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宮中

“哥哥!”

蘇茉兒聽到穆晟曉還帶著幾絲稚嫩的聲音,隻覺得一陣心酸,她知道這是穆晟曉第一次正式來拜見她的親哥哥,卻是在這個時候。甚至穆晟夜都沒有時間親自接她回家。

穆晟夜慢慢的側過頭去目光一點一點的變得凝重,陽光照在他白色的鎧甲上,照耀在他的英俊的麵龐上,他的目光閃爍著看著女孩纖細嬴弱的身姿,眼底閃過一絲刺痛。

過了好一會,穆晟夜輕輕的走了上去,抬起一隻手,似乎是猶豫了一下,可還是輕輕的落在了穆晟曉的肩膀上。

陽光下,穆晟夜的動作是那麽的溫柔和小心,仿佛是不敢相信一般,生怕自己一用力便打碎了眼前的夢境。穆晟曉也這樣看著穆晟夜,她的眼底有著不屬於少女的幼稚,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卻比山間的溪水還要清澈,幹淨得仿佛像新生的孩童才有的明淨,明淨得讓人心疼。似乎她根本還不能理解接下來將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命運,而是還沉浸在剛剛找到至親骨肉的驚奇之中。

蘇茉兒站在一旁,這一刻更加感受到了排山倒海而來的巨大痛楚,穆晟夜的表情,穆晟曉的目光撕扯得她的心生生的疼。

穆晟夜俯下身,居高臨下的把手放在穆晟曉的雙肩上,似乎連呼吸也都帶著無奈的痛惜。他說:“曉曉,好好照顧自己!哥哥…。”他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就說不下去了。而站在穆晟曉身後不知道何時已經趕過來的沈恬,在這個時候竟也忍不住發出了哽咽的聲音。這一下不要緊,站在後麵穆家的下人們,也都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這個時候,不僅是穆家的人,就連蘇茉兒自己也絞盡腦汁的想不出穆晟夜還能跟自己的這個妹妹說什麽,或者是做些什麽?

這個喜寶是他千辛萬苦找來的妹妹穆晟曉,為了她,穆晟夜付出了太多的代價。本來好不容易相認之後,他這個做哥哥的應該好好的保護她,再也不讓她受一點委屈,給她滿滿的寵愛和關懷。再給她尋一個最好的夫君,過門之前給她配上最豐厚的嫁妝,讓她一輩子因這個哥哥在,人生路上再也不會有艱難險阻。可是,他甚至沒能接她進門,便要離她而去。或許對天下人,穆晟夜都問心無愧,但是對這個從小失散的妹妹,他的心裏為自己,為父母都充滿了愧疚。

“哥哥,你不要走!”女孩清脆稚嫩的聲音,像小鳥兒一樣傳來,帶著濃濃的依戀和不舍,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了。

這所有的人總有千般的不舍可以沒有一個人敢去阻攔穆晟夜,可是從小被關在石頭屋子裏養大的穆晟曉,她的心理年齡遠遠小實際年齡,這個時候就像個被丟棄的小狗一樣固執得反手攔住穆晟夜的袖子,哀求道:“我不要嫁給王希皓,我不知道太子說的聖名難違是什麽意思,我知道他不是我的親哥哥所以不管我了,可是你是我的親哥哥,我不要嫁給那個男人,他已經有老婆了,他的老婆好凶啊,那個女人在宮裏的時候就罵過我…。”

穆晟夜的臉上的表情一寸一寸的碎裂,那種又悲傷又無奈,又心痛又無助的表情是蘇茉兒從來沒有見過的形容。是他們兩個人相識以來,第一次出現在這個溫暖、堅強、執著、偉岸的男子身上。哪怕是曾經為了哄她開心,他不止一次的想盡辦法輕哄慢勸,甚至不惜放下男人的驕傲苦苦哀求,可她卻從來沒有見到過他這樣的表情。

沉默了很久,穆晟夜沉聲鄭重的對穆晟曉道:“曉曉,穆家的兒女必須堅強。”

這句話一出,蘇茉兒不知道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把眼底的淚水逼了回去。這時隻聽喬楚寧從他們身後道:“穆帥,時辰到了!”

蘇茉兒隻覺得渾身一震,再次抬起頭看向穆晟夜的時候卻發現,這個男人也正在目不轉睛的看著她,雙眸內霎時布滿了柔情和不舍,千言萬語同樣無從說起。他走過來,輕輕的摸著她的小腹,似乎手掌所觸及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易碎的珍寶,生怕自己粗糲的手指會弄疼了他(她)一般。蘇茉兒咬著嘴唇,下一秒便感覺整個人都被他抱在了懷裏。

蘇茉兒沒有拒絕,她隻覺得熟悉的氣息直擊她的心房,鼻腔兩側都是淡淡的清荷香氣,這讓她整個人都跟著戰栗了起來。

穆晟夜的聲音從她的耳側傳來:“好好照顧自己,孩子的名字我昨天想了很久,就叫安兒。”

蘇茉兒點點頭,抓著他的手臂張了張嘴才發現喉嚨中幹澀的難受,帶著她控製不住的哽咽之聲:“你也保重!”

