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寒王見到今日大哥成親會不會也有著一些感觸?”慕凝芙在回去的路上不經意的問著,自己也不知道是有心的還是無意之舉。

墨錦寒和桑圖挨著走著,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慕凝芙的問題。還會那樣的走著,一副淡然的樣子。他方才之所以會笑著之桃,是因為不遠處看著有幾個小孩子在秋千架上嬉戲著。那樣的場景,總是叫他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自個兒兒時的模樣,他也曾那樣坐在秋千架上,繁華落滿地,額娘在後麵推著。

桑圖看向墨錦寒所望著的地方,自知是什麽緣故才會使得墨錦寒發怔。回答著慕凝芙說:“王妃可知道寒王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那秋千架了?”

“哦,是嗎?”

前世的她還是葉妙璃的時候,曾經被別人推著,那時候坐上秋千也好,就是不坐上秋千架,那也是感覺和墨啟修在一塊兒就是天堂的。隻是他們曾經親手就將她推向了地獄邊緣,秋千架,那隻是一個寄托了幻想的地方。

慕凝芙順著墨錦寒的目光所在之處,看過去。是幾個孩童在嬤嬤的看護下,玩鬧著,在秋千上的是一個女孩,還有幾個小男孩在一旁說笑著。那個女孩在秋千上搖擺著,身上的衣裙飄忽著,隨風擺動。

笑聲宛若鈴聲一般的傳到了慕凝芙的耳邊,慕凝芙都忍不住的說道:“好一副和諧的秋景圖,還有孩童天真的笑。隻是如今物是人非了,就是有再多的追悔,那也是無所安放的了。”

“王妃是不是也想去對麵秋千架上玩?和本王一塊兒去吧。”

墨錦寒回過頭,對著慕凝芙說道。

慈善寺的慕凝芙滿腦子回想的盡是曾經的事情,那些歡快的難過的,都在腦子裏回放著。還有之前在蜀國的宮中,還是墨啟修妃子的她,總是隻能在背後看著後宮之中的勾心鬥角。以至於第一次看見柳如眉因為厭惡煙嬪的孩子,將她推入了秋千架下。

之後冠冕堂皇的說著,是自己看見了那孩子掉下來,還假意的在一旁聲淚俱下的。沒有人說破事情的真相,因為就連墨啟修都會絲毫懷疑都沒有的。如今想來,安歇都已經成了過往雲煙了,隻是還是會因為觸景而傷情。

“寒王說出來了,凝芙沒有什麽理由來拒絕的。走吧。”

之桃和桑圖會意的就跟著走在了後麵,看著前麵的寒王還有王妃。桑圖不禁說著:“其實寒王和王妃也算是天作之合的了,郎才女貌的甚是搭配。之桃姑娘認為呢?”

之桃笑了一下說著:“之桃也會這麽想的,雖然有的時候寒王確實會讓公主很不開心,但是大多時候寒王還是挺好的。就算是異於常人,終究是要比那些有心機的人好些。”

桑圖隻是聽著之桃所說的話,她還不知道的是寒王並非如她所看見的那般癡傻,桑圖擔心的是王妃知道了之後,會不會因為寒王

的隱瞞鬧出什麽事情來。不過那些寒王自個兒應該也會有打算的,不需要他操太多的心。

“王妃也喜歡玩秋千麽?”墨錦寒開口問著慕凝芙,看著慕凝芙向往的眼神,墨錦寒知道應該也是有些心思的。

慕凝芙看著那幾個小孩,對著墨錦寒說著:“是啊,隻是凝芙沒有想到寒王竟也喜歡這個東西。”

正準備上前的時候,一旁的嬤嬤朝著慕凝芙還有墨錦寒兩人問安。並且用手抓住了秋千架上的繩子,對著那幾個孩子說:“寒王和公主來了,你們不能在這兒打鬧了。還是回去吧,下次嬤嬤再帶著你們過來玩。”

慕凝芙看著那個正在興頭上的小女孩,笑著,女孩也是看見了慕凝芙。眼前這位如神仙姐姐一般的公主,還真的是比額娘要好看多了。女孩停了下來,就走到慕凝芙額身邊,抓著她的衣裳說著:“你就是越國的公主嗎?我聽額娘說過你。”

“哦?你額娘說我做什麽?”慕凝芙疑惑的說著。

墨錦寒看著那個可愛的孩子,臉頰還有些紅,很是可愛。小女孩說著:“額娘說凝芙公主就是越國最美的女子,所以海棠也想要成為像公主那樣美的女子。而且額娘說公主為了越國嫁到了蜀國去,是很偉大的。”

慕凝芙心愛的就撫摸著女孩的頭,頭發很長了,如青絲一般的綁著發髻在後麵,還有著一個夾著花的木夾子在上麵。越國的人難道都認為她是為了越國才會嫁到蜀國去的嗎?再看看墨錦寒,他已經坐上了秋千架。

