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股殺氣又一次傳來,七寶被嚇了一跳。

說到底,不管怎麽樣他還隻是個小孩子。

雖然跟著九狐仙人學了一些騙人的幻術,也學了一些憑空編故事的本事,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道理,但歸根結底還是個小孩子。

小孩子的本能告訴他,現在有危險。

眼前這個女人很危險,危險到致命。

尤其是剛才,那股濃濃的殺氣早已經超過了剛才,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他早已經被這個鬼一般的女人殺死好幾次了。

七寶一直覺得,九狐仙人最大的失誤就是錯將騙人的幻術傳給他,而不是教給他武功或者醫術,這種幻術不過騙人的把戲,隻要用過一次就會被人拆穿。

尤其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施展幻術。

若是眼前這個孱弱卻陰狠的女人對他下毒手的話,他反抗的可能性很小。

普通人可能看不出來,但他也算是跟著九狐仙人混過一段時間的人,這女人雖然孱弱,卻是個練家子。

“奶奶,七寶有些累了。”七寶黏在太後身邊。

“七寶累了?”太後看了看天,已經是正午時分了,太陽很大,毒辣辣的太陽照耀在石舫上,高溫下的石舫裏讓人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還沒到盛夏便已經這麽熱了。”太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也正到了午睡的時候,七寶你跟著我去坤寧宮午休一下可好?”

七寶眼睛一亮,若是跟著太後走的話,這女人應該不會再跟著了吧。

“來人,準備步攆,哀家要帶著小皇子回宮。”太後站起來,看了看卓清淺,淡淡地說道,“清妃身子原本就弱,不合適在這麽熱的天氣裏常待,還是快快回去休息吧。”

“多謝太後體恤。”卓清淺恨得咬了咬牙,她低著頭,緊緊地攥緊拳頭。

若是讓七寶離開,以後能夠碰麵的機會肯定少了。

這七寶古靈精怪的,一直不肯離開太後的眼前,想必是已經察覺到了她的惡意。

小小年紀便有如此洞察力,若是這次放他離開,他必定會加強警惕,怕是以後近他身都難了。

她這麽想著,慢慢地站起來,用力拽了拽紫鵑的袖子。

紫鵑被卓清淺的大力一拽嚇了一跳,原本她們便坐在石舫邊上,石舫的欄杆很低。

紫鵑被冷不丁地拽了一下,腳下一滑,身體向著碧陽湖仰去。

“啊,救命……”紫鵑嚇了一跳,下意識想要抓住卓清淺的時候,卓清淺不著痕跡地避開。

趁著眾人驚訝之際,她悄悄地伸出腳,衝著紫鵑用力一踹,紫鵑失去平衡,隻聽得撲通一聲,全身浸沒在碧陽湖中。

碧陽湖很深,紫鵑落下去之後瞬間變沒了影子。

“啊!紫鵑!”卓清淺裝出大驚失色的樣子,孱弱的身子一邊顫抖一邊癱軟在地上,她用力扒著欄杆,裝作想要跳下去救人的樣子。

“快,快些拉住她。”太後被眼前發生的一切嚇了一跳。

剛才她根本沒看明白怎麽回事,紫鵑那丫頭便一頭栽進了碧陽湖裏。

這碧陽湖非常深,是跟大海相連接的,若是運氣不好的話,有可能隨著湍急的海流流入大海之中。

“快去叫人,快救人

……”

周圍亂糟糟的一片,太後皺著眉頭走向前的時候,七寶下意識往後退了退。

但石舫原本就不大,因為太後的呼喚跑過來很多太監宮女,那些太監宮女忙著打撈紫鵑,將七寶小小的身子擠到邊上。

“你還要逃嗎?你逃得了嗎?”卓清淺冷漠如同蛇蠍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七寶打了個激靈。

眼前浮現出一個蒼白瘦削到不成人樣的臉,她伸出手,那雙手如同枯骨一般,隻能看到骨頭。

七寶被駭了一跳,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

“去死吧!”卓清淺的麵目有些猙獰,她不惜犧牲紫鵑來吸引太後和其他宮女太監的注意力,為的就是趁著眾人注意力都在打撈紫鵑的時候將七寶推下去。

“怪隻怪你是皇上的兒子。”她瘦削到如同骷髏的臉上更加猙獰,趁著所有人都不注意狠狠地推了七寶一把。

七寶無法逃離,更無法反抗,看起來孱弱不堪的她力氣卻大的很。

正如他剛才想到的那般,這個如鬼一般的女人是個練家子。

還沒等七寶來得及喊出聲,他便被卓清淺狠狠地推了一把,身體不受控製地向後仰去。

他閉上眼睛,等待著身子沉落到水中的時候,雙手卻被一隻骨瘦如柴的手拉住了。

“啊,救命……救命……”卓清淺拉住七寶的手,孱弱的身子匍匐在欄杆上,“來人呐,小皇子貪玩不小心……咳咳……”

