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低吼聲,收住腳步。

它慢慢地往回走了幾步。

蘇鳳藻找到壁畫開始的位置。

那壁畫非常逼真,逼真到有些觸目驚心。

她舉著夜明珠靠近,那壁畫隨著大蛇的動作而移動。

每一個壁畫裏刻畫著一個一絲不掛的美女,那些美女形態各異,表情各異。

壁畫裏刻畫的美女,有的妖媚,有的清純,有的高貴……

各種各樣的,姿態不同。

這些一絲不掛的壁畫美女都是極美的,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都大著肚子,像是懷胎十月即將臨盆一般。

蘇鳳藻和小黑慢慢地往前走。

那活著一般的壁畫也越來越清晰。

他們走到最後一個壁畫時候,壁畫中的女子非常年輕,她表情似乎很痛苦。

肚子非常大,比懷胎十月還要大一些。

壁畫中的女子閉著眼睛,似乎正在痛苦地呻吟著。

蘇鳳藻伸出手,慢慢地觸摸到那壁畫時。

壁畫中的女子突然睜開眼睛。

蘇鳳藻嚇得大叫一聲,慌忙收回手,帶著小黑往後退了兩步。

那壁畫中的女子似乎並沒有看到蘇鳳藻,她依然表情痛苦,像是在掙紮著一般。

“我們走吧。”蘇鳳藻有些害怕。

她爬到小黑身上,拍了拍它的耳朵。

小黑低吼一聲,以極快的速度通過喉嚨。

蘇鳳藻剛剛離開,最清晰的壁畫開始扭曲。

壁畫中的女子越發痛苦起來,她用力呻吟著,身體扭曲成不成樣子。

高高鼓起的肚子越漲越大,隨著壁畫扭曲,那肚子也開始扭曲。

壁畫中的女子麵目猙獰,似乎承受著巨大的疼痛。

壁畫扭曲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壁畫中的女人的肚子突然幹癟下去。

隨著她的肚子的幹癟,原本美貌年輕的女人也迅速幹枯。

一個蛋殼模樣的東西出現在壁畫中,它跳躍了兩下之後,壁畫逐漸消失。

緊接著,另外一個壁畫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蘇鳳藻的心緊緊地揪著。

剛才她一定沒有看錯,剛才在壁畫中看到的女人是活的。

與其說是壁畫,倒不如說是透明的牢籠。

那些女人被囚禁在牢籠裏麵,並且每一個都懷有身孕。

她們被關在那種地方,正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那些透明的牢籠在大蛇體內,大蛇是絕對不會設置這種牢籠的。

唯一的解釋便是,有人控製著這裏。

這小花園裏,到底隱藏著什麽秘密?

蘇鳳藻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現在發生的一切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範圍。

破曉建立這樣的小花園到底是為了什麽?

破曉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挑起戰爭的是破曉,散播鼠疫的也是破曉,殺人不計其數的也是破曉。

這小花園中出現的種種怪異也是破曉。

破曉這個組織,到底想要做什麽?

蘇鳳藻狠狠地咬著嘴唇,嘴唇上洇出點點血跡。

進入小花園之後,她的感覺便很怪異。

似乎有什麽東西呼之欲出。

又似乎有什麽東西即將失去。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正在她胡思亂想期間,小黑已經成功通過了喉嚨,正式來到大蛇腹部。

大蛇腹部也非常寬廣。

和喉嚨裏麵不同,腹部像是湖泊一般,處處都是黃色的**。

**中漂浮著各種各樣的動物骨頭,黃色的**冒著氣泡。

“小黑,小心,這是胃酸。”蘇鳳藻皺著眉頭。

胃酸這種東西腐蝕性極強,一個不小心便被溶解了。

她環顧四周,周圍的光線非常暗。

那胃酸形成的湖泊又非常大,若是不小心被侵蝕了,後果不堪設想。

蘇鳳藻低頭思考著。

這胃酸池裏沒有發現他們兩個披風,那就說明他們兩個應該沒被胃酸腐蝕。

宇文墨川和秦崇歌兩個人的功夫極高,這點困難是絕對不可能困住他們的。

蘇鳳藻這麽想著,稍稍放下心來。

“小黑,千萬不要碰到那些黃色**。”她趴在小黑身上,隻聽得風聲呼嘯。

小黑極為聰慧。

它跳躍著,跳到一些石頭和蛇肉上,以極快的速度衝過胃酸池。

衝過胃酸池之後,蘇鳳藻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

眼前是一條非常非常長的台階。

台階彎彎曲曲地向上伸展,不知道通向何方。

從她的角度往上看去,隱約能看到些許光亮。

“小黑,出口在那裏。”蘇鳳藻有些興奮地指著前方。

小黑低吼一聲,載著她快速地向著前方奔跑。

台階非常陡峭,小黑的速度也非常快。

在蜿蜒的台階上行走了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突然傳來劇烈的震動。

那震動非常劇烈,小黑往後倒退了兩步,爪子牢牢地抓住台階。

但是根本沒用,那台階非常滑,隨著震動劇烈,他們被不受控製地在通道裏來回撞擊。

“吼。”小黑低吼一聲,高大的身體牢牢地抓住台階。

等到震動稍微小了一些之後,他們繼續往上攀爬。

震動之後便是旋轉,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正努力往上爬的小黑和蘇鳳藻突然一腳踩空,向上的台階不知道什麽時候變成了向下的了。

