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九叔公

挑選了一個頗為偏僻無人的山坡降下金鷹,旋即將金鷹收入袖中,易清才帶著蘇媚向著鎮上趕去。

剛才,自己應該是聽見了洛真那小妮子的聲音了吧。想起洛真,一抹柔和的笑意,頓時就躍上臉龐。

然後,然後易清不由得就回憶起了上次臨別的時候這小妮子給自己突然來的一個擁抱,還有那,小荷才露尖尖角......

這般念頭才剛剛浮現,易清就立即暗暗吸了口氣將心中的一絲蕩漾鎮平。好吧,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

“易大哥,你可算來了。”循著天際那抹金光,洛真一直尋到了這裏,遠遠就望見了那道熟悉的身影,立即高興的叫出聲來。

隻是當看清易清身後的蘇媚時,一抹怔色,忽的就在洛真的俏臉上浮現而出。眼睛瞬間盯住了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滿眶打量的目光。旋即卻是覺得一縷縷說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從心底深處躥了出來。

“你個壞蛋!比我哥哥還壞的大壞蛋!”

在心裏那種莫名的委屈情緒之下,洛真隻覺得眼前的易大哥忽然變得十分可惡起來,比有時候的哥哥還要討厭!

額!易清滿臉的笑意在洛真這忽然躥出的一句氣呼呼的大喊麵前立即一頓。嘴角微微**,一見麵就被人叫做壞蛋,一時之間有些愣怔。

目光越過洛真,向著緊隨其後的洛辰望去,顯然想要這個做哥哥的給自己解釋一下自己怎麽得罪這小妮子了。

聽到自家妹妹忽然的生氣之語,洛辰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其中究竟,下一刻臉上頓時就是一黑。幾根黑線,忽然就從額間垂了下來。自己這算不算是躺著都中槍。

目光很有些幽怨的望向自己這個妹妹,上前幾步剛想說些什麽,隻是陡然間身子就是一震。原本還有些玩笑意味的臉色猛的就嚴肅了起來。而一雙星目,霍然盯向了麵前易清一旁的蘇媚身上。

緩緩從懷中拿出法器紫金八卦鏡。此時這塊巴掌大小的紫金八卦鏡,詭異的在洛辰的掌心之中顫動不停。

鏡麵之上金光閃爍,發出一陣陣的清鳴之聲。若不是洛辰緊緊握住,恐怕下一刻就要飛離洛辰的掌心。

見到手中紫金八卦鏡的異動,洛辰的臉色早已經冷峻一片。紫金八卦鏡是茅山法器,有著自己的靈性。

而對於一些陰邪妖物,隻要靠近一定距離,就會自動生出感應。此刻手中紫金八卦鏡的突然異動,分明是來自跟同易清一道前來的這個女孩身上!

“易兄,這?”

審視的目光從麵前蘇媚的身上移開,轉而落在易清的身上。這個女孩是易清帶來的,而以易清展現出來的修為道行,洛辰不相信易清會沒有覺察。因此此時冷峻的眼眸深處,也不由的浮現出一絲的疑惑。

洛辰這突然間的變化,當即令得易清的目光一凝。目光下意識的向著洛辰手中的那紫金八卦鏡望去,閃過一抹火熱。

不愧是茅山派傳承無數年的降妖法器,居然這般靈性十足。不過想起當初小狐狸解封時候自己袖中乾坤中天師法印的變化,可以說自己手中的天師法印也絲毫不差。

心裏忽然就浮現而出這般念頭,卻也隻是一閃而過。望著麵前洛辰那冷峻嚴肅的表情,易清麵色也忽的一沉,下一刻便沉聲向著洛辰問道:“洛兄,你想不相信我?”

