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聚陣之威

沐晨正準備和上官逸逍一起離開,沒想到司空婉瑜和慕容若宜竟然一起跟過來了,而且,她們還要一起去前線戰場

“這恐怕不妥,兩位都是金枝玉葉的公主,國戰戰場那可是隨意殺戮,血腥無比的場所,一旦出了什麽意外,我上官逸逍可擔當不起”上官逸逍急忙出聲阻止,他當然不願意兩人去湊熱鬧。

雖然她們也都是三星高階修士,但到了真正的戰場,有時候並不是完全靠修為的,殺人不眨眼,萬一誰把她們給怎麽樣了,一個是星廷大長老的公主,一個是自己同盟國的公主,那自己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要你多嘴身為紫苑國的法師,王國正在國戰,我怎能不去?再說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的個人安危就不勞你操心了”慕容若宜對上官逸逍一點也不客氣。

“作為星廷的巡視,我有責任去監督你們的國戰,而且,我的安慰不用你操心,我相信在星宇大陸,還沒有人敢對我下手”司空婉瑜也加入了嘲諷的行列。

上官逸逍苦笑了一下,自己這可真是自找沒趣,明知兩位公主都會去前線戰場,他還橫加阻攔。不過攔了總比沒攔強,將來真要是發生了什麽事,他身上的責任也就大大減輕。

“既然她們要去,就讓她們去吧,你多派點人手保護一下就行了。”沐晨淡淡地說道,他這一次,竟然沒有出言阻攔,這的確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沐晨也想過,帶兩位公主去肯定會增加此行的風險,可是,她們都已經決定了的事,他自己是阻止不了的,何況,他還有自己的目的,那對精靈法杖,既然是異界珍寶,沐晨也一直未見識過其真正的威力,這次上戰場,正好是一個機會

“那好吧,我聽沐大哥的”上官逸逍淡淡笑著說道。

眾人從星星竹海一路傳送而去,一直到了靠近前線的鳳梨國。

鳳梨國是南疆靠北的一個小國,整個島嶼如同一隻鳳梨,雖然富庶無比,但修士較少,為了明哲保身,早早地就投靠了秦嵐國。

但他們怎麽也沒想到,這戰爭一下子就打到他們眼皮子底下了。

原本人很少的傳送陣,此時卻人來人往,都是秦嵐國同盟的修士,有的是回去補給,有的是趕來增援,一派繁忙的景象。

星宇大陸的國戰,都是以爭奪島嶼和國土為目的的,由於所有相近島嶼上都有傳送陣,所以蒼茫的大海上是沒有爭奪的必要的。

鳳梨國前麵,就是廣袤無垠的琉璃國,此時雙方正在這個巨大的島嶼上僵持著,準確地說,是秦嵐國憑借陣法師們的防禦,在此處才好不容易穩住陣腳。

一路高歌的他們,被那位四星陣法師迎頭痛擊,一路潰敗,丟失了十幾個島嶼,直到這裏,才穩住陣腳。

上官逸逍的來臨,引起了眾多修士的注意,他們一個個都恭敬有加,這讓沐晨十分詫異。五年時間不見,他上官逸逍已經徹底改頭換麵,擁有了巨大的權勢,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始終跟在自己屁股後麵唯唯諾諾的小王子了

即便如此,他對自己,還有兩位公主,始終是如此謙卑,這份涵養和大度,是一般人無法做到的。而且,他越是這樣,沐晨也會為他賣命。

“茹兒,快來看看,誰來了?”還沒進屋,上官逸逍就大聲喊道。

隻見一個俏麗的身影,從屋子裏飄出,她依然是那麽年輕可人,正是幾年不見的江南茹

沐晨一愣,他沒想到江南茹會來這裏從上官逸逍的嘴裏,他早已經知道了他們已經成親,而且還育有一子,雖說也想見見她,但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她,這裏,可是交戰的前線,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啊

江南茹如同一隻燕子,一下子就飛到沐晨身邊,不顧眾人在場,一下子給了沐晨一個熊抱。“沐大哥,見到你太好了”

那上官逸逍竟然沒有絲毫的尷尬,他笑著對沐晨說道,“茹兒一隻念叨著,讓我把你請進宮去呢你給他的那粒丹藥,她歡喜得不行,看,這多年了,我胡子都這長了,他還是跟當年一樣。”

江南茹這才把手鬆開,她仰著頭看著沐晨,“沐大哥,你那是什麽丹藥,一定很貴重吧其實我和逸逍也沒為你做過什麽,可你還給我們這多幫助,有好東西還不忘記我們,真的很感謝你啊以後,你哪也不要去了,等逸逍打完仗,讓他給你找一片最好的島嶼,給你見最漂亮的莊園,然後,娶最美麗的新娘”

