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慘勝

一道粗如水桶,長不知多少丈的巨大閃電,陡然再次從半空中那漩渦深處降下。

九天普化真雷!

恍若張牙舞爪的粗大雷龍,在半空中扭曲蜿蜒。隨著易清的沉聲大喝,瞬間咆哮著向下方的僵屍王俯衝而去。

吼!

見到先前的雷霆再次出現,已經誕生靈智的僵屍王那猩紅的眼眶當中頓時湧出無盡的畏懼之色。向著易清掠去的身形不由自主便是一滯。

仰頭一聲極為淒厲的怒吼,僵屍王眼中的猙獰之色不由更甚。仰著的臉上嘴唇猛的張大開來。盯著頭頂俯衝而下的雷龍,一道水桶般粗細的暗綠色光芒,下一刻陡然從巨大的口中吐出。

此時的僵屍王心知到了危急時刻,再也不做保留,體內那吸收蘊養了無數歲月的陰氣以及屍氣,頓時洶湧而出,凝聚成暗綠色的粗大光束,直直迎上了頭頂處的雷龍。

這道光束極為的粘稠,其中的陰氣、屍氣猶如實質一般。不斷蠕動奔湧,透露出一種極端陰邪卻同樣磅礴無比的氣息。

轟轟轟!

兩者瞬間接觸交擊,一陣陣的轟鳴之聲突兀地就在半空中響起。

一正一邪,一陰一陽,兩種屬性極致的磅礴力量,重重轟擊在一起。仿佛烈火與寒冰的的交鋒一般,頓時互相侵襲消融起來。

“咳咳......”

凝聚出體內最後的法力再次牽引下這道九天普化真雷,易清原本因為傷勢就蒼白一片的麵龐之上陡然慘白無比,忍不住一口鮮血再次吐出。

易清卻顧不得此時自身的眼中傷勢,雙目極力睜大,一眨不眨地盯著僵屍王頭頂上空那兩種力量的交鋒。眼眸之中,此時全是憂慮緊張之色。

本來對於泥宮丸內那神秘道圖中的雷法神通就有些觸及,剛才危機刺激之下,終於捅破了最後一層隔膜,莫名的心神就進入神秘道圖當中感悟起這門雷法神通。

更是在僵屍王進化飛僵最為關鍵的關頭,終於感悟出一絲的玄妙真諦,從而溝通到那冥冥中存在的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留在這天地間的一縷神念。

九天普化真雷!

居然是這門雷法神通!傳聞上古封神之戰後薑子牙手持封神榜代天庭敕封諸神。其中截教三代弟子,商朝太師聞仲被封為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執掌天地雷劫。

比之其他的紫霄神雷、太乙神雷等,這九天普化真雷無疑威勢更加強盛許多。主滅殺,主殺戮!

隻是易清匆忙之間隻領悟了九天普化真雷的一絲玄奧,牽引下的是極其微小的一部分九天雷霆之力。因此現在易清的一顆心陡然懸了起來,雙目緊盯。臉上滿是緊張,又有著一絲絲的期待之色。

畢竟是凶名赫赫的飛僵,即使這僵屍王進化被易清打斷,也已經到達了毛僵的巔峰,算得上是半步飛僵的實力!

因此易清對於此刻的九天普化真雷,猛然就有些擔憂起來。若是沒能重創僵屍王,自己等人再絕無半點反抗之力。恐怕真的就要提前去見三清道尊了。

轟轟轟!

一陣陣沉悶的轟鳴之音,不斷從半空之中傳來。銀色的雷龍猙獰咆哮,龍口瘋狂噬咬而下。剛正赤陽的雷霆之力,快速淨化磨滅著那墨綠色的粗大光束。

轟!

陡然,易清的眼中猛地掠過一抹喜色。隻見雷龍張牙舞爪,此時竟然破開了下方攔住自己的那粘稠光束。立即變得勢如破竹起來,粗壯的龍尾一甩,閃耀起一片刺眼的銀色光華。劈波斬浪一般,再次怒衝而下。

吼!吼!吼!

傾盡全力的抵抗隻是僵持了片刻就被破開,僵屍王的雙目當中立即湧現出一抹濃鬱的驚恐之色。眼見俯衝直下,威勢絲毫不減的雷龍,想也不想,立即將手臂架在了頭頂之上,做著僅有的防護。

雷龍呼吸間撞上下方僵屍王的身軀,一時僵屍王的整個身軀都被籠罩在了熾白的亮銀色雷光電弧當中。

至剛至陽的劫雷之力,瞬間覆蓋住僵屍王,快速磨滅淨化著僵屍王身上的陰邪之力。又以一種霸道的姿態紛紛向著僵屍王的內腑鑽去,侵蝕著僵屍王的至陰本源。

一聲聲的淒慘哀嚎叫聲,立即就從僵屍王的口中冒出。

“全力出手,不要讓僵屍王緩過來!”

