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寶委屈了,老實了,看著丫丫,眼神控訴。

壞媽咪!

丫丫翻個白眼,壞媽咪也是媽咪,這一輩子是改不了的。

不想要也得要!

旁邊古奕恒看著自家老婆和兩兒子在那裏用眼神廝殺,忍不住搖了搖頭,把碗裏的雞腿給小兒子,然後,把收到一側的紅燒肉遞給大寶,又叮囑幾句不許多吃,看著兩寶破啼為笑。

他又轉向自家老婆,“好了,趕緊吃飯。”

一頓飯古奕恒覺得自己是最忙的。

即要哄老婆,還要哄兒子。

哎,誰也沒他忙啊。

不過這樣的忙活,他樂意!

這日中午,丫丫才和古奕恒通了電話,說是過來接她一塊去吃飯,想著下午沒多少事,丫丫就答應了,可沒想到她這裏才掛了電話,外頭就響起敲門聲,等到來人進來,她笑了。

“威爾,怎麽是你?”好幾天沒見人,她還以為他回國了呢。

“你不歡迎我。”

“怎麽可能呢,歡迎的很,快坐。想吃什麽,咖啡還是茶?”

“咖啡。”

丫丫泡好,把咖啡親自端上來,笑咪咪的看著他,“來和我告別的?什麽時侯回去?”

“後天。”

丫丫點點頭,“一路平安。”什麽情啊愛的,再深的感情也抵不住時間的腐蝕,威爾如今嘴裏說喜歡自己,放不下她,等到再過個幾年,會有另個女孩子完全占據他的心。

那個時侯的威爾怕是早就忘了還有自己這麽一個人。

“我不去送你了,路上小心些。”

威爾斯本來就沒打算讓丫丫送,可這會一聽她的話,聽到她自己說不去送行,心裏還有有幾分傷心的,黯然的神色一閃而過,他笑咪咪的,“好呀,不過你今天中午要請我吃飯。”

丫丫,……

如果她和古奕恒吃飯,帶這麽一個拖油瓶過去。

古奕恒會不會直接翻臉走人?

可看著威爾斯眼巴巴的樣子,擺明我就是要和你一塊吃飯,丫丫最後隻能打起電話拿給古奕恒,“你到哪了?”

古奕恒笑,“剛到你們樓下,下來吧。”

“那個,我多帶了一個人——”

“好吧,本來我是準備兩人世界的,現在多了一個,那就三個人吧。”古奕恒一點都不在意的笑,叮囑著丫丫,“你現在出來吧,我在樓下等你。”

“好。”

待到丫丫掛了電話才發覺,自己沒告訴他帶的人是威爾。

她輕輕的在自己腦門上拍了一下。

真是個胡塗蟲。

“古奕恒請客,是吧是吧?”

“是是是,所以,你給我老實點,我都是吃他的啊,到時侯他要真把你趕出來,我可攔不下。”

“哼,我不和他一般計較。”

威爾斯一揚頭,小臉傲嬌的,如同開屏的孔雀。

兩人出了公司門口,之前丫丫還擔心要是古奕恒黑臉怎麽辦,等到了古奕恒的車子前,看到古奕恒笑著和威爾斯握手,丫丫提著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半。

“老公,威爾明天回國,咱們為他餞行好不好?”

“都聽老婆你的。”

剛才在電話裏一聽丫丫的話,古奕恒就知道不妙。

想了想,他就知道帶的人會是威爾斯。

這會看著一臉無害的威爾斯,古奕恒最想做的是直接把人給打出去!不過這事他也隻是想想,多沒風度的事情呀,他怎麽可以沒風度呢?他是丫丫的老公,他不能給丫丫丟臉!

“威爾先生想吃什麽,隨便說,別客氣。”

“我是客隨主便,丫丫愛吃什麽我就愛吃什麽。”

古奕恒氣結,丫丫是我老婆呢,難道你也要做我老婆?

啊啊,呸,他有丫丫就夠了,才不要別人。

不管男女都不再要。

最後還是丫丫選了一間酒樓,直接就下車走了進去。

至於後頭的兩個大男人?

有本事就別進來呀。

點菜,上茶,古奕恒親自給丫丫倒茶,笑吟吟的看著威爾斯,“威爾先生怎麽不多玩兩天?公司裏的事情都處理好了麽,這麽快就要回去?”

這話聽的,想到自己上次暗中動的手腳,威爾斯有股膽顫心驚的感覺,他張張嘴,對著古奕恒微微一笑,“我家裏那邊事情也挺多的,在催我回去。再說,公司這邊有負責人的。”

“嗬嗬,原來威爾先生的公司還有分部負責人呐,我以為威爾先生如今凡事都親力親為呢。”古奕恒看著威爾斯,眼底一抹幽芒掠過,敢對他使用調虎離山計,真以為自己不知道啊。

上次若不是他到那邊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

自己才不會如他的願。

一想到這小子暗中使壞,在自家老婆身為湊了好幾天。

古奕恒就暗自磨牙,甚至在心裏掂量了起來。

要不,晚上下回黑手,揍一頓?

想了又想,最後古奕恒選擇了放棄。

做人得大方呀,情敵也是人。

打打殺殺的有什麽好,他要也德服人!

