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如彤難以抑製自己心中的激動,毫不猶豫的推開別墅的大門,“湛明遠!你終於記起我了!”喬如彤興奮的大喊,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朝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湛明遠撲了過去。

“你都不知道,我都害怕死了,你還沒有想起我,我就被壞人綁走,我都害怕我等不到你記起我的那一天。”喬如彤一邊說著,眼眶也跟著紅了,一定是那天,一定是她給他講了那麽多關於他們之間的故事,才讓他想起了自己,想起了他們之間的過去。

雖然說得有些誇張,但是喬如彤的情緒卻是真的,然而,迎接她的,卻並不是湛明遠熱情的擁抱,下一秒,喬如彤就被一把推開,險些跌到地上。

“半天不見人,回來就發瘋,你大概已經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湛明遠冷冷的說道。

天知道,他現在多麽的想將她擁入懷中!

在知道她被綁架的那一刻,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幾乎都要停止了,卻還要在兩個小家夥麵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以至於急出了一頭的汗,讓兩個小家夥看出了端倪,雖然最後知道一切都是兩個小家夥的陰謀,但是,那一刻心中的心痛和著急,卻是真實的,他在乎她,已經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湛明遠……”喬如彤沒有想到湛明遠竟然還是這樣一幅冷冷冰冰的樣子,他難道不是因為恢複了記憶,才找了霍文武去救自己的嗎?

湛明遠對上她不可置信的眼神,心中一滯,趕緊別開臉,“哼!”

“你難道不是已經恢複記憶了嗎?”喬如彤不可思議的,試探著問道。

湛明遠卻是背過身,並不理會她,仿佛有多厭惡一般。

“你沒有恢複記憶,沒有記得我是誰,那你為什麽還要讓霍文武去救我,為什麽?!”喬如彤不相信,不相信他真的就把自己忘了,即便是自己遭遇綁架,或許永遠都不能再相見,他還是沒有想起自己,她以為她回來麵的是熱情的擁抱,卻不曾想,還是這樣冰冷的容顏和無情的話語。

湛明遠轉過身,在喬如彤看來,他是真的厭惡自己,在自己靠近的時候將自己推開,在自己哭訴的時候轉過身甚至不看自己,而隻有湛明遠自己知道,他是沒有勇氣,不敢麵對她受傷的雙眼,他怕再看一眼,自己就會忍不住,忍不住將她擁入懷中。

“你說啊!你既然不記得我,為什麽要讓霍文武救我!”喬如彤卻是不依不饒,走到湛明遠的麵前,質問道。

湛明遠將頭偏向一邊,不敢看她的眼睛,眼神卻落到一旁餐廳沒來得及收拾的餐具,“你不回來,難道這些要我自己來收拾嗎?!”

湛明遠回過頭,掩飾起自己的情緒,冷著一張臉對喬如彤說道。

喬如彤張著嘴,愣愣的看著湛明遠,原來,他讓自己回來,就是收拾這一桌子的狼藉?自己在他心裏就這點價值?

“就為這個?”喬如彤不敢置信的看著湛明遠,不

敢相信在他看來,自己存在的意義就是這個,若是沒有這一桌子狼藉,是不是他就不會去救自己?

“你以為還有什麽?”湛明遠眼神冰冷,雙眼越過喬如彤的雙眼,落在她的肩上。

“你騙人!”喬如彤卻是瞪著雙眼看著湛明遠。

湛明遠無奈迎上她受傷的眼神,“你以為是你誰?值得我來騙。”一臉鄙夷的說完這句話,湛明遠轉身離開,一刻也不停留的朝樓上走去。

喬如彤看著湛明遠一步離開,毫不停留的樣子,仿佛自己真的有多討厭一般,他甚至都沒有問過自己被綁架了有沒有害怕,哪怕是個保姆,也應該關心一下不是嗎?

洗碗!收拾!死男人!臭男人!在你心裏我是不是就隻是這樣保姆的角色,為什麽,為什麽你可以這樣輕而易舉的就將我忘記!

喬如彤想著自己遭遇綁架,他卻隻當自己是傭人,在他的心裏,竟然沒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聽別人說,人在選擇性失憶的時候,記得的,都是對自己來說最為重要的。而他呢?甚至記得霍文武,卻不記得自己!

說明自己對他來說,真的很不重要,就如現在這般,就似一個傭人一般!死男人!臭男人!

