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發誓

蘇茉兒就那麽瞪著楚亦宸,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她暗自發誓,若是今天這個男人還敢打她,她也不管以後怎麽樣了,今天就跟他在這跟他拚了。

士可殺不可辱,這個男人再敢打她一下試試?

楚亦宸走到蘇茉兒的近前,看到她眼底的狠意和孤注一擲、沒有半絲妥協的目光,他頓時怒火更盛,若是可以他真想現在就掐死這個丫頭。他冷冷的看著她,可是嘴裏的苦澀一波一波的泛起,心口上像是有一把刀在那裏來回來去的生割,當初她捅自己一刀的時候都沒有現在疼。

他的心口劇烈的起伏著,目光落在這個女人身上穿著的那件屬於下人的棉襖上,突然再也看不下去了,一秒鍾都不想多看了,猛然轉身向屋內走去。

蘇茉兒的的小宇宙正超速運轉著,卻看到一臉冷酷的楚亦宸竟然轉身了,她這口氣沒發泄出來,又直直的咽了回去,頓時臉色比楚亦宸之前的還要難看。

那是她睡覺的屋子,這個男人沒事跑進去溜達什麽?

蘇茉兒這麽想著,人也氣勢洶洶的跟了進去。

站在門口的風行海頓時向所有人擺了擺手,相繼走出了這間破敗的院落,他最後走出去的時候,還細心的帶上了門。

楚亦宸走到小屋內,發現這裏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麽遭。雖然陳設簡陋的不能再簡陋,可是一切布置得井井有條,連角落裏也打掃得纖塵不染,看不出這個小女人竟然在何種環境下都能有心情讓她自己活得好一些。可是,她這是要長期在這裏待下去的打算了嗎?

想到這裏,楚亦宸的頭頂又被添了一把柴,怒火熊熊的燃燒著,他冷笑了一聲大模大樣的坐到了床上,用極其厭惡的目光再次打量著屋內的一切。

“看樣子你過得不錯,倒讓本宮覺得你確實是適合在這裏呆著,若是你喜歡,就讓你呆上一輩子如何?”

蘇茉兒聽到這句話,一時間什麽氣都沒了,似乎連楚亦宸扇了自己一巴掌的氣都可以暫時忘記,她知道這個驕傲的男人是在給她下最後的通牒了,若是她不求他,不表明態度或許一輩子真的要住在這裏了。

可是,這樣簡直是太好了!

或許今日之後,這個男人便會漸漸的忘了這府中還有她這樣一個女人存在,隨著時間的推移徹底的失去了興趣,她也便可以重生了。

“多謝太子殿下垂憐,若拿這裏和鳳凰閣相比,我確實是喜歡這裏,隻要殿下你不來打擾,我自然能活得很好。”

“活得很好?”

楚亦宸盯著蘇茉兒,臉上夫人浮現出了一絲悲涼的神情來,“你可知道被打入冷宮的女人,最終的日子便是衣食沒有著落,生病無人問津,最後死在冷宮的時候,連壽衣都無人服侍穿穿好上路?你竟然告訴本宮,你有本事在這裏活的好?蘇茉兒,你可知道自己任性的代價是什麽?”

蘇茉兒愣了,這個時候她從這個驕傲的男人眼中看到真真實實的心痛,她聽雪姨講過楚亦宸母親的事情,自然能聽懂楚亦宸話中的深意。這一刻,他是在說自己母親的不幸遭遇,他是警告蘇茉兒不要重蹈自己母親的覆轍。

“太子殿下,每個人都有權力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在這裏或許會餓死,或許會病死,但是卻可以守護自己心中的信念。無論在哪個時代,何種環境,人都不應該僅僅為了追求榮華富貴而喪失自己做人的原則,你說對嗎?”