說完她俏皮地看了看沐晨身後的司空婉瑜和慕容若宜,一臉壞笑。

聽到她這話,沐晨倒想起來了,這上官逸逍自己也應該給他一顆駐顏丹,可是,當著司空婉瑜和慕容若宜的麵,是肯定不行的,那樣會讓她們以為,這丹藥來得很容易。

“駐顏丹是很貴重,不過,也隻有用在你們身上才有價值,隻可惜,沒有多的,不然,我一定會送一顆給逸逍的。”沐晨說道。

“哈哈,我無所謂,這樣也好督促我,讓我更加勤奮地修煉,,免得到時候她如花似玉,我都已經成老頭了”上官逸逍爽朗地笑道。

這倒也是,沐晨心想,一粒駐顏丹能駐顏百年,而築基期的壽元便長達兩百年,那珍貴的駐顏丹,還是不要隨便浪費的好。

“你不該來這危險之地”沐晨看了江南茹一眼,然後埋怨上官逸逍道,“你不該把她帶到這危險的地方,還是早點送她回去吧”

“沐大哥有所不知,我上官王族有一個規矩,那就是打仗的時候向來是與下屬同生共死,不管再危險,必定有王室在前線,茹兒擔心我,一直就在前線陪著我。”上官逸逍一臉幸福。

“原來是這樣,那你多派些人手保護,一有情況,讓她先撤。”沐晨說道。

“你還說,沐大哥,逸逍整天都讓我窩在後方,還派了一大群人保護我,我悶都快悶死了,這次你來了,還有兩位公主,說什麽我也要去前線看看。”江南茹搖著上官逸逍的胳膊撒嬌。

“好好好去就去”上官逸逍無可奈何地笑了笑,然後低聲說了句,“他們都看著呢”

江南茹臉一紅,把手鬆開了。

琉璃島,是琉璃國一個巨大的海島,整個島上沒有任何綠色的植被,全是琉璃一般的堅硬岩石,琉璃島因此得名。

琉璃島雖然荒涼,但很大,而且島上蘊含著豐富的琉璃礦,是修士們煉器的重要原料。本來,這裏是琉璃國最重要的礦產地,但此時,卻成了聯盟雙方爭奪的血腥戰場。

半個月來,在這裏陣亡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

上官逸逍的到來,讓駐守的修士群情振奮,他們在這裏被壓抑已經很久了,早就想揚眉吐氣大戰一番,聽說王子請來了破陣的修士,一個個都爭相圍觀。

星宇大陸王國間的戰鬥,除了高階修士,眾多的戰士也都是低階法師,至少,也是煉氣期的水平,他們依附於王國,每月領取數額不菲的玉石和金錢。所以,任何一個強大的王國,首先必須是一個富庶的大國。

上官逸逍不停指指點點,介紹情況,然後叫來一些衝鋒陷陣過的修士,把當時的情況詳細講述給沐晨聽。

沐晨眉頭緊鎖,很認真地聽著每一個細節,但一直沒有說話。

從眾人的描述中,他已經大致知道了這個所謂的詭異陣法,其實就是一個流動的水風雙屬性陣法,能發出風刃和冰刃,由於參與的修士眾多,所以攻擊高得駭人。

這邊普通的防禦陣法隻能固定,他們可以很輕易地從旁邊繞過,從背後或者空隙發動攻擊,很難抵擋。而且,每當這邊的修士衝鋒的時候,他們的陣法便能集中力量,逐一攻擊,防禦低或者大意的修士,輕易就會被滅殺。

很明顯,這不是普通的陣法,也不是像他們所說的由修士組成的陣法,如果是那樣,擊斃對方陣中單個的修士,陣法就會露出破綻或者崩潰。

等到問完,沐晨已經差不多做到了心中有數,這陣法應該和他自己的演火陣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自己靠一人之力,而對方,卻是聚集了數百上千個人的力量

雖然目前還不能斷定自己能否破陣,但沐晨心中已經有了應對之策。於是,他轉頭對上官逸逍說道,“明日迎敵,我先去陣中查探一下,再做打算。”

上官逸逍點了點頭。

而那些圍觀的修士,則一個個露出了失望之色。本來,他們就對如此年輕的沐晨心存懷疑,但當時見到他有四星的修為,而且星章鮮紅還沒有受到星廷的懲處,就心存僥幸,沒想到一番談話之後,他也沒有良策,頓時就灰心失望起來。

沐晨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他什麽也沒說,隻是笑了笑。

回到住處,他謝絕了一些拜訪的人,然後一頭撲在了那塊白玉古寶“演火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