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一幕,委實是過於讓人震撼。

由始到終,天比倫連手腳都沒動過,隻是區區兩個字就將號稱“鎮守四方,天下太平”四神獸之一的青龍擊退。雖然在場的神獸及項炎都清楚的知道,這是領域本身能力的特性,但還是不由不被懾服。特別是項炎,他本身也是領域的超能力者,那對領域能力的變化的感受比別人還要強烈上幾分,看到領域竟可達到這般宛如神跡一般的強大,更是驚得目瞪口呆。

“不必驚訝,你也可以做到,甚至有一天還可以遠遠超越我。”仿佛猜到項炎心中所想,天比倫開口輕輕道。

(超越你,我可能嗎)

項炎自忖連那白色巨猿悟空都對付不來,哪裏可能還超越眼前這隨隨便便就能玩殘悟空,一招擊退神獸的“牛人”天比倫呢?

言語間,兩人已經遠遁數百公裏,速度之快簡直匪夷所思。白虎“執武”呆呆地看著,突然開口道:“大哥,我們就這樣放他們離去嗎?”

“東皇早在洪荒時期就是天下皇者,想不到今日仍然是強大的讓人仰望啊。”青龍讚歎道。

在聖州大地,無論妖獸還是人類,都是得天獨厚,各有神通,在漫長的歲月裏,出現過不知多少的絕世強者與天資卓絕之輩,因此達到X級的,無論是妖獸一方,還是人類自己,都不在少數,因此X級對於普通人類來說,或者隻是一個傳說中比較籠統的名字,但對於青龍這般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神獸來說,卻是如數家珍一般了解。X級,並不像ABCD級一般分為上中下階,而是有四個等級,分別是天、地、玄、黃四個境界,其中,又以“天”為最高,而四大神獸如今便是處於天地玄黃的“地”境界的頂峰,離那天極也不過一步之遙而已。

“大哥,大哥,你不要顧著佩服啊,現在我們應該怎麽辦啊。”白虎“執武”是直性子,卻也知道事關重大,不由急道。

“不急,”青龍沉聲道,“娘娘已經來了。”

……

此時,天比倫與項炎早將四神獸遠遠拋在萬裏之外。在那天比倫的領域包容下,雖然此時不知快過那音速多少倍,偏生項炎一點罡風都感覺不到,倒是比坐在飛機裏麵還要舒服上幾分,直讓項炎嘖嘖稱奇。

突然,項炎的見微之眼很敏銳地捕捉到,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陣陣細微的波動,緊接著,還沒等項炎出言提醒天比倫,剛才還是一藍無遮的天空突然變得黯淡下來,然後,一縷縷霞光從天而降,甚至隱隱間還傳來一陣陣妙音梵唱。

“咻”一聲,天比倫極快的去勢硬是立刻停止了下來,兩眼首次有了一絲鄭重。

“嗬嗬,東皇陛下既然有空來到我的地方,怎麽不進我宮殿做客一番呢?”一個悅耳的女聲從四麵八方傳來,讓人摸不清何處。

咋聽這一聲音,項炎心裏沒來由地生出一種親切的感覺,仿佛是嬰兒時母親在一旁哼曲,仿佛是長久出門在外第一次聽到母親的呼喚,一股強烈的思念瞬間占滿了心頭。

“娘娘客氣了,我還有要事在身,就此拜別了。”天比倫一向淡漠傲氣,此時雖然還是言寡語少,卻是鮮有地用上了敬語。

“嗬嗬,不急,我還有些事要與你旁邊的人說呢。”言語落畢,天地忽生異景:天降七色彩雲,地開遍地百花,飛禽走獸,在捕食的,在爭鬥的,紛紛都停了下來,仿佛怕驚擾了某人一樣,隻是朝此靜靜或拜或俯首著。

而在天比倫與項炎的前方,一股薄紗般的塵霧攏聚起來,很快,一個“人影”逐漸顯現了出來。

項炎抬頭望去,不禁呆住了:肌若凝脂,粉光若膩,唇紅齒白,月眉星眸,五官,仿佛集盡天下之美,可以傾倒天下蒼生,身姿,仿佛婀娜妙到毫顛,可以撩起萬物癡迷……好一個可人兒,好一個絕世麗人,好一個……一時之間,“好”字在項炎心中連連響起,隻感千言萬語都無法形容眼前出現的女人的美麗。

“咳。”天比倫咳嗽了一聲,驚醒了項炎,然後才淡淡說道,“天帝有令,命我帶此人速回聖地,所以請娘娘你不要讓我為難才好。”

項炎被天比倫剛故意一咳,才回過神來,忙轉過頭不敢直視眼前絕美之人,但那驚心動魄之美卻如美酒留唇一般,久久縈繞著腦海不肯離去。

“嗬嗬,你待我是一個什麽也不知道的小姑娘麽。”那被天比倫稱為娘娘的女人聲音忽地一正,似乎有了些許惱怒,但卻仍是好聽的如音樂一般,“天帝就是你,你就是天帝,你當我不知麽?”

(什麽)

項炎本來猶自胡思亂想當中,此時一聽天比倫與那娘娘的對話不由驚疑了起來,天比倫不是我的另外一個人格麽,什麽時候又變成了這裏的天帝了。

“天比倫,這究竟是怎麽回事?”項炎心中實在有太多的疑惑,情不自禁地開口問道。

“項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雖然現在你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但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一切的,相信我。”天比倫轉頭望向項炎,麵無表情的臉上露出堅決的神色。

“你……”項炎被說得一愣,轉而想起自己自從八歲起就受盡了嘲弄欺負,正是眼前這發出聲音的主人給於了自己新生,不由點了點頭,“我相信你。

得到了項炎的答複,天比倫才轉頭麵對著那娘娘,“請讓開,呂姽。”

(女媧?呂姽?這是巧合嗎?)

項炎聽到這裏,終於明白自己為何一開始對呂姽這個名字似曾相識的原因,心裏似乎閃過一點東西,卻實在又是抓不住,一時陷入了沉思當中。

“嗬嗬——”呂姽娘娘一聲長笑,“自遠古巫道戰役,世界一分為神州大地與聖州大地,我在這聖州大地也有數萬年的光景了,現在就讓我看看,昔日雄霸一方的巫之天帝的厲害吧。”

一時之間,在那呂姽的天籟笑聲中,風雲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