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兩人被關在昏暗的倉庫不知過了多久,倉庫裏出奇的安靜隻能聽見李小白和蕭菲菲的呼吸聲。

鐵門再次打開,這次進來的是那個矮胖的男人。

蕭菲菲輕聲在蕭菲菲耳邊說了一句,兩人閉眼假裝睡覺。

矮胖男人嘴裏叼著煙在兩人麵前轉悠,見她們睡著了忽的蹲在蕭菲菲的眼前,伸出肥碩肮髒的手想要去摸蕭菲菲的臉。

眼看那肮髒的手就要觸到蕭菲菲白皙的臉,矮胖的男人被猛烈一撞“哎呦”一聲倒在地上。

李小白狠狠的瞪著那個矮胖男人“她也是你能碰的。”

矮胖男人被李小白一撞,氣不打一處來,又看李小白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如今李小白被繩子捆著身體受到限製,可依舊十分的護著蕭菲菲。

“王八羔子,被綁了還敢衝撞老子,皮癢了。”

說著隨手撿起地上的木棍,掄打在李小白的身上。

李小白擋在蕭菲菲身前挨了幾棍子“別打了,別打她。”蕭菲菲失聲大叫。

門外的人似乎聽到了裏頭的動靜,打開鐵門走進來了。

“胖子,你幹什麽?”瘦個子男人喝道。

李小白頂著身上的疼痛站起來,趁矮胖男人愣神的時候猛地踹了矮胖男人一腳,將矮胖男人踹到在地後又上前猛踢了幾下。

站在門口的瘦個子男人趕忙阻止李小白,將李小白推到在地上“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抽出身後的刀子抵在李小白的胸前。

那矮胖子被李小白踢到了下、體疼的“嗷嗷”直叫,“tmd,我要打死這小娘們。”

“你給我少惹事,收起你那齷蹉的心思。”瘦個子男人輕斥道。“不爭氣的東西,你給我滾出去。”

那矮胖男人受了教訓一臉不服氣卻又無可奈何,衝著李小白吐了口唾沫後憤憤的走了出去,樣子極為狼狽。

瘦個子男人見胖子走後又大量了李小白幾眼“你也給我小心了,不然有你好看,第一個就拿你開刀。”說著收了刀子再不看兩人一眼走了出去。

鐵門再次關上,李小白見瘦男人走後才手氣淩厲的氣勢整個人虛脫般倒在蕭菲菲的身上,剛才矮胖男人的那幾棍子是打的狠了,李小白渾身都疼。

“小白。”蕭菲菲幽幽的抽泣。

“菲菲別哭,我不疼。”李小白路出勉強的微笑。

怎麽會不疼呢,蕭菲菲都快嚇死了。

蕭父和單邢一直為是否報警這件事上爭執不下,蕭父不同意報警,綁匪若是知道了他們報警會不會對蕭菲菲不利。

“伯父這件事需要警方的協助,不然時間拖得越久對菲菲她們來說越是危險。”單邢說道。

“你說的倒是輕巧,要不是因為你我們菲菲也不會被綁架,這一切都是你害的。”蕭父憤然。

“好了,這個時候說這些又有什麽用,我隻要我的女兒平安。”蕭母擔心女兒的安慰,急的直掉淚。

“我知道這是我的過失,隻要菲菲她們平安我願意不惜任何代價。我會先穩住歐尚的那些老家夥,至於是否要報警還是請伯父考慮清楚。”

蕭父做了一番思想鬥爭之後還是選擇了報警。

警方在接到蕭父的報案後立馬展開了偵查,顧慮到本案的特殊性警方也對此案件做了保密的工作。

蕭菲菲在被綁架時曾經呼喊,所以警方很快找到了當時的目擊證人,他將自己所看到的事一一告知了警方。

綁架蕭菲菲和李小白的一共有三人,他們開著一輛藍色的麵包車。

根據目擊者所提供的資料,警方又快速的調看了案發當日附近的監控錄像,最後在錄像中找到了這輛麵包車。

根據麵包車最後出現的畫麵,警方猜測綁匪的藏匿地點可能在城北工業區,隻是城北工業區位置麵積很大,想要找到人質被藏在哪裏又不驚動綁匪有些難度。

蕭菲菲和李小白渾渾噩噩的也並不清楚具體的時間,李小白仔細觀察後發現她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逃出去,這個倉庫四麵都是牆唯一的出口就是那個鐵門,可是那鐵門是由外麵鎖的。