“男子自然是如此,可你是女子…。”

蘇茉兒搖搖頭打斷他,“太子殿下,你可有想過你的母親為何寧願選擇在冷宮也不願意向萬歲低頭?”她不想提及那個可憐又可敬的女子,但是她希望能為自己的未來再做一次努力,勸服楚亦宸主動放了她。

楚亦宸登時額頭的青筋便爆了起來,臉色陰沉的駭人,是蘇茉兒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

蘇茉兒平靜的看著他的麵龐道:“你的母親也想守護自己心中的信念,最後她做到了。所以最後她死的時候無怨無悔,在別人看來,她很辛苦,可誰又知道她心中真正想要的東西是什麽呢?太子殿下,我蘇茉兒雖然不是個男子,但是我依舊選擇守護自己人生的信念,算我求你了,我不喜歡太子府的生活,我想離開這兒,你放了我,我會一輩子記得你的大恩大德。”

聽完這番話,楚亦宸突然站了起來,幾步來到蘇茉兒的麵前,伸手又一次無法控製的捏住了蘇茉兒的下巴。

“你再說一遍,你有膽子再給本宮說一遍!”

蘇茉兒驚悚的發現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眼圈紅了,無盡的寒意從他的眼底泄出,頓時讓她有了一種愧疚的感覺。

“楚亦宸,對不起,我不該提你的母親,可是我希望你能明白…。”

“你很明白?”楚亦宸磨著牙道,“自以為是,自作聰明的傻女人,就憑你這份癡傻,就憑你今天所說大不敬之言,本宮就該讓你一輩子呆在這裏,之至終老。”

蘇茉兒使勁的別開頭,終於擺脫了他鐵鉗般的大掌,心底的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楚亦宸的手並沒有放過她,而是輕輕的扶著她如玉般的麵頰,注視了好久,眼底漸漸浮現出了溫柔的神色,“茉兒,本宮說過的話看來你一直都沒有放在心上,本宮不會放你走,即便是你死了,你的屍體也是本宮的。想離開本宮?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蘇茉兒嗤笑了一下。小女人的這個動作本該觸怒了麵前驕傲的男子,可他卻沒有生氣,而是撫著她麵頰的手更加溫柔了。

“本宮知道你所求的是什麽?可我告訴你,你的男人會是這整個天下的霸主,一個皇位算什麽,他要的是四海歸一,天下臣服。而你,遇到本宮,是你的命,你要學會認命。”楚亦宸說著,猛的托住了小女人的後腰,讓她不得不抬起頭仰望自己。

看著居高臨下的男人霸道決絕的表情,迎著他深邃的充滿柔情的目光,蘇末日猛的閉上了眼睛,她在為自己剛才犯下的錯誤而氣惱。

楚亦宸看著她誘人的唇瓣,因為生氣哪怕閉著眼睛也異常靈動的表情,這一切都是別的女人身上沒有的,也是他一直沉迷至深的所在。

“茉兒,無論本宮有多少女人,你永遠是我心中的唯一。我說過,不會辜負你,永遠會好好待你,跟我回去吧!”楚亦宸說完最後一個字,懊惱得深深的皺起了眉頭,讓他對一個女人這般的低聲下氣,實在是難!

“那日是我不對!後來我也想明白了,你說的那些話不過是氣我罷了,我不該信以為真!”他極力的在給自己找台階,說著便迫不及待的把蘇茉兒摟緊,想要揉入了自己的懷中。

此時的楚亦宸覺得自己已經做到了能為一個女人所做的一切,但凡這個女人有一點心肝,就該投入他的懷抱。他的身體有些躁動,渴望能親吻她,擁有她,一分一秒都像是酷刑一般的煎熬。

“太子殿下,您這是要讓我蘇茉兒以死明誌的節奏嗎?”蘇茉兒睜開眼睛涼涼的開口,頓時像一碰冷水兜頭徹尾的澆滅了屋內所有的溫度,“我蘇茉兒沒有想要做您心裏唯一的那個需求。我之前的話,看來您也沒有放在心上。要麽殺了我,要麽放了我,要麽一輩子別見麵!”

她突然使勁全身的力氣推開了麵前的男人,轉身向門外走去。

繞來繞去又繞回來了,她得是多麽沒腦子才會對這個男人心存幻想?

