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風卷雲湧

原本他們的隊伍有將近百人,但隻經過了三天的時間,就銳減到十幾人,而那龍卷風已經成長到令人恐怖的大小。百丈高的它卷起的風沙帶著毀天滅地的衝擊力,在恕瑞瑪肆虐著。

“伊澤瑞爾,你想死別拖著我們。”隻見駱駝上一個中年男子怒聲喝道,旋即便超過了最前麵的金發男子,朝著跟遠處逃去。

而其餘的人,隻是猶豫了片刻,在身後那恐怖的風暴又卷起一層風沙時,便徹底不再理會金發男子,甚至有的人心中還在暗自慶幸,因為下一個死的絕對不會是他 ” 。說不定這恐怖的風在吃了楚寞他們後,就會不在追趕了呢。

這不過這種想法已經在他們還有將近百人的時候,就已經出現過了,但事實是,這股颶風依舊在不知疲倦的追趕著他們,似乎像一個得到玩具的小孩,玩的不亦樂乎。

“快,坐我的駱駝走吧。”說罷,被稱為伊澤瑞爾的家夥便從駱駝上下來,將其讓給了楚寞等人。

原本冷眼看著這些不知廉恥的家夥回露出怎樣的嘴臉,卻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金發男子竟然直接將駱駝讓了出來,要知道按照現在的形式,這就相當與將生命拱手讓與他人。

“那就謝了。”楚寞二話不說,直接將肩膀上的索菲亞扔到駱駝的身上,旋即猛地一拍,駱駝吃疼的猛然起步,朝著遠處跑去。

“楚寞,瑞茲。不要離開我。”

聽到遠處傳來索菲亞的呼喊聲,楚寞隻是微笑著朝她招了招手,旋即便一臉陰沉的看著即將到達身前的龍卷風。

“沒想到你會這麽做。”伊澤瑞爾將頭頂的護目鏡戴在臉上,稍微有些吃驚的說著。

“彼此彼此。”楚寞說道。

這時,那股龍卷風已經卷起層層沙塵,猶如一個巨型的水桶,在快速旋轉的朝著楚寞他們過來。

在強勁的風力作用下,楚寞開始覺得自己的身形有些不穩,於是便將身體往下一沉,其千斤頂讓伊澤瑞爾看他猶如一座巋然不動的大山。而此時的瑞茲已經連忙抓住了楚寞的胳膊。這才沒有被大風刮跑。

此時的伊澤瑞爾卻是最不堪的,隻見他弓著腰,四肢著地,在地上艱難的穩定這身形。相比較楚寞的輕鬆。他所耗費的體力也是極為大的。

這時。龍卷風的已經帶著一股死亡的氣息,將楚寞他們覆蓋,而遠處看到這一幕的索菲亞。卻痛哭流涕起來,雖然跟楚寞他們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卻讓索菲亞漸漸學會了獨立,再也不是那個什麽也不懂的小姑娘了。

而拋棄伊澤瑞爾獨自逃生的其他人,卻是暗自鬆了口氣,要知道這詭異的龍卷風每吞噬一人都會消化一陣,而像這一次一口氣吞了三個人,再怎麽著也給他們留下了充足的時間逃生。

“別哭了,你應該感激他們,否則又怎麽會逃過此節呢。”在駱駝上的中年男子看著悲痛欲絕的索菲亞,開口說著。

“要不是你們非將龍卷風引到我們這裏,現在又怎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索菲亞可是非常清楚當時的情況,眼前這幾個可惡的家夥,就是把龍卷風引來的罪魁禍首。

“誰讓你們來非得來恕瑞瑪沙漠,這裏本來就存在許多詭異的生物,這次隻不過碰巧了,說不定沒有我們,就連你都活不下去。”中年男子理直氣壯的說著,似乎根本就不願對眼前的事情負責。

“混蛋。”勢單力薄的索菲亞隻能咬牙切齒的說著。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好人,這杳無人煙的地方,有你這麽一個小蘿莉,真是忍不住想要人犯罪呀。”中年男子一想到之前來到恕瑞瑪沙漠,不但連寶藏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還無緣無故的損失這麽多手下。

就連準備一會壓榨一下的金發男子,居然選擇在這個時候送死,真讓他覺得伊澤瑞爾根本就是故意的。

本來就氣不打一處來,在看到如此嬌滴滴的索菲亞,心中的邪念驟然升起,看向她的眼神都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你要幹什麽。”索菲亞雖然涉世不深,但這種明顯侵略的眼神如果都看不出來,還不如讓她一頭撞死。

“反正你已經無依無靠了,還不如跟我前往宏偉屏障,上山當壓寨夫人呢。”中年男子心中的想法出現後,便壓製不住心中的蠢蠢欲動,便開始一點點的朝著索菲亞走去。

“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的。”索菲亞慢慢的朝後退去,但在這一望無際的沙漠之中,根本沒有什麽藏身之處。

就在索菲亞走投無路的時候,遠處的龍卷風突然發生了異變,隻見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一層厚厚的烏雲遮蓋,一陣陣恐怖的能量波動從天際間傳來,不斷在擊打著那龍卷風之上。

明亮的金色閃電在龍卷風的內部閃爍著,猶如一條條來回舞動的蛟龍,而那龍卷風似乎想受到了什麽致命的攻擊似的,此時竟然變得狂躁暴動起來。

這一下,竟然快速的朝著中年男子他們所在的區域移動,看的他們眼眶欲裂,不再管什麽壓寨夫人的事情,騎著駱駝焦急的朝著遠處逃去,留下了一臉驚恐的索菲亞。

“這該死的龍卷風,老娘跟你拚了。”索菲亞知道憑借自己的能力,是根本跑不過龍卷風的,因此幹脆直接放棄了逃跑,直接破口大罵著朝龍卷風跑去。

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龍卷風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竟然直接繞開了索菲亞的必經之路,旋即朝著遠處那幾個不斷逃跑的人追去。

“楚寞!瑞茲!你們不要死啊。”

就在索菲亞以為自己即將被龍卷風卷跑的時候,她卻隱約的發現這龍卷風裏麵似乎有他們的身影,雖然比較模糊,但還是比較清楚的認出。

離她遠去的龍卷風,移動的速度更快了,隻是片刻的功夫,便追趕上了那逃跑的人群,而這次,卻將他們全部吞噬到了其中,在柔軟的沙地上形成一道深深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