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變異冰蟾王

【今日第二更】(請收藏推薦支持,謝謝!)

這天沐晨修煉完畢之後,正在湖畔的一處草地獵殺一隻變異的三階冰蟾。

冰蟾大多是二階妖獸,這隻變異的三階冰蟾,有著一身墨綠色的皮膚,它不僅防禦更厲害,而且還能吐出綠色的毒霧!好在它的攻擊並不高,就隻是簡單的冰屬性法術,沐晨隻需開一個護罩就能夠抵擋,所以他就在湖邊不緊不慢地用子母環進行攻擊,同時用五陰袋不斷地吸收那綠冰蟾放出的毒霧。

五陰袋不愧為邪魔之物,那些毒霧吸入之後不僅沒有任何異樣,反而讓帶袋內收集的魔氣更加毒烈,甚至帶有一絲淡淡的慘綠之色。沐晨也是一次極其偶然的嚐試之後才發現的,而且他用五陰袋吸入的冰蟾毒氣煉化那魔雲盅內的魔雲,發現魔雲變得更加厲害無比。於是每次練完功之後,他就找到這些落單的毒冰蟾,吸納它們的毒氣。

冰蟾的毒氣並不是無窮無盡的,而且這種毒霧極其消耗它的精力,幾十口毒霧吐出來之後,那隻三階變異冰蟾就已經氣息奄奄了,沒一會,就被沐晨的子母環獵殺。

沐晨用子母環剁開冰蟾的屍體,然後仔細地翻找起來,終於,在它的體內,找到了一塊雞蛋大小的妖晶。沐晨小心地擦拭幹淨,然後收入儲物袋,殺了七八頭這樣的冰蟾,才發現一塊妖晶,這幾率的確低夠低的。

不過這湖畔冰蟾極多,自己有的是時間慢慢獵殺,反正沒什麽危險,因為其他的冰蟾見同類被殺,根本無動於衷,真是一種奇怪的群居妖獸!

沐晨祭出五陰袋,把地上的冰蟾屍體和空氣中的血腥之氣吸收幹淨,正準備換個地方再繼續尋找目標。這時,他神識一動,忽然感覺到遠遠的有人朝這邊來了!

沐晨趕緊把東西收拾好,然後使出一個小法術,卷起湖裏的水,將岸邊泥地上的痕跡洗刷幹淨,這才駕著碧玉荷,緩緩飛向自己的洞穴,悄悄地躲藏起來。同時把洞門口所有的隱匿陣法全部打開,現在就算是築基期的修士,恐怕也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一盞茶的功夫,一男一女兩個修士便來到了湖邊,年紀都不大,隻有二十歲多歲的樣子,男的一身淡藍色長袍,相貌堂堂,女的一襲翠綠色的長衫,貌美如花。

幹什麽!不會到這來談情說愛了吧!沐晨一陣鬱悶,雖說這湖邊風景並不優美,但極為偏僻隱蔽,外人很難找到,而且也不屬於必經之地,一般少有人注意到這個地方。這對男女到這來,自然是避人耳目,幹些苟且之事,那豈不是汙了自己的耳目?!

正當沐晨浮想聯翩的時候,那女的說話了。

“陸師兄,這就是你說的有冰蟾王的湖畔?怎麽我看這些都是二階、三階的冰蟾?”那貌美女修說道,聲音很是好聽。

“別急,周師妹,那冰蟾王躲在湖中,我得想辦法把它給引出來。”陸天浩一邊四顧一邊答道,他似乎在查看周圍有沒有其他人存在。這美貌女修叫周瑩瀅,是他的同門師妹。

冰蟾王?沐晨驚異不已,自己在這都帶了半個多月了,從沒見過什麽冰蟾王,何況他還用神識仔細探查過整個湖底。小心謹慎的他,自然不會讓自己生活在未知的危險中。

何況,冰蟾王可是跟莫須根一樣珍稀的存在,雖然高階,但能煉製低階丹藥,對煉氣期修仙者有著極大的誘惑,並且不是那麽難以對付。當初他找到這個地方時也曾幻想能碰到一隻千年冰蟾王,可在仔細搜尋之後,終究一無所獲!

可是眼前這陸天浩卻說這裏麵有冰蟾王,怎麽不叫他驚異?!

沐晨決定還是靜觀其變,對方從裝束來看,不是玉溪國的修士,而且一個煉氣十層,一個煉氣十二層的修為,也不是自己能對付得了的,寶物雖可貴,但要有福消受!

“陸師兄,那你趕快把它引出來啊!”美貌的周瑩瀅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想必,她寄希望那冰蟾王煉丹提高自己的修為,要知道,一到煉氣後期,每前進一步都異常艱難!