眼見僵屍王瞬間重創,洛辰猛然就向著一旁的蘇媚、洛真兩人招呼了一聲。說罷已是率先出手,手中紫金八卦鏡的滅邪金光再次凝聚而出,瞬間射向僵屍王。

“天師法劍,斬妖除魔!”

“天狐滅魂爪!”

洛辰的突然一喝,還停留在震驚當中的蘇媚、洛真兩人立即反應過來。下一刻兩人也立即像洛辰一般,催動著體內殘餘的法力,發出傾力一擊。

趁他病,要他命!

毛僵,尤其是差一點就完全進化成飛僵的毛僵!一說起眾人的頭皮都會忍不住一陣發麻,此刻麵對起來,更加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正是易清突然領悟九天普化真雷神通,重創僵屍王,才讓原本絕望的眾人看到一線生機。此時三人都看出易清明顯再沒有了一絲的戰力。

以僵屍王恐怖的肉軀,這道雷霆並不能徹底將其毀滅。若是讓他緩過來,恐怕真的再沒有一絲的轉折生機!

此時能夠依靠的隻能是趁僵屍王虛弱,拚盡全力攻擊。

此時,不成功,便成仁!

轟轟轟!

三種攻擊,幾乎是不分先後,淩厲地落到僵屍王的身上。頓時便見僵屍王那高大的身體仿佛狂風中落葉一般,猛然晃動起來。

砰砰砰!

陡然僵屍王的身上一陣陣炸響。無數黢黑僵硬的肉塊,突然就從僵屍王的身上飛出。先後接連承受無數道威力強大的攻擊,即使以毛僵巔峰的肉軀,此時終於也堅持不住,全身各處都有炸裂的聲音傳出。

吼!

“攔住他,這家夥想要逃了!”

洛辰一直緊盯著眼前的僵屍王,眼見僵屍王怒吼聲中身形忽然向著山洞洞口躥去,臉上猛然一驚,連忙驚呼出聲。

此時是僵屍王最為虛弱的時候,若不能趁他病要他命,有著天陰屍域作為依仗,隻要修養一些時日,必定能夠順利進化成飛僵。到時候便是天下的大難之日。

“天師法劍,斬妖除魔!”

洛真最先反應過來,手中劍訣一引,變大的金色巨劍陡然一轉,向著僵屍王的腳下疾斬而去。

“天狐金光,畫地為牢!”

一聲嬌喝,蘇媚口中銀牙一咬,凝聚起散落在體內的殘餘法力妖元。龐大的狐尾顯現出來,驀然再次施展出了畫地為牢的神通。

畫地為牢,所畫之地,即為天牢!

“三茅真君,助我降魔。紫金八卦,滅邪金光!”

這時候洛辰的滅邪金光也再次從紫金八卦鏡中激射而出。那金色的光束此時縮小了一倍不止,卻仍舊散發出一股淩厲的氣息。

吼吼吼......

畫地為牢的神通猛然籠罩而下,僵屍王急躥的身形瞬間仿佛撞到了一堵鐵牆上一般,砰的一聲竟是反震倒退了數步。

這時似乎知道自己已經逃脫不掉,僵屍王忽然仰頭就是一聲長長的淒厲怒吼,經久不衰。聲音當中有著無盡的憤恨、不甘之色。

僅僅差了半步,就將成為那縱橫天地的飛僵。可惜當初突破在即引發的聲勢引來了洛辰兄妹的注意,更引來了易清......

一把閃耀著熠熠金光的巨大長劍,瞬間斬落在僵屍王的膝蓋處。

又有一束極為凝聚的金光,瞬間洞穿僵屍王已經殘破不堪的軀體,從心髒位置穿透而出。

僵屍一族,雖然刀槍不入,銅皮鐵骨。心髒,卻仍舊是致命弱點。

PS 天師居然出現了第一位舵主!盟主什麽的青丘是不敢想了,至於舵主以前也沒有妄想過,沒想到驚喜來的如此突然。再次多謝舵主 賦銘越 一直以來的支持!奢望一下第一位堂主,第二、第三位舵主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