站在了她身後,眼中蘊含著滿滿的笑意:“你說的下麵,就是煮泡麵啊?”

喬如彤心虛地別過頭去故作忙碌,訕訕地為自己辯解:“那個,我想著你反正之前肯定吃了一點,現在也不過是再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就將就著吃點泡麵吧。隻是那小腦袋越垂越低,甚至到最後下巴直接頂上胸膛。

湛明遠掩去眼底的笑意,眉目微冷,濃眉倏爾一斂,毫不留情地指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初可是你說得,吃泡麵對身體不好。”

喬如彤手下一頓,腦中飛速閃過那天的情景,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囧然。

湛明遠無奈地搖搖頭,一臉溫柔地將喬如彤攬進自己懷中。熟悉的男性氣味瞬間將自己包裹,喬如彤有那麽一瞬間的僵硬,隨後便放鬆下來,完全依靠在男人身上,汲取著對方的溫度。

“你想吃什麽?還是我去做吧!”湛明遠磁性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讓她有一刹那的恍惚。

她仰頭看著湛明遠,輕輕搖頭,目光清明,眼底深深的倒映著湛明遠的身影。“沒有,我晚上吃過了,不是很餓。”

湛明遠將手中的圍裙朝著喬如彤遞過去,聲音溫暖帶著讓人心醉的磁性。“一會兒陪我一起吃點吧?”

那聲音,那語氣,還有如今的氣氛都讓喬如彤找不出理由拒絕,便從善如流的點點頭,將手中的圍裙給湛明遠圍了上去。

“看在你這麽誠懇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一會陪你吃點吧!不過,要你做的好吃才行。”喬如彤笑意盎然地衝著湛明遠癟癟嘴巴,黛眉飛揚,眼底的璀璨讓人心動。

湛明遠哈哈一笑,雙手抱拳,衝著喬如彤深深一揖,倒是幽默地自我調侃。“多謝您賞臉,小的一定會努力做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