“小白,我好難受。”蕭菲菲說道。

“怎麽了菲菲?”李小白問。

“好疼,手好疼。”

李小白讓蕭菲菲轉過身,果然蕭菲菲的手被綁的久了,勒出了一道道血痕。

“你忍一忍,我幫你解開。”繩子綁的緊,李小白的手也不能動隻能靠牙齒咬開。

被綁了許久的雙手終於有了自有,蕭菲菲也替李小白解開了繩子。

李小白活動了一下手腕,還真的挺疼。

“小白,我看看你的臉。”蕭菲菲伸手碰了碰李小白發青的臉頰。

李小白躲了躲“我沒事兒。”

微笑著將蕭菲菲摟在懷裏“我要是毀容了你會嫌棄我麽?”李小白開玩笑道,現在也隻能這般苦中作樂。

“不會,你變成什麽樣我都不會嫌你的。”蕭菲菲趕緊搖頭,認真的說道。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等我們出去了你可不能嫌棄我的臉變成豬頭。”李小白又道。

“嗯,我不嫌棄。隻是小白,我們還能出去麽?”

“一定能。”李小白說道。

倉庫裏再次陷入一片安靜,李小白隱約聽到鐵門外頭有聲響,趕緊將繩子扯回來綁在自己和蕭菲菲的身後,兩人靠著牆角坐著為了不讓人發現繩子已經被她們解開。

瘦個子男人是給李小白和蕭菲菲送吃的,依舊是兩個麵包。

瘦個子男人一直盯著兩人看,蕭菲菲被他瞧得有些緊張,身子不由的往李小白的身邊靠。

瘦個子男人放下麵包探出身子想要要檢查兩人的繩子,李小白和蕭菲菲心裏皆是緊張萬分,李小白的手在後頭摸索,最後摸到了一根木棍。

正是那個矮胖男人曾經打過李小白的那根木棍。

李小白淚汗直冒,或許這也是一次逃出去的機會。

“不好了哥,大事不好了。”就在瘦個子男人探到李小白身後的時候那個矮胖的男人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

“什麽事。”瘦個子男人問道。

“警察,我剛才從外麵回來看到外頭有警車。”矮胖子男人見到警察嚇得腿發軟。

李小白和蕭菲菲聽到矮胖子說警車,心裏燃起了希望。

“帶她們走。”瘦個子男人說道。

在警察來到這裏之前必須要帶著李小白和蕭菲菲離開。

“就是現在。”李小白在蕭菲菲耳邊說。

李小白鬆開了手上的繩子,撿起棍子打在瘦個子男人的頭上。

因為發現有警察而慌了手腳的兩個綁匪沒想到李小白已經解開了繩子,瘦個子男人被一棍子打蒙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那矮胖子男人也被李小白的行為嚇了一跳。

不容李小白多想,她拉起蕭菲菲就要往外逃。

矮胖子男人已經反應過來,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李小白將蕭菲菲往外推“菲菲,你先跑。”自己則是和矮胖子男人扭打在一起。

矮胖子男人吃過李小白的虧,又被李小白踹過,新仇加舊恨出手要比之前還要狠絕。

李小白氣力再大也打不過男人,況且被綁了這麽久力氣不足,很快就落了下風,被矮胖子男人掐著脖子喘不過氣來。

蕭菲菲急的撲在男人的身上,大小姐本身就沒多大力氣,她隻能用咬的,狠狠的咬在矮胖子男人的背上。

“啊”矮胖子男人吃疼,猛地往後甩手,蕭菲菲被他甩在地上。

矮胖子男人怒不可遏,抽出藏在身後匕首往蕭菲菲走去。

李小白扶著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氣,掙紮的站起來。

矮胖子男人麵目猙獰的靠近些蕭菲菲,蕭菲菲爬不起來隻能慢慢的往後挪。

“臭女人,敢咬我,去死吧。”說著就紮向了蕭菲菲。

蕭菲菲嚇得閉上眼,預想的疼感沒有襲來,蕭菲菲睜開眼看到李小白擋在了自己的身前,她的背上插著一把匕首。

“啊,小白。”

“找死啊你。”

