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以棋會友

我努力堅持,你多多歲持!本人業餘碼章。請多計閱心醚六,

從略青陽那出來,沐晨徑直去了那個破落的院子。

怪老頭正在下棋,依然是左右手互搏,沐晨輕輕靠上前去,並不說話。隻是聚精會神地看著演火陣上的攻防。

可是,那老頭見到沐晨過來了。雖然沒抬頭,但很快就結束了正在下的棋局。沐晨一愣,他沒想到這老頭竟然會如此迫切,看來,自己有希望能博得他的好感。一旦獲的了他的信任,那麽讓他出手幫忙煉器應該沒什麽問題。

沐晨也不推辭,輕車熟路,在那演火陣上開始下起“子”來,由於這次有了準備,加上深思熟慮了一晚,所以他下的比較快,那老頭更是意興盎然,兩人你來我往一會就下了十幾束火焰。

本來平靜的火陣上馬上刀光劍影,沐晨一邊破解著老頭的攻勢,一邊伺機組成陣法,發動攻擊。沐晨早已想通,隻防不攻,撐不了多久。隻攻不守,也輸得快。

所以他步步緊逼,剛開始就向老頭發動一輪又一輪猛烈的攻擊。

老頭顯然沒有料到沐晨會突然發難,一開始就展現出如此咄咄逼人的氣勢,要知道,上一次,沐晨還是一副剛剛接觸的樣子,根本沒有如此熟練,可眼下,他似乎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破綻,試圖以猛攻來瞬間取勝。

老頭雖然被壓迫,但陣腳不亂,隻見他迅速地組織力量,穩固防守。演火陣的可貴之處就在於,永遠沒有固定的套路和陣法,隻要你不停變化組合,不停變幻陣法,形勢就會隨之發生變化。

見連續的猛攻並沒有解決戰鬥。沐晨便開始將速度緩下來,他不敢大意,因為他發現老頭覺察到自己的意圖,開始有所改變,陣法又變的變幻莫測。

老頭畢竟浸淫在這演火陣中的時間比沐晨要長的多,一旦他開始重視。穩住了陣腳,狀況馬上就好轉起來,沐晨領先的優勢開始縮後來慢慢又陷入了僵持。

兩人催發火焰的速度由快而慢,到後來,竟然半天也發不出一束,這一次,又足足下了兩個時辰,到最後,還是沐晨敗下陣來,不過,比起上一盤,他已經進步多了,不僅激發的火焰數有了增加,而且陣法的威力也強大了不少。一局完畢,沐晨並不說話,隻是搖了搖頭,輕歎了口氣,然後轉身就離去。

一連數天,沐晨每天都去和那老頭對弈一局,雖然沒有一次獲勝,但沐晨發現自己對火的控製。又上升了一個新的台階,這天晚上,在修煉的時候,他的禦火訣突破了第十層。

這是一個十分恐怖的高度,在藥王穀的時候,能到十層的寥寥元,幾。從八層到九層,沐晨花費了幾年。而在這裏不到十天時間,就是每天這麽下棋,他就突破了一層!

其實沐晨不知道,跟他過招的紀蒼淩。一生鑽研煉器之術,他對火的了解,早就是大師級的水平。他的禦火之術,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如果不是沐晨神識強大,真氣深厚,根本不可能和他僵持如此之久。

隨著來下棋次數的增多,沐晨也發現了許多細小的改變。

比如,老頭那從來都是低著的頭現在也經常抬起,沐晨於是也看到那張滄桑的臉龐;以前緊閉的院門。現在每天都是半掩著的,露出一道很明顯的縫;每當沐晨拚盡最後一絲力氣仍然以失敗告終的時候,他便看到老頭那鼓勵和讚許的眼神。

也許,是時候接近一下了,沐晨心想。

這天,下完棋之後,沐晨沒有走。而是繼續端坐在石桌旁邊。老頭眉毛揚了揚,看了沐晨一眼,但眼神之中,竟然沒有一絲驚訝,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異見他慢慢地走進屋內,沒多久。便端出一杯熱氣騰騰的野桂花茶。蒸騰的熱氣中,清香四溢,野桂花能提神清腦,是山中絕佳的飲品。

老頭坐在了沐呆對麵,不過小沒有繼續再擺棋。

“小道友年紀輕輕,棋力不凡,讓人羨慕和驚歎,不知因何前來醉雲宗?”老頭忽然開口了,這是沐晨第一次聽到他說話。

“我本是學習煉器之術的,非為棋而來。”沐晨淡淡地說道。

“如果老夫沒有看錯,道友已經是此中高手,我醉雲宗之內,恐怕耳學的人不多。”

“我隻會煉丹,不會煉器,因為要給自己的一件珍貴法寶加持,所以便前來拜師學藝,沒想到被拒。”沐晨坦誠地說道。

“你特地隱藏修為,就是為此?”老頭有點驚訝。

沐晨點了點頭。

“學藝貴在精,不在多。我雖不知煉器煉丹之間的溝登,但道友僅為了一件法寶,而特地去學習一門技藝,就算法寶再珍貴,恐怕也不值。你年紀輕輕便有如此高的修為,將來或可成大道,切不可因物喪誌。”老頭勸誡道。

“多謝道友良言,其實我個人覺得,任何技藝,與修煉之道其實並不衝突,關鍵是有所側重,隻要把握得好,興趣與修煉可以互相促進,相得益彰。”

老頭若有所思,沉默了一會。忽然說道:“不知道友需要加持什麽寶貝,對別人如此不放心,非要親力親為。

沐晨淡淡一笑,“在遇到道友之前,的確有點不放心。”

說完,他從儲物袋中拿出那對金翎。放在老頭麵前,金光閃閃,陰氣逼人。

“鰓鵬金翎!”老頭眼睛瞪大。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沐晨微笑不語。

過了半天,老頭才將目光挪開。“道友是要將此煉製成一件法寶?”