“茉兒!”穆晟夜拉過她的身體。從他的眼底,她知道這個男人想要跟她講什麽,可是這個時候,她看到了整齊的軍隊中,一批棗紅色的戰馬上端坐著的英姿颯爽的美麗女子,她是身上穿著朱紅色的鎧甲,整個人看起來宛若天邊的朝霞一般。

蘇茉兒淡淡一笑:“時間到了,你快些去吧!我等著你凱旋而歸!”

“茉兒!”穆晟夜眼底的失望再也掩飾不住,他拉著蘇茉兒的手絲毫舍不得鬆開。蘇茉兒輕輕的拉開他的手臂,見他仍舊不肯鬆手,垂了一下頭道:“爺爺也不希望你誤了吉時!”

提起年邁的穆老國公,穆晟夜臉上的表情又一次凝重了起來,他慢慢的鬆開了蘇茉兒,然後轉身衝著家的方向,遙遙下拜。

“哥哥!”

在穆晟夜站起身的時候,穆晟曉又一次衝了過去,卻被蘇茉兒一把拉住。穆晟曉著急的問道:“你是誰?你幹嘛拉我?”

“她是你哥哥的妻子,也是你哥哥最愛的女人,她是你的嫂子!”

說完,這句話,穆晟夜翻身上了喬楚寧已經牽來的戰馬。豔陽下,戰神臨世,穆晟夜高高的舉起了長劍,四周的將士門都發出了歡呼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隨著這道白色的身影一點點的向前方望去。漸漸的戰神的身影越來越小,可卻依稀能看到他一次次回頭的樣子。他的身影在一輪紅日下形成一道彩色的畫麵,唯美至極。

終於所有的人馬都消失在了蘇茉兒的視線中,她慢慢的轉身對遠月說道:“我們也回去吧!”

這個時候卻聽一直站在她們身後的沈恬道:“茉兒,隨我回家吧!你一個人懷著身子住在外麵,要是有個什麽事情,身旁連個人都沒有,我實在是不放心!”

不僅是沈恬,一旁的穆晟曉也帶著慢慢的希冀看著她。

蘇茉兒道:“大娘,我如今住著自己的府宅生活挺可心的,穆府我就不回去了!”

“你還在生晟夜的氣?你這又是何苦?”

蘇茉兒淡淡一笑:“大娘,我沒有生他的氣了,我隻是要選擇一種讓自己舒心的生活方式。不過穆府有什麽事情你都可以派人來找我!”

沈恬搖搖頭:“你一個有身子的人快別摻合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了,晟夜走之前每次跟我說話,說的都是你。他惦記你,惦記孩子,隻要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他才舍不得讓你操一點心。他隻想你在我身邊,讓我多照顧一下你。可是,老國公年紀大了,曉曉又剛回府,等我把她的婚事安排好了,就去看你!”

“天色不早了,你們快回去吧,老國公恐怕也在家等著孫女呢!”說完,蘇茉兒看了一眼穆晟曉道:“有什麽事情,你自己來找我!”說著,她便上了馬車。

……

前方的戰事一日比一日吃緊。

蘇茉兒躺在床上聽著遠月和星夢從街上搜索來的消息,眉頭擰得更緊了。安陵鵬的軍隊一直南下,算算日子再有幾天就該與穆晟夜的南征大軍碰麵了。這些日子她身上一直不太好,大夫開了安胎的補藥,她十分聽話的按時服用,可依舊不敢大意。

剛喝了一碗紅棗茶,便聽朱丹從外麵走進來道:“夫人,宮裏來人說是金娘娘要見您呢!”

“現在?”

“是常公公親自來的,說是金娘娘在宮裏尋了短劍,剛被救了下來,這會兒隻想見您!”

蘇茉兒自然不知道這會兒宮裏正出了大亂子。穆晟夜出征之前,在楚亦宸的強勢要求之前,張皇後因故被從冷宮裏放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昭陽宮。卻不想,被人又從昭陽宮裏尋到了兩個插著鋼針的玩偶。這個玩偶其實就是個布娃娃,卻不想一個做得跟金素心的形容一點不差,另一個與大皇子青空也一模一樣。

這樣以來,不僅是張皇後被定了罪名,當即被廢了後位,便是楚亦宸也是脫不了幹係。可是常武帝自然不會先處置自己的兒子,而是正中下懷的拿張皇後出了氣。可哪成想,王貴妃的丫頭又去給金素心投毒,金素心卻因為這件事對後宮徹底冷了心。金素心上吊自盡未遂。蘇茉兒來的時候,她正氣若遊絲的躺在床上。

------題外話------

謝謝寶貝的青青投了5票

]whwswl投了1票(5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