洛辰微微有些一愣,沒想到易清忽然回會問這問題,不過見易清那認真的表情,麵色也下意識的一凝,同樣是沉聲答道:“易兄哪裏的話,生死之交,同道之友。易兄的品性自然最信得過。”

聽著洛辰的回答,一抹笑意,也頓時從易清的嘴角起始,快速綻放開來。與此同時,心底深處不覺得鬆了口氣。

洛辰乃是茅山傳人,而茅山派千百年來更是以斬妖除魔聞名。易清還真有點擔心洛辰會在知道蘇媚狐妖的身份之後直接二話不說動手斬妖,到時候自己卻是最不知如何相處了。

此時聽到洛辰的這般回答,若是自己仔細解釋一番,想來洛辰應該能夠明白自己。

眼角這時才瞥見小狐狸此時也是一臉戒備的樣子,一雙眸子緊緊盯著洛辰手中的紫金八卦鏡。那麵小鏡子上傳來的氣息波動,讓得小狐狸心裏猛然一顫,有種發毛的感覺。

腦海中不由得就想起了當初自己貪玩偷跑下山,結果遇到了鍾馗。鍾馗身上也是這樣的可怕氣息,隻是要比這麵小鏡子上更加恐怖。

當時鍾馗二話不說,就用九字真言把自己封印到了一張畫卷當中。如今再次遇到這種氣息,蘇媚體內滾滾的法力猛然就快速轉動起來。

見到兩方都這副樣子做出來,易清也隻有暗暗苦笑一聲。這倒是自己當初沒有考慮清楚了,若是跟隨自己前來的是林衍,那還有這般的麻煩。

不過也心知如今不是做這些無謂想法的時候,易清立即再次出聲,將蘇媚的來曆解釋一番。其中倒也有易清自己的想法,天地萬物生靈各有其道。道家有幾脈一直講究人妖不兩立,修行便是斬妖除魔,易清卻深深不以為然。

“你居然是狐妖!能夠化形的大妖!”

半晌過後,聽完易清的解釋,洛辰臉上猛然就湧現出一股極為震驚的神色。

雙目緊緊盯著麵前這個嬌憐精致的女孩,雖然通過紫金八卦鏡的反應隱隱猜到這個女孩有些問題,卻決然沒有往妖物這方麵去猜測。

在他心裏,這女孩最大的可能便是被一些陰邪的鬼物附身。

居然是妖族!還是能夠完全化形的大妖!

一時之間洛辰隻覺得滿心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對於天地間這等的存在,自己也隻是通過典籍中的隻言片語有著大概的了解。

自從天地靈氣大失,世上生靈能否修煉成妖的便驟然減少,因此幾百年來妖蹤隱遁,不見痕跡。

沒想到突然之間自己麵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妖族,而且是徹徹底底的化形大妖!

“哼!就是個狐狸精!”

了解到蘇媚的底細,洛辰心中震撼一片。不料一旁的洛真忽然就極大聲的嚷了一句,彎彎皺起的柳眉,顯得對眼前這跟在易清身邊的大美女很不舒服。

蘇媚一直戒備著洛辰,見到在易清的解釋下對方身上逐漸減弱下去的氣息,忍不住就輕拍著胸口暗自鬆了口氣。這時聽到洛真說話,頓時露出兩顆銀白的小虎牙,朝著洛真很是嫵媚的一笑。

雖然知道麵前的這個女孩也是一個斬妖除魔的道士,但女性的天性,一眼就將麵前這個女道士看成了敵人。這時候頓時就忍不住去挑釁一下。

當然蘇媚的這番姿態看在洛真的眼裏,又頓時引來了洛真的一聲“狐狸精”。

“洛道長,你們在這啊,讓我一陣好找。我師傅請你們回去吃飯了。”

正在這時,一道喊聲忽然遙遙傳來。眾人抬頭望去,就見到一個極為壯碩的年輕小夥正快速向著這裏奔來。一邊奔跑著,嘴裏更是大聲喊了起來。

而聽到這壯碩小夥的喊話,洛辰兄妹兩人都是不覺得露出一抹笑容:

“是九叔公讓你來的吧。秋生,每次都要讓你跑一趟。”

PS 九叔公、秋生...讓我們記住林正英,記住一眉道長,再次翻起記憶中的《僵屍先生》、《僵屍叔叔》、《靈幻道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