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月——”

來到那間離HN大學不遠的五星級酒店,項炎便看見了門口站著的一臉焦慮的曦月,趕緊走快了幾步迎了上去。

“啊炎,你總算來了。”眼前的人似乎有著一種凡事都成竹在胸的氣質,莫名就讓人產生一種可以依賴的安全感,曦月一看到項炎的到來,緊皺的眉頭不由舒展了許多。

“發生了什麽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昨晚,師姐她們陪張菡回到酒店,之後,師兄們回去了,但還有一個師姐陪著張菡,但今天起來,那師姐卻發現張菡已經不見了。啊炎,現在怎麽辦?”曦月神情略顯緊張,卻仍然顯得十分冷靜,倒讓項炎暗讚不已。

“我暫時也沒有主意,讓我先去張菡住的房間看看吧,不過你們有沒有報警?”一個明星竟然失蹤在GZ市,這可是驚天大事,一旦報警,哪裏還有項炎插手的餘地。

“沒有,師姐她打了個電話問張菡的經紀人,那經紀人不讓報警。”

一個女星失蹤,先不論她出現在這裏會引起多大的猜測,單單是晚上不見了人,就會讓無數的流言蜚語湧上來,一不小心,恐怕就會將張菡的剛開始不久的演藝生涯毀於一旦,因此那經紀人不讓報警,倒是有些理由,但問題是,演藝生涯難道還要重要過張菡的生命嗎?

想到這裏,項炎暗歎了一聲,“我們進去看看吧。”

走進那張菡昨晚居住的房間,雖然她不過待了一天不到,但項炎那靈敏的鼻子還是嗅到了屬於張菡身上特有的幽香,四處打量了一下,發覺房間裏還有幾個人。

那幾個人正是鄭旭與張菡的表姐張穎,隻見她們一臉沮喪,幾乎是失了魂地坐在地板上,在有人進來的時候眼裏亮了一下,待看清是項炎之後,又很快黯淡了下去。

項炎想要進來看,可不是過來湊湊熱鬧。雖然他不具備敏銳的觀察力以及福爾摩斯那變態的推理能力,但不要忘了,他是超能力者,他雖然用不了領域,但還有見微之眼。

見微之眼,傳說中擁有洞察一切細微變化,看穿一切虛妄的不可思議功效。早在聖州大地的時候,項炎就已經逐漸學會了這能力的不少應用,也驚訝地發現了這能力的不少神奇之處。例如,在項炎達到A級時,使用見微之眼,全力偵察周圍所有一切信息的話,竟然可以看到十秒之後的影像;這,已經不僅僅是看穿一切虛妄,甚至是可以做到預測未來,看穿過去未來曆史了,簡直就是神人一般的手段了。

雖然項炎現在降級到了B級上階,但卻仍然掌握見微之眼的另外一個運用,那就是“還原”。

還原,顧名思義,當某個地方發生了一件事之後,隻要時間不是隔了很久,而且現場保護的好的話,項炎可以通過使用見微之眼,像放電影一樣,看到那個地方過去發生的所有一切。此時,項炎正是打算這樣做找出張菡失蹤的真相。

“還原。”由於“還原”隻能用一次,項炎特意輕輕念了出來加強能力的輸出。

曦月及其他人看不見什麽。但在項炎的眼裏,周圍的一切倏地騰起濃濃的霧氣,以項炎為中心,開始極速的旋繞了起來,待旋了一陣子,霧氣開始變緩,同時也在不斷的彌散變淡中。很快,霧氣一去而空,周圍的擺設還是剛才的擺設,但時間卻來到了晚上。

項炎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鍾,發現正是昨晚的十二點。

“吱呀”一聲,一扇門打了開來,項炎尋聲望去,臉頰霎時變得赤紅起來。

隻見迎麵走來的正是那清純可人的張菡:濕漉漉往下滴水的頭發,被熱氣熏得通紅的小臉,驕人的身材裹在淡黃色的浴巾裏,露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溝及周圍隆起的雪白的肌膚,而那**出來的又長又細的白皙的腿光滑無比,一直延續到接近臀部才重新有了浴巾的遮掩,直讓項炎看的心旌不已,直歎真乃傾國的尤物。

項炎怎麽也想不到自己一開始就看到這樣春光旖旎的畫麵,饒是他的定力鍛煉地無雙,也是不禁吞了吞口水,強行忍住不斷湧上心頭想要一看再看的衝動,將自己的視線扭向了另外一邊。

所幸,接下來,兩位女生倒是沒有了什麽旖旎的行為。張菡跟那師姐一開始還不怎麽了解,顯得有些安靜,但隨後兩人仿佛找到了什麽共同的話題,開始吱吱喳喳地說起來。可憐項炎看著兩個說個不停的女生,心裏不耐,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聽著。

“小菡,你好厲害啊,這麽小就成為了一個歌星,還有這麽多的歌迷,以後一定前途無量啊。”那師姐跟張菡聊了幾句,逐漸變得大膽了起來。

“雖然,當很多人為我的表演歡呼的時候我很高興。可是,當我退出了舞台,卻覺得很空虛。”張菡聽著那師姐的吹捧,笑了笑,搖搖頭道。

“為什麽?”那師姐奇怪地問道。

“因為名氣變得有點大,我已經不能正常去學校了,身邊的朋友也變得越來越少,以前的朋友也不來找我了。而且,”張菡說到這裏眼睛似乎黯淡了幾分,“即使朋友們找我,也是為了要我的簽名和問我的一些私事,我不想這樣啊——”

人怕出名豬怕壯。從來就沒有免費的午餐,有得必有失。既然得到了那絢麗的光環,失去普通人所擁有的各種真實感情恐怕也是難以避免的。項炎心裏嘀咕了幾句,倒也非常理解。

兩女生又談了一陣,直到時針指向了一點的時候,兩人終於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