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柳如眉低聲打斷墨啟修的失神。這還沒看見容貌,就被迷惑成這樣。這越國公主還真是個妖媚狐狸。

墨啟修意識到自己的失神,有些難堪。台下畢竟是寒王王妃,試圖不被察覺。墨啟修低聲問道:“素聞越國凝芙公主花容月貌,今日嫁為寒王妃。不如讓我們蜀國一睹芳容月貌,如何?”

墨啟修隻想對那張臉一探究竟,顧不得柳如眉的提醒。他命令慕凝芙抬頭,那熟悉又魅惑的感覺攪得他心癢難耐。

“臣妾不敢當,隻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外人誇讚臣妾沉靜賢淑罷了。”慕凝芙知道墨啟修沉不住氣了,她緩緩抬起一張臉,震驚了所有人。當然,除了正在吃綠豆糕的寒王。

所有的一切都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她看見所有的驚訝和震驚。這張臉似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算算年紀。自己當初也不過是在這個時候奪得桃花仙子,成為蜀國第一美人的。也正是這個時候,墨啟修沉醉於自己,欺騙自己,他在乎的不過是一張臉。

如今高高在上的墨啟修慵懶的倚在金光閃閃的龍椅,帝王般的威嚴都蓋不住他身上的陰險狡詐,蛇蠍心腸。居高臨下望著慕凝芙,慕凝芙隻感覺惡心,這樣一個男人,自己當初如何愛的那樣深,真心相負,卻所托非人。

鳳椅上的柳如眉似是比以前還要雍容華貴,身著鳳袍,鳳儀萬千。隻是她知道墨啟修的太多秘密,憑墨啟修的奸詐無情,她在這個位子坐不久的。

“啊……啊……招娣娘……。”柳如眉的貼身丫鬟倚梅,此刻像發了瘋一樣指著慕凝

芙,顫顫巍巍開口。手中的茶杯一個不小心打翻在地。

“奴婢該死,奴婢該死。”倚梅回過神,雙膝跪地,連連磕頭。

墨啟修黑眸一閃,殺機頓現。這個女人不能留了,眼瞳愈來愈深,讓人看不透徹。

“啪。”倚梅臉上浮上五道血紅指印,力氣之大。倚梅的頭重重撞向身側的柱子,鮮血流淌。

“該死的丫鬟,一點小事都做不好。還不快退下。”柳如眉脾氣暴力,大聲嗬斥。若是等到皇上開口,怕是倚梅的命等不到散席。

“是,是。”倚梅領了命,便一路小跑腿下了。

很好,這便是我慕凝芙想要的結果。剛剛墨啟修殺氣頓現,慕凝芙知道墨啟修容放不下倚梅了,他是那樣的小心謹慎,敏感慎微。他是不會讓一個丫鬟壞了他的事的。

“你便是越國慕凝芙?”墨啟修斂了眼底的震驚和殺氣,眼神犀利陰鷙。“果然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

“臣妾不敢當,隻是世人過於讚歎罷了。”慕凝芙恭敬回答,她知道墨啟修起了疑心。

“王妃過於謙虛,時間不早了,開宴。王妃請落座。”慕凝芙得令起身,走向墨錦寒身旁的位置。

墨錦寒一臉厭惡,生怕慕凝芙離他太近。慕凝芙隻當沒聽見,不讓坐在他身邊。慕凝芙也卻是沒地方可以去,這墨錦寒一副上好的皮囊,偏偏做個傻子都不招人喜歡。

“王妃可曾來過蜀國?”墨啟修看似無意,卻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意思是想確認慕凝芙究竟是誰,可是他忘了。真正的葉妙璃

死之前是一張醜陋的臉。

“臣妾自幼長在宮中,市井街頭很少去。蜀國此次是第一次來。”慕凝芙裝作不懂,認真回答。

“這樣皇叔你可要好好帶王妃四處轉轉,我們蜀國如今可是兵力昌盛,繁華盛世。”這樣一句普通的話,墨啟修都不忘羞辱莫凝芙一番,提醒她是戰敗國的犧牲品。

“知道了,我會帶她去的。”依舊是不情願的表情,可是慕凝芙就是討厭不起來這個王爺,所幸無視。

筵席上,墨啟修和柳如眉恩愛非凡,對墨錦寒也尊敬有加。一場筵席看上去平靜祥和,背地卻暗流湧動,各懷鬼胎。慕凝芙知道,墨啟修最是會表裏不一,表麵功夫做足,隻是掩人耳目。

蜀國後宮。

“把倚梅那丫鬟押來。”墨啟修黒眸一黯,殺機頓現,柳如眉暗呼不好。肅殺的氣息在後宮彌漫,冰冷駭人。

“皇上,請您饒倚梅一命。”柳如眉撲通跪下,眼裏飽含熱淚。“倚梅是臣妾從府裏帶來的,從小和臣妾一同長大。求皇上饒倚梅一命。”

“饒她一命?不過是個丫鬟,難道我要讓她壞了我的大事?”墨啟修向前一跨,手指如鉗卡在柳如眉的雪頸上。冰冷的黑眸赤紅如荼,如同地獄來的嗜血魔鬼。

“皇上,皇上……”柳如眉感覺胸似浸灌進海水,難受的幾欲窒息。“皇上,皇上,求求你看在丞相的麵子上……”

“丞相?你是在提醒朕沒有丞相,朕便坐不上皇位嗎?”墨啟修的力度逐漸增大,眼中燃氣熊熊巨火,欲將柳如眉活活焚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