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好啦,媽咪你不要再對號入座了,你現在這個樣子,讓我們覺得好丟臉哦!”喬樂顏笑嘻嘻的神補刀,擺明了就是故意的。

因為,她突然發現這樣逗媽咪,好好玩。

喬如彤的眼睛睜到最大,眼珠子像是要掉出來一樣,她,她,竟然被女兒嫌棄了……

女兒跟兒子平時雖然也會逗逗她,可是從來沒有這麽嫌棄她。都怪湛明遠,這個臭男人,也不知道給他們姐弟倆灌了什麽迷湯,竟然沒幾天,他們就完全倒戈倒向湛明遠了。

喬如彤心裏陡然升起了一股巨大的危機感。她霍地起身,大步朝他們走去。

“喬樂顏,喬樂知,媽咪有沒有教過你們,不要隨隨便便跟陌生人摟摟抱抱?”她語氣帶著惱怒,還伸手想把兩個孩子從湛明遠懷裏拉下來。

湛明遠避開她,眼神極為不認同的掃向她,你在幹什麽?

兩個孩子明顯也被喬如彤突來的怒氣嚇到了,要知道媽咪可從來沒有這麽嚴肅的跟他們說話,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還氣得不輕。

喬樂顏跟喬樂知互望一眼,然後識相的滑滑梯一樣,從湛明遠身上滑下來。

喬如彤見狀,心裏才稍微有點滿意,一手拉起一個孩子,看都不再看湛明遠一眼,就昂首闊步往家的方向走。

“大叔,再見。”喬樂知不忘回頭戀戀不舍對湛明遠道再見,心裏也是一頭霧水,為什麽媽咪今天看起來很反常?

難道大叔真的背著媽咪做了什麽事?

喬樂顏也是一臉狐疑,媽咪的表現真的太反常了。

湛明遠站在原地,看著她們一家三口漸行漸遠的背影,右手下意識又去摸了摸左手食指的戒指。他倒要看看,究竟是怎麽回事。

“媽咪,你在吃醋!”走到公車站牌前,喬樂顏突然仰頭看依舊在生氣的喬如彤,堅定的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喬如彤原本全副精力都在等著正朝這裏開來的公車,想待會一鼓作氣帶著兩個孩子先擠上公車。聽見喬樂顏這句話,她的心像是被針戳了一下,惱怒的低頭,“什麽吃醋!我幹嘛要吃湛明遠那個臭男人的醋!”

“媽咪,你不打自招喲,還說沒有吃醋。”喬樂知一臉狡黠的說道,眼神看向姐姐,姐弟倆嘴角都有一絲得逞的笑意。

“什麽不打自招!我本來就沒有吃他的醋,是你們自己胡亂猜測,還幫著外人說話……”喬如彤急了,胡亂強辯。

“媽咪,你要是心裏沒有鬼,幹嘛要那麽激動?”相反於喬如彤的激動,姐弟倆倒是很鎮定,喬樂顏依舊是笑眯眯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喬如彤氣結。

“對啊,我們又沒有說你在吃大叔的醋,你為什麽會自己想到大叔,還說你心裏沒有鬼?明明就有一隻大鬼!”喬樂知附和,眼角瞥見湛明遠那熟悉的車子正朝他們開過來,不著痕跡對喬樂顏眨了眨眼。

“吱吱,你變得更聰明了!”喬樂顏言不由衷的誇了弟弟一句,伸手要去拍他的頭,被他靈巧躲開。

“都說了,不要叫我吱吱!難聽死了!”喬樂知皺著臉,極其厭惡“吱吱”這個稱呼,因為真的很娘氣!

“哪裏難聽啊,明明很可愛。吱吱,吱吱,吱吱……多好聽啊!”

“喬樂顏!”

“我說了,我是你姐姐,沒大沒小的!”

……

她瞪著兩個孩子突然進入互掐模式,完全把她忽略的孩子,頓時覺得腦袋像是要爆炸開一樣。她在心裏一個勁的反問,這倆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

是不是當年她在醫院抱錯了?

“你們倆,真是夠了!都給我回家!”喬如彤煩躁至極,第一次寒著臉對孩子們大吼。

兩個家夥立刻乖乖的閉嘴了,都一臉無辜的仰頭看她,像是在說,媽咪你為什麽這麽凶?

喬如彤一口氣立刻別噎在喉嚨,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隻能漲紅著臉站在那裏。

“啊,媽咪,公車開走了!”喬樂知突然提醒,語氣好不惋惜的,可是眼裏閃過的明顯是得逞的笑意。

喬如彤轉頭,果然看見公車已經開出去了,車尾的濃煙正揮舞著,像在對他們說再見。

喬如彤氣結,轉頭去瞪這一雙兒女,正巧看見他們倆臉上還又來不及收斂起來的得逞笑意。

這兩個真是……

“叭叭叭”,幾聲喇叭聲響,喬如彤轉頭,就看見湛明遠降下車窗,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我順路。”

“好耶!大叔,你真是救世主!”喬樂知眉開眼笑,撒丫跑過去,拉開車門就竄上車。

“喬樂顏快點!”他拍拍自己身邊的座位,不去看已經氣得臉色鐵青的喬如彤。

“說了多少次了,叫姐姐!”喬樂顏跳上車,給弟弟一個爆栗。

“喬樂顏,你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喬樂知痛叫,腦袋想長眼一樣,自動躲過喬樂顏的再一次攻擊。

喬如彤傻眼的看著這一幕,用膝蓋想也知道,她這次是被這倆小家夥給賣了!

