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昭舍利

劍指化筆.而法力為墨.

易清麵色一陣凝重.眸中卻是綻放出熠熠神光.緊緊盯著眼前虛空.

右臂擺動之間.劍指在虛空當中連連勾畫.未有絲毫停歇.體內磅礴的法力.似乎泉湧一般.汩汩湧現劍指指尖.

一筆接一筆.照著神秘道圖中的符籙.易清快速繪製起來.

隻是這道符籙顯然並非尋常那些符籙可比.玄奧繁複.無比玄妙.

下方倉嘉活佛三人見得易清劍指在虛空中已是勾畫了三四分鍾.卻未見易清有絲毫停下的跡象.

如是再過了一兩分鍾過後.方才見得易清連連動作的劍指驀然一頓.

劍指一停.易清右手立即便是化掌.向著眼前虛空輕輕一拍.而口中更是陡然爆出一道喝音:

“一符起風.去.”

喝聲剛落.便見易清手掌拍下之處.陡然爆發出無數的璀璨金光.旋即金光收斂.一張長約丈許的金色符籙.突兀的呈現在眾人眼前.

這龐大的金色符籙甫一出現.立即就散發出一種玄奧、勾連天地的氣息.

隨著易清的喝音.猛地一顫.下一刻忽然化作一道金光向著天際躥去.

易清卻是看也沒看這掠上天際的金色符籙.右手再次並作劍指.滿麵凝重的在虛空中繼續舞動起來.

呼呼

不過十息的時間.隻見得以易清所在的九丈法壇為中心.憑空就詭異的生起了一陣陣的風力.

起初不過讓人感覺微風拂麵一般.片刻過後.|風力猛然便是強了起來.更以一種極為迅速的速度向著整個達孜縣擴散出去.

“咦.起風了.達孜縣可是好一陣子沒有風了.”

索|很快便有達孜縣的居民感受到了陣陣涼風.口中皆是詫異的驚呼起來.不過原本熱汗密布的麵龐之上.立即就浮現出一抹舒暢.

易清等人所在的那處山峰之處.見得這詭異生起的大風.即便是倉嘉活佛.眼中也是猛地掠起一陣的驚詫.

目光再次盯住九丈法壇之上的易清.不覺間湧上一絲的期待之色.

而此刻的易清.接連舞動的劍指再次一停.顯然是第二道符籙已經完成.

“二符聚雲.去.”

一如第一道符籙一般.隨著易清再次一喝.碩大的金色符籙立即憑空顯現.隨即化作金光消散在天際.

這次卻連十息的時間也不要.隻見易清所在頭頂原本那萬裏無雲的碧空.在這道金色符籙消失之後.突兀的就出現了一片漆黑的烏雲.

恍若是傾倒了墨汁一般.起初隻是一小片烏雲.幾息的時間.天空之中已是出現了一片片的墨黑.

烏雲翻滾著越聚越多.在這一片藍天白雲之間.仿佛是一處黑洞一般.卻是快速的向著整個達孜縣籠罩過去.

“快看.是烏雲.要下雨了.我們達孜縣終於要下雨了.”

因為先前的大風生起.不堪高溫的達孜縣居民大多來到了戶外.享受大風帶來的涼爽.此刻天空中的異象.立即就被達孜縣的居民發現.

一聲聲滿是驚喜的歡呼.下一刻.猛地就從所有達孜縣的居民口中爆發而出.所有人在瞬間都是抬高了腦袋.仰望著頭頂處那越聚越多的烏雲.

然後所有人便是看到一道碩大的金色符籙.從不知名的一處地方快速升起.向著頭頂上那濃厚的烏雲之中掠去.

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滾滾烏雲之中.

“三符喚雷.去.”

轟隆隆

隨著易清第三次喝音爆出.天際那翻滾不息的層層烏雲當中.猛然就響起一陣陣的轟鳴之聲.

幾息過後.一道道銀色的閃電.似乎狂舞的銀蛇一般.在整片烏雲的下方憑空生成.

起初隻是一兩道.眨眼間烏雲覆蓋之處.已經是遍布銀芒.

而陣陣轟隆隆的雷鳴之聲.更是在瞬間傳遍整個達孜縣.

風起.雲聚.雷生.

望著滿天電閃雷鳴的景象.易清的麵龐之上.卻是沒有顯露出絲毫的欣喜之色.反而愈加的凝重、肅然.

下一刻.易清猛地就從胸腔中吐出一口濁氣.而後仿佛巨鯨吸水一般.深深吸了口氣.

祈雨之術共有四道符籙.第一道起風.第二道聚雲.第三道喚雷.如今易清要完成的便是這最後一道.也是最為關鍵的一道.落雨.

憑借一己之力撼動天象.轉換天氣.這祈雨之術又豈是尋常的神通法術.

更何況易清施術範圍.是整個達孜縣方圓千裏的麵積.更是令得這祈雨之術施展起來難上了數倍不止.

以易清如今的修為法力.施展出前兩道符籙起風聚雲.已是需要傾盡全力而為.而第三道喚雷符.若非易清掌握著九天普華真雷.要成功繪製出來絕非先前顯現的那般簡單.

