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好大的一隻鶴!

一字一句,隨著超度經文的誦念,可見誦出的經文,都是化作了一個個無形的符文,落在那些白色光團之上。

隨著符文接連不斷的落下,旋即就發覺那些白色光團竟是逐漸的清晰起來,顯現出一個個微小的透明人形。

這些透明人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形體各不相同,俱是隻有巴掌大小的樣子,目中卻是迷茫呆滯一片。

但是在越來越多的符文降落之下,這些人形的目中漸漸的都是開始泛出一絲絲的靈光,並且逐漸的強盛起來。

終於,看上去年紀最小的一道透明人形,忽然就是在半空中對著正在誦念超

度經文的易清,易虛兩人深深一躬,小臉上滿是感激之情。

就仿佛是征兆一般,隨著這道人形的動作,越來越多的人形向著易清兩人深深鞠躬。

雖然不能說話,但是望向易清兩人的目光,卻都是充滿了感激之情。正是這兩位道長,讓自己等人得以超度投胎。

見此情景,易清兩人也是微微一笑。助人超脫,得以往生,此為大功德。當即誦念的聲音愈加的洪亮起來。

終於,幾分鍾過後,這些透明人形的形體逐漸的就是開始潰散了開來。

但是這些亡魂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擔憂畏懼之色,反而盡是一副得以解脫的神情,充滿著喜悅。

“無量天尊!”

等到最後一個亡魂趕赴輪回,易清兩人也是停止了誦念經文。這時的易虛卻是忍不住頗為感慨的道了一聲。

“道長,我們的兒子怎麽樣了?”

見到兩位道長好像是結束的樣子,這時候一旁的王華夫妻兩人終於是忍不住上前輕輕問道。

雖然對於厲鬼和之後的亡魂看不到,但見到那突然出現的金色神將,以及能夠飛到半空中的法印,當場的這些普通人早已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旋即而來的就是對易清兩人的深深敬畏。在他們看來,眼前的這兩位道長都是有道法的神仙樣的人物,是絕對要畢恭畢敬,不能得罪半分的。

“倒是無礙,隻是靈魂有了些許損傷,今後在智力發育方麵要比常人慢上一些了。”

聞言易清也是細細的觀察了那床上的小男孩一番,旋即卻是輕聲說道。

話語中有些可惜的意味,但是在厲鬼上身後仍舊能逃過一劫,相比之下,這些都是小事了。

“啊?那我兒子不是要變成傻子了?”

可是聽到易清這麽一說,王華夫妻兩人當即麵色卻是一頓,忍不住就是叫了起來。那王華妻子說話之間,已是帶上了悲慟的哭音。

“那倒不會,隻能算是大器晚成了。”見此情景,易清隨即就是解釋道。

因為及時,倒沒有變成癡傻這般嚴重,但是在智力發育成熟方麵,無疑會比同齡的人晚上一兩年,甚至是三四年,這時間差卻是做不得準的。

又是淡淡的勸慰了幾句,在所有人的恭送之中,易清隨後就是帶著易虛往觀裏返回而去。

望著這兩道顯得極為年輕的道人身影,身後的所有人卻是沒有絲毫的輕視小看,眼中一片恭敬敬畏。

不僅僅是那神婆,此時經曆了這件事的人,都是記住了齊雲山飛雲觀這六個字。也都已是暗暗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上山到觀裏去拜神求平安。

一路之上,聽著易虛說起自己沒趕到之前發生的一幕幕,易清心裏對於那時自己這二師弟的應對也是頗為的滿意。

雖然就是自己也沒有料到這在自己猜想中的水鬼居然會變成一隻厲鬼,但有驚無險之下,對於易虛的磨煉,倒是更加成功了一些。

瞥見易虛身上那股漸漸出現的真修氣度,易清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

不過十分鍾左右的時間,以兩人真修的腳力,此刻已是看到了山道盡頭那巨大的石質山門。

“師傅,你回來了。”

剛一走到觀前,眼尖的林衍就是發現了易清兩人的回來,急忙跑到易清麵前。不過麵色之上,似乎是有著一些小小的激動,

“師傅,你有沒有發現我們這山上有什麽不一樣?”

不一樣?易清聞言微微一愣,旋即嘴角卻是一撇,自己不過是下山片刻的時間,能有什麽不一樣。目光落在莫名激動興奮著的林衍身上,有些小小的異樣。

雖然自己師傅的那目光就仿佛是在說“悟空,你又調皮了”,但是此刻林衍卻是沒有管這些。下一刻嘴角驀然一咧,直接就是說道:“師傅,你往天看。”

天上?易清聞言也是下意識的抬頭,貌似沒什麽不一樣啊。

不過緊接著目光卻是一凝,直直的定在天空中的那一道翱翔飄逸的身影之上,臉色之上頓時有些震驚,有些欣喜,又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

哪來的這麽大的一隻白鶴!

天空之上,赫然正有隻小牛犢大小的白鶴正在雲海之中愜意飛舞著。

亮白的雙翅伸展開來,竟是將近有三米之長,細長的雙足,優雅異常的脖頸,絕對是與那些電視熒屏中仙鶴的樣子一模一樣。

“這家夥什麽時候出現的?”

見到這麽大的一隻“仙鶴”,易清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濃濃的驚喜。

自從四相鎖靈陣布置完成以來,這齊雲山百裏之內的靈氣就是漸漸地充盈起來,尤其是作為大陣中心的飛雲觀附近,更是靈氣充沛。

但是易清也沒有想到,這充沛的靈氣竟然是連靈禽都吸引了過來。

靈禽!易清眼中的這隻白鶴,能夠長成這麽大的身軀,也不知道是吞吐了多少年的日月精華,山川靈氣,儼然是成精的存在。

當然,精怪當中也並非全會如自己先前遇到的那野狗精一樣的凶煞之流,這大多倒是取決於這些精怪的本體。

而白鶴自古就是修道之人所鍾愛豢養的靈禽,自然是仙家之流。

“就在師傅下山後不久,這家夥就出現了,也不知道是從哪裏飛來的。還真沒見過這麽大的白鶴咧。”

雖然第一次發現之時林衍就是跟著道觀內的其他人一起看了個夠,但是每看一次,仍舊是忍不住心頭的激動振奮。

雖然先前見識過那牛犢大小的野狗精,但是哪能夠跟這仙氣盎然的白鶴想比。有這種“仙鶴”存在,莫名的就是感覺自己是居住在仙境之中一般。

“那這家夥應該不會走了吧。”

易清忽然就是有種被天上落下的餡餅砸中的感覺。自己要營造齊雲道境,沒有一兩隻仙鶴充場麵怎麽行。

乖乖的,說什麽也不能讓這家夥跑了。

“看這架勢,這仙鶴好像是沒有要走的打算。”仰著頭盯著正在雲海中恣意嬉耍的龐大白色身影,林衍也是訥訥地說道。

“那這家夥下來過沒有,不會一直都是在天上飛著吧?”

聞言易清的心裏倒又是立即一喜。心裏頭忽然閃過一道念頭,下一刻看向這仙鶴的目光隱隱間已是有些不善了起來。

“它一來就是飛到了西峰那裏待著就不動了,我們靠近去看它它也不驚走。隻是就在師傅回來前的一刻,它就忽然飛到這天上去了。”

林衍此刻語氣當中也是有著些許的疑惑。

哦?聽到林衍這麽一說,易清也是若有所思的樣子。看來這家夥也是感應到了不是自己的對手,遠遠就躲開了自己。

隻是下一刻,望向那道白色身影,目中又是變得頗為惡狠狠了起來:

“貧道的坐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