汗,古大少,您是覺得人家對您沒啥威脅力。

所以,直接就傲嬌起來了是吧。

如果換成秋明繼你試試。

還厚道。以德服人,啊呸!

本來以為這頓飯得吃的不順利,可沒想到一頓飯下來,竟是讓丫丫覺得無比的和諧,抬頭看古奕恒,丫丫眼裏就帶了幾分的探究,古奕恒眸光微閃,撞上丫丫的眼神。

丫丫眉毛微掀,這麽大方?

那是,不看我是誰,你老公嘛,咱是最大方的。

丫丫暗自翻了個白眼,這話也好意思說。

夫妻兩人之間眉來眼去的,看的一側的威爾斯眼底黯然再增。

這樣的情形之下,自己哪裏還有機會?

放下手裏拿著的筷子,“我吃飽了。”

聲音就有些悶悶的,自己難道要這樣放棄麽。

不甘心呐。

丫丫幫著他倒了杯茶,“喝杯茶咱們就回去。”

“謝謝丫丫。”本來黯色失色的心,卻在丫丫這輕輕一笑,溫聲軟語的幾個字中恢複,他的世界瞬間再次變成了七彩的,眸光灼灼,“丫丫,如果他欺負你,如果你不喜歡他了,你來找我。”

靠,古奕恒氣的差點掀桌。

要不要這樣當著他的麵挖他牆角啊。

一個個的,都真當他死了不成。

狠狠的瞪了一眼威爾斯,古奕恒伸手拽住丫丫,“咱們走。”

丫丫被他拽著往外走,“威爾,還有威爾呢。”

“不管他!”

直接把丫丫按進車子裏,古奕恒一踩油門,車子一溜煙的駛出去,慢悠悠走出酒樓的威爾斯看著遠去的,徒留一地尾汽的車子,聳了聳肩,不載他回去,他可以打車嘛。

把丫丫送到公司,古奕恒神情也有些悶悶的。

丫丫看的好笑不己,上前抱抱自家愛別扭的老公,“我真的隻當他是朋友,他什麽想法和我沒關係。再說,兩家公司不是還有合作麽,不好直接翻臉。”

“我沒怪你。”

“那你生什麽氣?是覺得我中午吃飯帶他去了?”丫丫有些恍然,想著自己是還沒和他解釋,便趕緊道,“我掛了你的電話他就闖了進來,死活不走,我真不是故意的。”

“傻瓜,我怎麽會生你的氣呢,你放心吧,我這一輩子都不會生你的敢。”把丫丫輕輕的抱在懷裏,看著她紅潤潤的唇,古奕恒忍不住低頭,一下子吻了下去。

他疼她都來不及呢,怎麽會舍得去怪呢。

“唔,古奕恒,這裏是停車場,有人看著呢。”

“怕什麽,誰敢笑話你,咱開了他。”

被吻的差點喘不過氣丫來的丫丫抬腳踹了他一下。

淨胡說,要是因為這個開除員工。

她會被笑話死的。

最後,丫丫的唇被吻的腫了起來。

古奕恒方滿意的勾了下唇,他的女人,他做記號!

這心思要是丫丫曉得,估計又得踹他兩腳。

躲開古奕恒再次伸過來魔爪,丫丫拍他一下,“別鬧了,我得上去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頭發,丫丫抿了下唇,再次恢複成大家眼裏精明能幹的女老板形象,“我走了,你記得接孩子。”

“遵命,老婆大人。”

眼看著丫丫進了電梯,古奕恒轉身上了車子,方向盤打了個轉,車子徑自向外駛出去,中間,古奕恒打了個電話,不過還沒等對方的電話接通呢,古奕恒放在一側的另一部手機響了起來。

看了眼電話號碼,他接起來,聲音低冽,“說。”

對麵,傳來男子粗曠的聲音,“古總嗎?”

“我是,你說。”很明顯的,古奕恒知道對方是誰,語氣淡淡,卻帶著幾分的疏離!對方低低一笑,也不以為意,徑自開口道

,“古總上次上查的事情我已經有了結果。”

“你現在在哪?”

“前門街,八十二號,半個小時後走人。”

古奕恒眸光微沉,直接道,“我現在就過去,二十分鍾。”

“古總,來的挺快啊。”三樓,很普通的民居,古奕恒才走進去,一個身材削瘦,卻足有一米八身量的男子慢慢把投向窗外的眼神轉過來,定格在古奕恒身上。

明明是平靜的眼神,可卻給人一種足以凝成實質的壓力。

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的沉重。

這也就是古奕恒,換一般人估計被這輕飄飄一眼看過去。

說不定就得被嚇趴下了。

古奕恒卻是輕輕一哼,挑高了眉,“陳先生,別來無恙?”

對方哈哈大笑,一身氣勢瞬間收起來,對著古奕恒揚揚下巴,“坐吧。”

古奕恒也不和他客氣,掃了一眼屋子裏的人。

陳先生搖搖頭,看向自己身邊的人,“好了,都出去吧,我和古先生好好的談會話,不會有事的,外麵等著吧。”

“是,老板。”

眼看著那些人退出去,古奕恒撇了下嘴,“你這排場,是越來越大了呀,再過幾年,估計我來你這裏得提前預約了,或者,直接把我趕出門外,說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