矮胖子拔出李小白背後的匕首,眼看第二刀就要落下,李小白奮力的一腳踢在矮胖男人的膝蓋上。

矮胖男人被李小白踢倒摔在地上。

蕭菲菲扶著李小白起來,兩人跑出倉庫。

血沿著李小白的背一直往外流,蕭菲菲邊哭邊扶著李小白往外走。

“小白你會沒事的,我們一定能逃出去。”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蕭菲菲往後一看,是那個矮胖子男人追來了。

矮胖子男人紅了眼,今天自己非殺了這兩個女人不可。

他扯住了蕭菲菲的頭發往後拉,蕭菲菲被他拉倒在地,連帶著受了傷的李小白也摔在地上。

身受重傷的李小白不知哪來的力氣撲向矮胖的男人,兩人再次扭打在一起,李小白將矮胖的男人推到欄杆的邊上遠離蕭菲菲。

兩人在二樓的欄杆邊撕扯扭打,渾身是血的李小白腳步變得虛浮,力氣也一點一點的消失殆盡。

“啊!”就算是和這個男人同歸於盡也不能讓他傷害蕭菲菲,李小白使出最後的力氣推著那個矮胖的男人往破舊的欄杆倒去。

“不要啊,小白。”蕭菲菲眼睜睜的看著李小白和那個男人從二樓的摔了下去。

安靜的醫院長廊,在長廊盡頭的一間病房內幾個人眉頭緊縮,連帶呼吸聲都是沉重的。

李小白就這樣靜靜的躺在病床上,慘白布滿傷痕的麵容沒有了以往的生氣。

“菲菲,你已經守了兩天了,先回去休息,這裏有我們。”許萍勸道。

這兩天裏蕭菲菲寸步不離的守在李小白的床前不曾離開,原本就虛弱的身子越發吃不消。

蕭菲菲沒有回應,隻是一眨不眨的看著病床上的李小白。

醫生說李小白全身多處骨折又因為失血過多所以導致昏迷。

見蕭菲菲沒有反應在場的人又是深深的無奈。

蕭父歎著起走出了病房,單邢跟在蕭父的身後。

“伯父。”單邢說道。

“我知道你要說什麽,所有的事還是等那小姑娘醒了以後再說。”蕭父搖頭道。

方愛坐在病床的沙發上,李大白安撫著她“放心,小白一定會醒來的,她知道我們這麽多人等她醒來。”說著說著自己也難掩悲傷。

薇薇和藍若陪著李大白和方愛先回家,兩老這幾天為著李小白的事憂心焦急。

蕭菲菲執意不肯離開,她要在李小白醒來時第一眼就看到自己,所以她不走。

蕭菲菲一直握著李小白的手,在她耳邊輕聲說著話,她不管李小白是否能聽見,她隻是想要告訴李小白她愛她,很愛很愛。

在看到李小白和那個男人一起跌落的那一刻蕭菲菲覺得自己的心跳也停止了,若是李小白有個三長兩短她也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小白有你就有我,所以你一定要為了我醒過來好不好。”

李小白做了很長很長的一個夢,夢見自己小時候調皮搗蛋被方愛女士狠狠的揍了一頓,夢見李大白帶著自己去遊樂園耍賴非要李大白給她買雪糕。

夢見和許萍姐姐一起上學,許萍姐姐總是會給自己買各種各樣的好吃的,夢見和薇薇、小新他們一起去探險,一起去漂流野營。

最後李小白又夢見自己去爬山看日出,她的身邊站著一個女孩,她很親切的喊著自己的名字“小白,小白”

可是李小白看不清她的臉,李小白想要看清她的臉,可是那個女孩嬉笑著跑開,李小白努力的追隨著女孩的腳步可是女孩卻越走越遠,越走越遠。

李小白感到害怕和不安,不要,不要走。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不要走,不要走了,那邊是懸崖,不要走!

“啊”看到那個女孩掉下了懸崖,李小白嚇得大喊“菲菲,菲菲”

“小白,小白。”蕭菲菲感受到李小白手指的顫動。

李小白緩緩的睜開眼,她終於看清了女孩的麵容。

蕭菲菲眼含熱淚的望著李小白“小白,你終於醒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我的。”

到此算是完了。

有點小強迫症喜歡在六十章完結,稍後還有幾篇番外會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