“看你急的!我也想早點抓住它,但不得不小心謹慎行事,畢竟,是一隻千年冰蟾王。”陸天浩終於確定周圍沒人,隻見他開始在湖邊走來走去,似乎在觀察地勢。

“我們兩個難道還對付不了區區一個三階的妖獸?”周瑩瀅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冰蟾王之所以成為煉氣期弟子最覬覦的寶物,除了它能煉製煉氣期的丹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雖然貴為千年修為,但依然停留在三階妖獸的水平,所以不像其他變異妖獸王一樣,有那麽變態的攻擊。

“對付它當然沒問題,可是,要想阻擋它逃跑,可不是簡單的事。”陸天浩笑著說道,隻見他拿出了一套棋盤樣的東西,正準備往四處埋設。

“那你這是?”周瑩瀅指著那陸天浩手中的東西問道。

“我布置一套囚困陣法,讓它無處遁逃!”陸天浩一邊回答,一邊將一麵麵小旗插在四處的地上。

周瑩瀅嫣然一笑,“看不出陸師兄還這麽細心!跟我心目中的形象可大不一樣哦!”

那陸天浩意味深長地笑了笑,“平時你都是眾星捧月,哪會注意到我的存在。再說了,要想抓到獵物,不小心謹慎不行啊!”

陣法布置好了,陸天浩揮動手中的一杆令旗,隻見平地裏湧起一陣靈力波動,光幕頻閃,原本平靜的湖邊忽然間蕭殺之氣彌漫。

沐晨也一陣心驚,這陣法透漏出一種詭異,似乎隱藏著極為厲害的殺招,這也更加堅定了他絕不出頭露麵的決心。

“周師妹,你要不要試試它的威力如何?”陸天浩一邊笑著說道,一邊走到了陣法外麵。

周瑩瀅燦然一笑,“師兄天資聰慧,布下的陣法定然沒有什麽問題,我就不試了吧,還是盡快把冰蟾王引出,滅殺之後早點回去和眾師兄弟會合,不然他們會擔心的!”

那陸天浩這時笑了笑,一改開始的溫文爾雅,忽然間像變了個人,隻見他肆無忌憚地盯著他師妹周瑩瀅傲然的胸脯,咽了口唾沫,然後緩緩說道:“師妹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很喜歡你!”

那周瑩瀅一愣,隨即俏臉一紅。“陸師兄,別說笑了,快辦正事呢!”

“我這就是在辦正事,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陸天浩狠狠盯著他的周師妹,那眼神,簡直跟剛開始來的時候判若兩人!

周瑩瀅這時也感覺到了不對勁,“陸師兄,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別鬧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這冰蟾王我也不要了!”

“回去?你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這麽一個僻靜的地方,今日不一解相思之苦,我怎肯罷休?”陸天浩淫笑著說道。

周瑩瀅顯然已經意識到危險了,她後退幾步,“你想怎麽樣?”

“怎麽樣?哈哈,當然是想和你在這美麗的湖畔,天作被,地當床,做一對**的野鴛鴦!”陸天浩笑得肆無忌憚。

“無恥!”周瑩瀅忽然祭出了飛行法寶,想奪路而逃,但見光幕一閃,她如同撞上了一堵透明的牆,整個人被彈了回來。

於是她大感不妙,馬上祭出法寶,狠狠攻向光幕,但如同隔靴搔癢,那厚厚的光幕根本晃都不晃!

“別白費力氣了!這焚香陣就算是築基期修士,都別想輕易地出來,你還是乖乖的在裏麵待著,待會把我伺候好了,我興許會放你一條生路!”陸姓男子這時慢慢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看著在陣法中氣得滿臉通紅的女子,“師妹,你生氣的樣子真好看!”

“無恥!你就不怕師父讓你嚐嚐百蟻穿心的滋味?”

“哈哈!你還真天真!你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了,誰知道和我有關?我可一直是師父的好徒弟,他老人家怎麽會舍得殺我?”

“你這卑鄙小人!想不到平日裏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虧得我還信了你冰蟾王的鬼話!”

“哈哈,不信任我,怎麽能把你這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嬌滴滴的師妹騙到這來呢!”陸姓男子似乎無比得意。

“哼!雖然困在這陣中,但你想殺我,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隻要我天黑之前不回去,師兄弟們就會到處找我,到時候,看你這個卑鄙小人怎麽解釋!”那個周瑩瀅這時已經撐開了護罩,看來她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雖然對方修為比她高,但在拚死一戰的份上,他未必能輕易擊殺。

“不用等到天黑!”陸天浩淫笑著把手中的令旗一揮,隻見陣中四處忽然冒出了幾股彩色的煙霧!

周瑩瀅急忙捂住口鼻,但為時已晚,隻見令旗不住揮動,陣法中風雲突變,周姓女子就像被托著一樣,瞬息之間已經移動了好幾個位置!終於,她抵擋不住,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

“現在知道它為什麽叫焚香陣了吧?”陸天浩舔了舔嘴唇,淫笑著準備走進陣中。那周瑩瀅蜷曲在地上,就像一隻讓人憐愛的貓咪。

正當陸天浩準備破陣而入的時候,地上的周瑩瀅忽然說話了!

“都躲了這麽久,你還不出來?難道你忍心眼睜睜看著我被人欺侮?”

(千萬別以為明天的情節,你猜到了!不服發帖為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