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雪納瑞之情

這次十米高的巨人隻有一個,但身邊卻有五六個七八米的巨人,緊隨它的左右,但因為樹木遮擋的關係,楚莫沒有看清楚它們的麵貌。

楚莫不是聖人,所以這些人的生死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本來想過來詢問一下他所在的位置,但因為這些巨人的出現,打消了他跟去的念頭。

畢竟現在處於虛弱狀態的楚莫,別說十米巨人了,隻要一個五六米的也能將他打得抱頭鼠竄。

正當楚寞決定轉身離開的時候,一兩聲巨大的爆炸聲傳入他的耳朵,接著,遠處的步伐明顯變得更加慌亂,怒罵聲,咆哮聲混雜在一起,而引起他注意的是,這些人正向著楚寞所在的地方靠近。

“我說你跑的真快,我擦,這是什麽情況”此時,提百萬正好趕了過來,卻突然被遠處熱鬧的場景驚住了,兩秒鍾過後,竟然直接撒腿就往樹林裏鑽。

“我們是到了巨人窩了麽,那些倒黴蛋可撐不了多長時間,趁著現在,抓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提百萬順著楚莫的褲腿,非常無恥的爬到了他的懷裏。

“開什麽玩笑,那裏至少有二十多人,就是站著不動任由巨人吃,也不可能這麽短的時間裏就趕上咱們。”楚莫這時候還想抓一個落單的人,問問怎麽走出這該死的如同迷宮一樣的叢林。

“想抓就抓去,反正都朝你過來了,我先溜了。”提百萬本來以為跟上了楚莫,就能借助他逃離這個地方,哪知道他這麽不開竅,現在了還妄想問路。

而因為楚莫來的時候,硬是憑借強壯的身體在這叢林裏擠出了一條道,導致後麵撤退的人也能暢通無阻的順著這條道逃跑,可這樣一來,追在最後麵的巨人像是有了目標一樣,再也不用四處去抓落單的人類了,直接選擇朝楚莫這邊追來。

“我靠,這些家夥都真機靈。”楚莫看了一眼身後來勢衝衝的人類與巨人,也果斷的跟著提百萬,順著大樹,爬了上去。

“啊”正在繼續往上爬的楚寞突然聽到樹下傳來一聲稚嫩的叫聲,拍了拍一旁的提百萬,示意他往下看看發生了什麽。

“這孩子還真倒黴。”提百萬停止了繼續往上爬的動作,歎息的說道“精疲力盡,被兩隻巨人圍在咱們的樹下麵了。”

雖然被濃密的樹葉阻擋著,但楚寞還是能憑借靈敏的聽覺,清楚的聽到那少年顫抖的聲音,還有自言自語的說著壯膽的話。

而那兩隻巨人,卻沒有急著去分享這美味的午餐,隻是站在少年的麵前,彎著腰一臉好奇的看著他,仿佛是在等待著什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樹下依舊在對峙著,而樹上的楚寞提百萬卻也沒有再往上爬,一是怕驚動而下麵的巨人,二是他們也想弄清下麵到底是什麽情況。

“沙沙沙沙”楚寞敏銳的聽到大樹外圍正有生物在緩緩靠近,通過腳踩地的動靜,可以估計出它有著成噸的重量,兩隻腳踩在鬆軟的由樹葉堆積的地麵上,竟然紋絲不動,而兩邊的樹隨著它的移動,正在劇烈的晃動著,碗口大小的樹枝被它的胳膊直接掃斷,所到之處,一片狼藉。

當這個生物出現時,楚寞居然明顯的感受到在樹下的那兩隻巨人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焦躁不安的站在原地。

“這也是巨人麽?怎麽渾身都張著毛啊,特別是它腦袋上的兩隻牛角,如果在那把大斧子,活脫脫就是牛魔王的翻版啊。”提百萬咽了口唾沫,小聲的說道。

“你能看的見?”楚莫有些鬱悶的撥開擋在臉前茂密的樹葉,卻發現前麵隻是有更多的樹葉在等著他。

“當然是借助的這個了。”提百萬指著戴在眼上的透視儀,對著楚莫說著。

“給我拿來。”說罷,楚莫一把將透視儀搶了過來,卻悲劇的發現,根本戴不上。

提百萬將他手中的透視儀重新戴在眼上,驕傲的說道:”主神出品的東西都是量身定做的,這可是我拚了老命才換來的稀奇玩意。”

這時,在樹下本來就神經緊張的少年,此時看到高十米,直立行走的牛頭巨人,立馬嚇得一屁股坐在大樹前,非常不明智的舉起手中的標槍,對著那怪物就是一扔,而那怪物隻是將手臂置於臉前,輕而易舉的擋住眼前的標槍,原本可以刺穿狗熊厚實毛皮的標槍,隻在牛頭巨人的身上劃出一道淺淺的痕跡。

這時,其中一隻單膝跪下的巨人,看到少年竟敢衝著牛頭巨人進攻,這對於將它視為至高存在的巨人來說,是不能忍受的。於是突然的向少年衝去。

這毫無征兆的進攻,讓楚莫一愣,就在那殺人無數的拳頭即將砸爛少年的身體時,一直站在原地的牛頭巨人卻以超出常人三倍的速度,一腳將那隻巨人踢翻在地,隨後又瘋狂的舉起雙手在其身上瘋狂的擊打著。

那原本可以恢複的身體,硬是讓牛頭巨人給打成了一灘汙水,接二連三的蒸汽爆炸之後,牛頭巨人毫發無損的站在汙水之上,雙手捶胸,仰頭大叫。

另一隻巨人此時已經將整個身子伏在地上,瑟瑟發抖,而牛頭巨人此時才轉過身看著已經癱軟的少年,發出滋滋的喘息聲,嘴微微張著,哈喇子順著嘴流了一地,儼然已經將少年當成它的盤中餐。

少年惶恐的抽吸聲和極快跳動的心髒聲像一把尖刀狠狠刺在楚寞的胸口,他用右手摸了摸後腦,兩個眉尖因為思想的鬥爭而狠狠的連在了一起,最後,他輕微的歎了口氣。

“別,我一看你這表情,就知道你又開始發善心了”提百萬看著正轉頭看它的楚寞,慢慢的將眼上的透視儀摘下,右手往後腰掏去,接著說道“在野外求生的兩年,你居然會為一條垂死的雪納瑞挺身而出,獨自麵對四階魔獸,那狗不還是死了麽。”

“我知道啊”楚寞也開始準備著即將的惡戰,繼續說道“就再讓我任性一次吧,雖然那會我躺在床上整整一個月不能動彈,但那條狗是我在野外兩年裏,除你之外,唯一見到的一個有情感的生物,那求生的欲望以及最後悲哀的眼神,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久久在我腦海裏不能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