當下蘇茉兒同學決定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信念,從現在開始絕對不再和楚亦宸說一句話。

小雞燉蘑菇還有海參牛肉湯都燉好了,蘇茉兒忙忙碌碌的把兩隻鍋端進屋子裏,然後又小心翼翼的把火爐端進了屋裏。外麵的風還是那麽大,看樣子是又要下雪的節奏了。炭本來就沒有多少,她之前找王婆子要了一把斧子,隻等著身上的錢都用完了,就把院子裏的老楊樹砍來生火。

她把王婆子中午送來的硬得跟石頭一樣的饅頭,用小刀削成片,貼在爐壁內烤了一會兒。然後再拿出來的時候,便成了脆香的饅頭幹。

蘇茉兒咬著饅頭幹,吃著鍋裏的小雞燉蘑菇,味道著實不錯,這也算是過年了吧?

完全被冷落在一旁的楚亦宸,這個時候靜靜的靠在床上,他想起了之前在逸盧中自己與蘇茉兒一起做飯的情形,仿佛那天是小年,也是他這二十幾年裏,記得的唯一的節日。這個時候,他的眼前仿佛出現了幻覺,仿佛兩個人還是在逸盧中。這麽想著,他突然覺得餓了,這才記起來,其實這幾天來,他基本上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每天醒時、夢時想的都是這個該死的小女人。

楚亦宸想著便站了起來,走到蘇茉兒的身邊,拿起旁邊的碗筷,便去盛鍋裏的吃食。蘇茉兒警覺的護住了小雞燉蘑菇,這可是她花了好幾兩銀子才從王婆子那裏搞來的食材。她不知道此時楚亦宸心裏想的又是什麽,可她卻是實實在在的舍不得給他吃。

可是她已經下定決心不會跟這個男人講話了,索性,她便打開了另外一隻鍋,盛了一碗湯給他。

省得廢話!

楚亦宸當真是口幹舌燥,他一想到這是蘇茉兒親手做的,心裏的鬱悶便減輕了不少,甚至想起在逸盧中這個小丫頭手忙腳亂的樣子,心就隨之一甜然後一軟。他拿起碗喝了一口,感覺味道不錯,然後又喝了一口,當他漸漸在湯中嚐到了海參的味道後,猛的想起這碗湯裏的牛肉和海參是蘇茉兒從地上撿起來的時候,忍不住胃口便湧上了一股翻江倒海的惡心。他抑製不住怒火將手裏的湯碗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蘇茉兒撇撇嘴,太子從來沒吃過從地上撿起來的食物吧?她蘇茉兒前世的時候因為肚子餓,別說東西掉在了地上洗幹淨,就是來不及洗也舍不得扔掉。若是可以,她也想有人保護自己、照顧自己、對自己不離不棄,可上一世她運氣不好,沒有遇到好的愛情便死掉了。

這一世,她蘇茉兒從穿過來便忍饑挨餓,人人欺負,吃掉在地上的食物算什麽,活著出去才叫本事。楚亦宸體會不到那種挨餓的滋味,他隻會覺得自己受了侮辱,吃這種東西有損於他的尊嚴。想到這裏,蘇茉兒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楚亦宸氣得渾身發抖,他是想起來了,想起來了這鍋湯是用地上撿起的食物做成的。這個小女人就是寧願在這個鬼地方吃這種垃圾一樣的食物也不肯跟他走。他是鬼迷心竅了才會又來求她。

這樣,她就會真的以為他非她不可?下次會更變本加厲的踐踏他的尊嚴。

楚亦宸看著麵色清冷,心狠決絕的蘇茉兒,忽然冷笑了起來。

“蘇茉兒,本宮對天發誓,你既然願意留在這裏,那我就成全你。除非你來求本宮放你離開這,都在你就一輩子在這裏終老吧!”

說著,楚亦宸拿起那隻鍋狠狠的摔了下去,然後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了。

鐵門哐啷一聲被狠狠的關上了,接下來便是鐵鏈鎖門的聲音。蘇茉兒看著滿地狼藉,一室的清冷,站起身彎下腰去收拾地上的殘骸。她告訴自己,不要難過,咬咬牙就又能挺過去了,可是不知不覺,眼底還是濕潤了。

簡陋的小屋內,似乎出現了白衣少年的身影,他拿著熱乎乎的糖炒栗子,包好了殼遞到了她的嘴邊。

“茉兒,還熱著呢!”

蘇茉兒突然抑製不住的哽咽了一聲,大顆的淚珠順著麵頰洶湧落下。

------題外話------

謝謝zcy123 親投了1張月票

雨打芭蕉anita 親投了1張評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