喬如彤一邊收拾,一邊在心中咒罵,心中卻是越罵越委屈,不知不覺,視線卻模糊了。

為什麽心裏還是會這麽難受,還是不能接受,湛明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即便是知道他是因為失憶才會忘記自己。

喬如彤失魂落魄的收拾著桌上的一片狼藉,卻沒有發現,在屋子的另一角,兩雙小眼睛滿是擔憂的跟隨自己的身影移動。

“老媽好像哭了!”喬樂知雙眼盯著喬如彤,呐呐的說道。

“男人就是這樣,做事從來都隻考慮自己!”喬樂顏一雙眼也停在喬如彤的身上,雖然一切都是為了媽咪好,但是看到媽咪這樣傷心,她的心裏還是忍不住埋怨湛明遠。

“女人就是麻煩!”喬樂知撅起嘴,“但是大叔這次好像真的有點過分了。”

“剛被綁架回來,又被大叔欺負,媽咪這會兒心裏肯定是很難受的啦。”喬樂顏悠悠的看向樓梯轉角處,雖然湛明遠也很不放心的躲在那裏偷看媽咪,但是他剛才的做法也真是太殘忍了!

“恩!”喬樂知狠狠的點了點頭,“大叔在這個時候欺負老媽,真是太殘忍了!”

兩個小家夥你一言,我一語,很快就給湛明遠定好了“罪名”,最後兩人一致決定,等到事情結束後,一定要為喬如彤討回公道。

兩個小家夥商量好了之後,這才一前一後的走下樓,跑到喬如彤的麵前,一下撲進她的懷裏。

“媽咪,你回來了!”

兩個小家夥蹭進喬如彤的懷裏,他們現在可是“驚魂未定”呢。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霍文武能夠把媽咪帶回來!”喬樂顏兩隻小手緊緊的抓住喬如彤的外套,感受到

喬如彤還有些抽噎的呼吸,兩隻小手抓得更緊了。

原來,並不是他安排霍文武去救自己,將自己帶回來的!原來是兩個寶貝兒去找了霍文武求救!原來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想起在車上霍文武欲言又止的表情,現在想來。大概是他不想讓自己太傷心吧。

喬樂知也依偎在喬如彤的懷裏,“我就說嘛,找霍文武肯定是沒錯的!”

也許,自己被綁架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麽大事吧,所以根本毫不在意,如此一想,喬如彤原本快平息的情緒又翻湧起來,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媽咪,你怎麽哭了?”喬樂顏抬起頭,伸手想替喬如彤擦淚水,才發現身高不夠,還差那麽一點。

“我沒事兒。”喬如彤搖搖頭,蹲下身子,一邊擦掉自己的眼淚,她真的是最沒用的。

喬樂知也伸出小手,在喬如彤臉上擦拭著,“老媽,你多大的人了,還哭鼻子。”話雖如此,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輕柔得很。

“我就是被嚇壞了,現在沒事兒了。”喬如彤揚起嘴角,給了兩個小家夥一個有些勉強的笑。

雖然心裏有些小失望,失望讓霍文武去救自己不是湛明遠的意思,但是也證明他現在不過是忘記了自己,雖然那天自己有給他講一些過去的事情,但是他自己心裏沒有想起來,應該,不會有太深刻的印象吧。

也許,自己需要再給他一點時間呢。

喬如彤最後在心中總結道,再次揚起嘴角笑了笑。

看到喬如彤這個笑,兩個小家夥就知道,喬如彤心裏應該是想明白了,也放心了。雖然媽咪是想明白了,但是大叔的賬可是還記著的。

喬樂顏默默的看了眼喬樂知,兩人默契的點點頭,在心中給湛明遠記了一筆。

“那就開始收拾吧!”喬如彤站起身,心情也變得愉快了起來。

“恩!”兩個小家夥極力配合,母子三人在廚房裏忙得不亦樂乎,不一會兒,就傳出了喬如彤一邊哼著兒歌,一邊刷碗的聲音。

樓梯轉角處的湛明遠看到這一幕,原本陰霾的臉也慢慢鬆開了,若是她在哭下去,他都懷疑自己會忍不住衝上去了。

看著其樂融融的母子三人,湛明遠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又慢慢轉為苦澀,若不是湛弘擎突然出現,“死而複生”,自己現在也應該和他們在一起。

湛弘擎的出現疑點太多,死了多年的爺爺,為什麽會突然複活,為什麽會在自己出事昏迷之後出現?這一切,讓湛明遠覺得有一張無形的網,將這一件件的事情編織起來,讓他不敢掉以輕心。

在沒有確定湛弘擎的目的之前,他必須一直失憶下去,這樣才能夠保護他們母子三個人。

等著我,很快就好了。

湛明遠看著廚房裏忙碌的三個身影,在心底暗暗的說道。在三個人收拾完離開廚房的前一秒,回去自己的房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