她的聲音不大,隻有幾個宮女和太監聽到。

還沒等那宮女和太監緩過神來,隻聽得撲通一聲,拽著七寶的手突然放開,七寶小小的身子立即沉沒在碧陽湖中。

“救……命……”卓清淺猛烈地咳嗽了兩聲,身子依然匍匐在欄杆上,她狠狠地吐出一口鮮血。

“我……”

“對不起……如果我力氣再大一點……”

“噗……”

卓清淺又吐出一口鮮血,孱弱無力的雙手癱軟下去,那蒼白的臉頰雪白一片,身子也像紙片人一般昏倒在欄杆上。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太後見七寶跌落到水中,不由得臉色大變,忙命令太監下水打撈。

她有些懷疑地看向卓清淺,但剛才好幾個人都看到卓清淺想要將七寶拉上來,因為力氣太小才會……

但是,卓清淺也是唯一一個接觸到七寶的人。

太後蹙著眉,眼中充滿了懷疑。

現在發生的一切,未免太過巧合了。

卓清淺這種弱不禁風的身子,就連走路都是問題,若說她耍了心機,先是將紫鵑推下去,再趁亂將七寶推下去。

莫說她這種孱弱到如此的女人,就連一個健康人也很難做到的。

太後眼中閃過懷疑,但隨即便釋然了。卓清淺在後宮之中隻有被欺負的份,她人老實,又體弱多病,飯也吃不了幾口,就連走路都無法獨自行走的人,怎麽可能有力氣將兩個大活人推到水裏呢。

“快些叫太醫來。”太後忙吩咐著丫鬟叫太醫,又吩咐著太監們仔細打撈七寶。

七寶在還沒被推下水之前,感覺到有些不妙,立即施展了一個小小的空城計。

所幸,剛才卓清淺自作聰明想要洗清嫌疑的時候抓了他一把,就在那個瞬間,他趁著

混亂偷偷離開了。

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這個空城計和在柳冶施展的有所不同。

在柳冶,他是同鹿奈師兄一同施展的,一次性轉移走了四個人。

這次他隻需要將自己轉移走了就可以。

所幸,今天的陽光很好,恰好,這裏的地理位置也很好。

陽光照耀著水麵,石舫倒影在水中。沒有風,碧陽湖仿佛一麵鏡子,雖然水麵被太監給破壞掉了一部分,但也正是如此,水麵上濺起了陣陣水花。

水花倒映著許許多多他的身影,每一個身影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替身。

九狐仙人曾經對他說過,幻術這種東西其實很簡單,隻不過是騙人眼睛的東西罷了。

當然了,施展幻術是要有一定的條件的。

比如這個空城計,必須是在陽光很好的條件下。當然,陽光是最主要的前提,還有一個大前提是水麵,也就是鏡麵。

水麵如同鏡子一般能夠倒影出人或者其他東西的影子,空城計正是利用這種原理,使人產生一種視覺上的錯覺。

七寶懷中一直揣著的石頭,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石頭。

那種石頭具有很強的反射作用,當七寶拋出那塊石頭的時候,石頭的強反射作用便和水麵的反射相呼應,會形成一種視覺的錯覺。

七寶原本的位置會和石頭裏的倒影顛倒。也就是說,從卓清淺的角度來看,她肉眼能看到的七寶,雖然是真實的七寶,但位置已經發生了變化。

所以,她雖然感覺是將七寶扔下了碧陽湖,其實方向正好是相反的。

卓清淺眼中的碧陽湖不過是水麵的反射和石頭的再反射之後形成的幻影,其實還在石舫上。

這是一個視野錯覺的遊戲,他一個人施展起來很是困難。

所以,他在卓清淺抓住他的手的那瞬間,用力將身後的石凳子扔到水裏。

眾人的眼中的他的確是掉進了碧陽湖中,所有人的視野都和卓清淺一樣,唯獨他知曉這一切不過隻是幻影。

也就在卓清淺撒手的那一刻,他收回石頭,眾人的視線被轉移到聲音發出的地方。

趁著眾人驚呆的空當,他趁亂溜走。

這一處完美的空城計,雖然第一次由他一個人施展,卻也算是成功了。

七寶跑到一處假山上,遠遠地看著石舫上手忙腳亂的人們,喜滋滋地將石頭揣到懷裏。

“沒想到師傅那老色鬼的騙女孩子的招數還挺好用。謝天謝地,那個女人果然是要置我於死地的。”七寶拍了拍胸口,“有驚無險,若非提前做了準備,怕真是要被那女人害死了。”

“那女人果然是會些功夫的。”七寶趴在假山上,大大的腦袋搖晃著。

“看來我跟小鳳都被人誤會了。都是那個賤皇帝搞的鬼。”七寶拖著下巴,眼睛突然瞥見三個人從遠方走過來。

那三個人正是小鳳、賤皇帝、重霄哥哥。

“他們怎麽會出現在這裏?”七寶歪著頭,看到東方啟星心情很是不爽,再看看蘇鳳藻一臉得意的表情,似乎並不知道自己被賣的事實。

“小鳳這笨蛋,真是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七寶嘟囔了一句,看著蘇鳳藻等人正向著石舫走去,心中暗道不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