他們兩個也從腳踩地變成了頭著地。

因為重力的緣故,上下顛倒之後,蘇鳳藻和小黑快速地向下跌落。

他們無法抓到周圍的東西,甚至也沒有辦法停下來。

跌跌撞撞地在通道中碰撞,蘇鳳藻隻覺得頭暈惡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鳳藻被撞擊得有些暈眩。

小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

在劇烈的撞擊中,他們降落的速度越來越快,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當他們撞到一個鐵門時候,那鐵門倏然打開了。

此時,一人一狗已經完全昏迷了。

他們從鐵門中跌落出來的時候,身子不受控製地落到一個滿是野獸的地方。

小黑降落的地方恰好是一隻巨型野獸的後背上。

有了肉墊,巨大的衝擊對它造成的傷害並不是很大。

蘇鳳藻依然在小黑背上,有了雙重肉墊,她幾乎沒有受傷。

“吼……”

巨大的聲響吸引了各種各樣的野獸到來。

它們流著口水看著蘇鳳藻和小黑,做出隨時攻擊的姿勢。

“有人闖進了來了。”

“有人闖進來了。”

兩個人黑衣人快速走到蘇鳳藻麵前,看到她之後臉色一變。

“頭,頭,不好……不好了……”

那黑衣人往後退了兩步,“那個女人……”

他臉色變得蒼白,雙手不斷顫抖。

“到底是怎麽回事?”一個帶頭的黑衣人怒氣衝衝地走進來。

“闖進來的人讓它們吃掉就好了,你們這成何體統。”

“不,不,頭,你瞧。”黑衣人拚命搖著頭,雙目驚恐地指著蘇鳳藻。

“頭,你瞧瞧那是什麽……”他指著蘇鳳藻手邊。

“這是……”那領頭也一愣。

他走到蘇鳳藻麵前,拿起跌落在她手邊的戒指。

那戒指非常奇怪,一枚碩大的鑽石。

鑽石裏麵的櫻花飄逸緋紅。

稍微一動,櫻花變換成各種各樣的風景。

“是一個女人和一條狗。”帶頭的黑衣人皺著眉頭,“這枚戒指肯定不會錯的。”

“是那些大人們的戒指。”他的聲音有些緊張,又有些低沉。

“那些大人們怎麽會到這裏來?”

“頭,那些大人們的行蹤從來都是飄忽不定的,咱們也無權過問。”黑衣人眼睛閃了閃。

“況且,白大人不在,我們幾個也做不了主……”

野獸們嘶吼著,從四麵八方圍過來。

“這些畜生真討厭。”黑衣人吹了一聲口哨,聽到口哨聲,湊過來的野獸們四處逃散。

“先把她帶到裏麵去,等白大人到了再做計較。”帶頭的黑衣人揮了揮手。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破曉十二人,每一個人都有特殊的能力。

這十二個人可算無敵。

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有一枚戒指。

那戒指是用非常特殊的材料製成的。

若是佩戴者死去或者遺失,戒指上的鑽石會自動脫落。

所以,不可能出現假冒或者頂替的情況出現。

駐守這裏的白大人剛剛離開兩天,就有另外一個大人到來。

這種感覺非常不爽。

“頭,這隻狗怎麽辦?”黑衣人問。

“一塊帶到裏麵去。”帶頭黑衣人雖然很不是不滿,卻不敢對這枚戒指的持有者做什麽。

在破曉之中,這枚戒指象征著至高無上的權力。

不管是誰,隻要見了這枚戒指,就要言聽計從,沒有為什麽。

帶頭黑衣人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下吩咐。

一隊黑衣人把蘇鳳藻和小黑抬到蛋殼中央的巨大建築裏。

“喲,竟然沒被吃掉。”坐在樹梢上的白胡子老頭輕輕地笑了笑。

“不錯,不錯,果然沒找錯人。”他往下俯視著,看到某個地方時候,臉色一變。

此時,秦崇歌和宇文墨川正躲在一棵樹後麵。

他們看到蘇鳳藻和小黑被黑衣人抬走,心中大驚。

他們費勁心思才來到這個地方,還沒展開調查便看到蘇鳳藻被人抓住了!

明明,他們已經將她留在安全的地方等待了。

這個女人果然還是跟來了。

“以我們兩個的身手,救出小鳳絕對沒問題。可是,我們要調查的事情……”秦崇歌有些猶豫。

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來,若是被發現了,等於功虧一簣。

但是!

若是放任不管,蘇鳳藻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比起天下蒼生,小鳳的生命更重要。”宇文墨川冷著臉說著,抽出長劍,從草叢後站起來。

劍氣驚擾了周圍的鳥類,鳥類撲楞著翅膀飛向天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