旁邊那兩個小男孩還算是比較調皮的,就笑著墨錦寒說:“寒王羞羞,這麽大了還要坐秋千。”

慕凝芙馬上就走過去看著那兩個小男孩,嬤嬤總以為是公主要生氣了。馬上就把小男孩拉到了自己的身邊,一邊還對著慕凝芙說:“公主不要見怪,小孩子平日裏也沒有 教好,因此若是有冒犯了公主的地方,還請多多諒解啊。”

“嬤嬤放心好了,凝芙不會怪罪小孩子的。隻是寒王現在想坐秋千罷了,還請嬤嬤先帶著孩子過去吧。”

嬤嬤就帶著孩子們離開了,慕凝芙和墨錦寒兩個人在秋千架上,一人坐著一個。時光若是能夠長久,那自然是她所期盼的。隻是事無圓滿,總是要回到現實中。

她還是寒王妃,還是要回到蜀國去。還是要麵對著墨啟修,隻要他墨啟修一日不倒,慕凝芙心中就不會罷休的。寒王呢?縱然是再知性至情,那也是不能夠給慕凝芙她想要的。

“寒王可喜歡這樣的時刻?”

聽著慕凝芙的問題,墨錦寒愣了一下,倏地就從秋千上下來了。他一時之間忘記了她和他之間的糾葛,即便是現在是在越國,他還是沒有忘記之前慕凝芙在蜀國的時候,就頻繁的入宮和墨啟修見麵,還有那個叫洛川景的。他是楚國的皇子,他們還曾經謀劃著要私奔。

還有慕凝芙夢囈的時候所說到的孩子,這些一日沒有弄清楚,他們就沒有辦法坦誠相待。墨錦寒就做不到對她毫無隱瞞。

“王妃若是喜歡,就在這兒玩著。我和桑圖就先回去了。”

看著墨錦寒走的時候給她留下的背影,慕凝芙頓時覺著心裏很失落。她在乎他嗎?不會的,慕凝芙對墨錦寒隻是一種聯姻的關係,不管墨錦寒是怎麽看自己的,慕凝芙還是一個人,什麽都隻是一個人。

“公主,你是不是說了什麽不該說的話?讓寒王生氣了?”

哼,不該說的話?倘若就連一句問候的話語都是不該說的,那麽還有什麽情誼可言?這樣也好,無牽無掛的,更加不必要太多的去在意著他。墨錦寒,會不會有一天奇跡會出現?你也可以給我一個懷抱,告訴我慕凝芙有慕凝芙的活法。

慕凝芙仰頭看著蕭瑟的天空,口中感歎著說:“好一個天涼的秋啊。之桃慕青呢?難道回了越國她就要跟著大哥去了嗎?”

自從回到越國之後,慕青就一直不見人。慕鴻天那邊正忙著和郡主成婚的事情,慕青就算是之前是跟著慕鴻天的侍女,但是成親一事,慕青也會幫不上什麽的。

“公主,最近之桃也會不見慕青的人影啊。要不?公主找個機會去問問大皇子看看,是否派慕青出去了?”之桃如實的說著。

“是啊,慕青不在。我們也回去吧,冷了。”

慕凝芙從秋千架上緩緩的走下來,繞翠宮不知道為何,總是很陰冷。

柔兮因為已經和慕鴻天拜堂成親了,也行了祭祀的禮了。因此就沒有住在和慕凝芙他們挨著的宮殿了,搬進了慕鴻天的府邸。

洞房花燭,良宵苦短。隻是一對新人此時隻能夠麵麵相覷的看著對方,他們還有一些話需要說出口的。最後還是慕鴻天先開口了。

“柔兮,你遠嫁到越國來,我定然不想辜負你的。隻是眼下越國的處境你也是知道的,所以還希望你能夠體諒著我,可能有時候會顧不上你。”

慕鴻天說著,他隻是覺著要一吐為快。之前他心底是不願意就這麽因為兩國之間的事情,就把自己的姻緣也牽扯進去的。但是這些他並未告訴柔兮,近段日子看著柔兮也是知書達理的。

柔兮的喜帕還在蓋著,沒有人去掀開。慕鴻天也沒有,而是坐在離著她很遠的桌子旁邊,偶爾喝一口酒。良宵?就是這般慢慢熬。

“大皇子說笑了,柔兮並不是什麽名門大戶家的嫡生女,能夠遠嫁給皇子就是以後總緣分了。柔兮自知沒有資格要求大皇子什麽,但是隻有一個,柔兮隻是希望大皇子今後可以多看看柔兮幾眼,就足夠了。”

嗬,多看她幾眼?對慕鴻天而言,他心中所想的皆是關乎越國如何再度崛起的事情,男女私情他從未動心想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