她狠狠瞪下車裏的孩子,很想用眼神讓他們有點罪惡感,可是兩個孩子根本就不看她,而是跟前座的湛明遠笑嘻嘻的咬著耳朵。

也不知道他們在說著什麽,那畫麵就像是剛放學的兒女,急切的跟家長分享今天學校的趣事,看起來那麽溫馨。

喬如彤氣極,又覺得很心酸,她辛辛苦苦把他們拉拔到大,難道還比不過湛明遠跟他們短短幾天的相處?

這才幾天,他們跟湛明遠已經這麽親密了,真是讓她覺得嫉妒。

“媽咪,你在玩木頭人嗎?幹嘛一直愣在那裏?”喬樂知良心提醒她一句。喬樂顏立刻接茬,“你懂什麽啊,媽咪這叫矜持,等著大叔邀請她。”

“大叔,你快去邀請媽咪!”末了她還煞有介事的對湛明遠說道。

噗的一聲,喬如彤感覺她好像聽見自己一口老血吐了一地的聲音。

“別鬧了,上車吧。”湛明遠順從民意,親自來邀請她。

“誰跟你鬧了!”喬如彤甩開他的手,隻覺得莫名其妙。這究竟是什麽神發展,怎麽到現在,她都有些不明白這發生的是什麽事了?

她的智商已經理解不了現在進展了嗎?

她歎氣,腦袋立刻耷拉下來,整個人都蔫了。

“那就回家。”湛明遠好笑的看著她這副戰敗公雞的模樣,伸手去拉她。

這一次喬如彤沒有拒絕,乖乖的坐上車,然後整個人像是蔫了的黃花菜一樣,靠在椅背上裝死。

而兩個孩子卻跟湛明遠一起有說有笑

的,好像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一樣。

喬如彤忍不住開始思考人生--當年她是不是真的抱錯了孩子,為什麽他們跟她一點都不親?

嗚……

回到家,喬如彤還沒能從自己被兒女遺棄的事實裏走出來,一頭紮進臥室裏,決定蹲到角落裏去畫圈圈了。

“吱吱,快去煮飯!”喬樂顏撲倒在沙發,不忘指使喬樂知去準備晚飯。

“不去,我今天要寫作業。”喬樂知拒絕得很幹脆,都說君子遠庖廚,明明家裏有兩個自詡賢良淑德的女子,為什麽還要他下廚?

再說了,以前是因為他不想被媽咪的手藝荼毒,可是現在已經有個現成的、而且十項全能的爹地在這裏,他才不要再去煮飯!

“借口!你什麽時候需要寫作業了啊!”喬樂顏拆穿他。

“那你為什麽不自己去煮!”喬樂知繼續傲嬌,眼神瞥向正在換鞋的湛明遠,這意有所指得很明顯。

“你確定要我煮?你敢吃嗎?”喬樂顏挑挑眉,她不是不想煮,隻是不會嘛。

喬樂知不語,撇撇嘴,轉頭對湛明遠說:“大叔,我媽咪好像生氣了喲,你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麽來補償她?不然,我可就不讓你追她了。”

湛明遠攤手:“那你們告訴我,你們媽咪為什麽生我的氣?”

“大叔,等你煮好晚飯,我們邊吃邊談啊!”喬樂顏笑眯眯的說道,一臉的人畜無害,但是眼裏卻閃過精光。

湛明遠嘴角微揚,越來越覺得喬樂顏這性格真的跟他很像。

“好。”

一個小時後,湛明遠煮好了香噴噴的米飯跟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湯。

“哇!大叔,你的手藝真不是蓋的!嗯,味道不錯,跟吱吱有的一拚了。”喬樂顏嚐了一口,對他豎起了大拇指。上次雖然已經嚐過了他煮的麵條,知道味道真的很不錯,可是現在吃到這家常菜的味道就更正宗了。

“我的菜做得比大叔做的好吃!”喬樂知嘴裏已經塞滿了菜,卻還能清晰表達了自己的不滿,這種一嘴多用的功能,也隻有他能運用得這麽自如了。

“那不如你們來比一比?”喬樂顏笑開顏,豪放的吃相突然就變得淑女了,優雅的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角的油漬,又說道:“這樣好了,以後你們一人煮一天飯,然後由我跟媽咪來投票,看誰煮的好,怎麽樣?”這樣,以後每天的飯菜就有著落了。這個提議真好!

喬樂顏在心裏打了個響指,讚!

湛明遠眼角瞟向喬樂顏,早就看穿了她的意圖,但是並沒有揭穿。

喬樂知聽了喬樂顏的話,總覺得有什麽不對勁,但是一向好強的他還是小手一揮,“好!就這麽決定了!”

“大叔,你要是怕輸的話,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就算你輸了,我也不會嘲笑你的。”見湛明遠沉默著,喬樂知還傲嬌的補了一句。

湛明遠依舊不語,隻是微笑著,看著麵前兩個笑顏如花的孩子,他真的不相信這兩個孩子不是他的!

“啊!媽咪還在房間畫圈圈,麻煩大叔你去給她送飯,順便哄她開心咯!”喬樂顏突然一拍腦袋,總算是把親媽給想起來了。

“大叔,順便給你透露一條消息,你突然去出差,媽咪表現得很不淡定,你要好好把握機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