沐晨搖了搖頭,他心念稍動,噌的一聲,背後忽然出現一對透明的雙翅。

“啊?!”老頭再一次震驚,隻見他端詳了半天,然後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竟然是妖龍之翼煉製!煉製這法寶之人,煉器之術,恐怕在我之上。”

“這是一位結丹期前輩幫我煉製的。”沐晨說道,“我想把這金翎加持在這翔雲翼上,不知道友能否出手相助?”

打鐵就要趁熱,沐晨相信,憑借著這段時間下棋下出來的感情,再加上煉器之人對珍稀材料的狂熱,老頭應該不會接絕,所以,他便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果然,老頭眼中閃現出了熱切的神采隻見他緊張地搓了搓自己聯雙手,“加持不比煉器,爆率較高。若是讓我把這對金翎煉製成法寶,我有九成把握,可讓我把它加持到你的妖龍之翼上,我最多隻有五成把握!”

沐晨知道這老頭說的是實話,可是。如果他都隻有五成把握那駱青陽之流。恐怕隻會更低。

“這妖龍之翼乃至陽之物,而鯉鵬金翎,乃陰冥之物,一陰一陽,若是能加持成功,法寶威力至少提升一倍,可恰恰是因為這樣,爆率比之普通法寶,更是高了許多。”老頭解釋說。

“道友為何不將金翎單獨煉製法寶?”老頭問。

“金翎雖然寶貴,但單獨煉製。除了能夠閃遁,其它屬性都很普通。而且更重要的是,閃遁之前。還需催發,雞肋無比。逃命之時,片刻都寶貴,哪有充足時間催發!而我的妖龍之翼。乃是飛行法寶中的極品,又溫養在體內,隨心而發。若是能加持金翎,那就完美。”沐晨心想,就算成功幾率再低,他也要冒險試一試,何況,還有五成把握!

見老頭有點猶豫,沐晨淡淡一笑,“道友大可不必緊張,也就是一件法寶而已,就算爆了又如何。若是連你也成功不了,曹天之下,還有幾人能成?”

“這個”老頭搓了搓手,“等我想想再說吧,你明天過來。”

“那好。”沐晨站起身,“能遇上道友,冥冥之中也算有緣,子沐晨,道友若是不棄,可結為棋友。寂寥之時,也好有個對手。”

老頭難得地展顏一笑,“嗬嗬。好。好,想不到我在坐化之前,還能遇上這麽一位棋友!沐道友你盡管放心,就算我不會為你加持,我也不會讓你失望。”

說完他深深歎了口氣,“可惜時不我待,相逢已晚,憾事啊,憾事!”

回去的時候,在小院門口碰到了從自己住的屋子出來的甘瑤。

“咦,沐晨哥哥,這幾天每次見你都神色匆匆的,不是說好了帶你去看龍隱山的嗎,什麽時候有時間,明天怎麽樣?”“還等兩天再說吧,這幾天網好我有點忙。”甘瑤這小姑娘,不僅熱情,還很可愛。

“你忙?忙啥呀?”甘瑤不解的問道。

“忙著和你的紀師的下棋啊。”沐晨沐晨笑著說道。

“啊?!不會吧,你還和他下棋?我們見了避之都唯恐不及,下他那怪棋啊,頭疼死了!”

“可我覺得很好玩啊,無非就是坐的時間長點,一坐大半天。而且他也不說話。要不,你明天陪我一起去玩。”沐晨故意這麽說。

“誤呀呀,還好玩,我每次見了都跑,你別去了,我帶你去看龍隱山一百零八峰,比這有意思多了。”甘瑤說道。

沐晨搖了搖頭,“不行,我答應他了。陪他還下幾盤的,要不你等著我,過幾天我來找你?”

“那好吧,你小心點,我告訴你啊。紀師伯那棋啊,其實是一種陣法和神識攻擊,聽師父說,以前宗內有位師叔和他下棋,神識崩潰,發瘋而死。”甘瑤小聲地說道。

沐晨心中歎息,難怪這老頭平日沉默寡言、性情古怪,這上古寶物演火陣,不僅沒人陪他對弈,一個個躲他都來不及,他哪裏高興得起來。那位和他對弈的弟子,分明就是自己神識不及,還強行催發,那不崩潰才怪!

送走甘瑤,沐晨又開始打坐修煉。雖然紀蒼淩沒有肯定答複他。但應該不會出什麽意外,他不是說了嗎,就算不幫自己加持,也不會讓自己失望。

隻是,這不會讓自己失望的小是什麽東西呢?

感謝癡人2的月票和幽州蛇靈的支持!逍遙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