九天普華真雷乃是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修習的神通.

而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正是上古天庭雷部之主.天庭|搜索看最新|雷部.所司之職便是聚雲生雷.眾所周知的雷公電母.便是雷部眾神之一.

隻是剩下的這一道落雨符籙.易清卻是全無半分把握.

“如今也隻能盡力而為了.”

再次呼出一口氣.望向天際那電閃雷鳴的巨大聲勢.易清立即就斬斷心中雜念.麵色旋即一沉.

下一刻劍指猛然向著眼前虛空一點.體內的法力.再無半點保留.全部湧現指尖.隨著易清劍指劃動.化作朵朵透明蓮花之狀.停駐在虛空之中凝而不散.

此時易清右臂.似乎有著千鈞之重一般.再無之前繪製時表現的那般輕鬆.一筆一畫之間.都顯得異常緩慢.

好在雖是極其的緩慢.易清劍指.卻是從未停頓.頗為吃力的凝神勾畫著.

下方倉嘉活佛三人一直便是注意著易清的一舉一動.此刻見到易清如此.哪裏還不知道易清的艱難之處.登時麵上不覺得就一陣凝重.目光緊緊盯著易清舉動.絲毫不敢有所轉移.

“有點托大了.”

此時的易清.臉上片刻之間已是滲出了一層細膩的汗水.以如今易清的修為.早已寒暑不侵.此刻居然如同受熱的常人一般出汗.

易清所受的壓力.可見一斑.

心中暗暗叫苦一聲.易清卻也明白到了此刻已是騎虎難下的局麵.斷不能就此放棄中斷.

收斂心神.易清猛一咬牙.仿佛是土財主一般.拚命搜刮著體內一絲一毫的法力.然後不敢保留的全部注入指尖.

“四符落雨.給我去.”

一刻鍾之後.易清那一點點緩慢移動的劍指.終於是一頓.旋即易清一掌.猛然就狠狠的拍在眼前虛空之上.

而嘶啞的大喝之聲.旋即在倉嘉活佛三人的耳邊炸響.

此時的易清.麵上早已是大汗滂沱.一陣的通紅.靠的近些似乎能夠感受到那騰騰的熱氣.站在九丈法壇之上.整個身子都顯得有些大擺.

最後這一道落雨符籙.所用的時間是前三道符籙的三四倍之多.更是差點將易清抽成人幹.體內的法力再無一點存餘.

轟隆隆

隨著最後一道金光衝上天際.原本翻湧的烏雲陡然攪動起來.其中雷鳴之聲瞬間大作.無數道雷霆橫亙虛空.轟轟作響.

狂風烏雲.電閃雷鳴.

下一刻.整個達孜縣的上空.突兀的落下一滴滴的雨水.

起初隻是如同牛毛一般細小.片刻過後.已經是形成了鬥大的雨滴.鋪天蓋地的落下達孜縣方圓千裏的饑渴土地.

“下雨了.哈哈.終於下雨了.”

大雨落下.立即就使得地麵之上騰起陣陣煙塵.旋即被雨水衝刷.重新落到地麵之上.塵氣盡散.

本是萎蔫的植被.受到雨水的浸潤.立即就煥發出一層油油的碧綠.體內蜷縮的生機.一下子就擴散出來.彌漫在整個天地之間.

原先站在戶外的那些達孜縣居民.都是一陣的措手不及.被雨水打在身上.隻是沒有一人惱火.感受著落在麵龐之上的清涼之意.驀然就爆發出一陣欣喜若狂的大笑聲.

起初隻是一人.十人.瞬間便是擴散到了百人.千人整個達孜縣.在雨水落下的一瞬間.立即便變得癲狂起來.

“活佛.是尊敬的活佛.為我們祈雨了.”

癲狂過後.不知是誰.突然就雙膝跪在了泥濘的地麵之上.滄桑滿是溝壑的麵龐之上.欣喜感激的淚水縱橫而下.

不過片刻之間.整個達孜縣.便是不約而同有著齊聲的誦佛聲傳出

“活佛.貧道幸不辱命.”

小狐狸一直注意著易清的狀況.眼見得易清脫力.立即就是飛身而起.將易清攙扶著落到地麵之上.

“此次之事.我代整個達孜縣百萬生民感謝施主了.”

倉嘉活佛見得祈雨最後成功.臉上此刻也是浮現出一抹濃濃的欣喜之色.走到易清麵前.立即便是雙掌合十極為感激誠摯的一拜.

聞言易清隻是淡淡一笑.不再說些什麽.

隻是正在這時.遠處天際.卻是陡然傳出一聲驚天巨響.

旋即一股濃鬱的金色光華.猛然就從目光盡頭一處地麵之上衝天而起.瞬間將整片的天際侵染成了一片柔和的金色.

於此同時.陣陣梵音.忽的就是在整個天際之間想起.

“不好.是大昭寺.”

見到這突然出現的異象.原本滿是笑意的倉嘉活佛麵上卻是猛然就是一變.口中一聲驚呼.

卻在這時.天地之間.再次響起一聲尖銳的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