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聽到這,霧書瑤不顧身體上的酸痛,縮著腿直往後退,大叫一聲:“什麽?房間裏還有?”

這都什麽變態酒店,房間裏居然也裝了監控,她能不能告他們侵犯隱私權啊?

誰知,東方煜趨近身體漸漸靠近她,眸光凝起,抿唇輕笑了一聲:“不用房間裏的,電梯裏和走廊的證據就可以了。”

話音剛落,霧書瑤就立刻改口:“啊啊!我想起來了……”頓了頓,又小聲道:“對不起,我這人比較健忘,”

見此,東方煜最後的字是從他鼻腔裏輕哼出來的,帶了抹威脅的尾韻,嘴角邪氣的牽起:“嗯哼?”說著,從旁邊的櫃台上拿出一張白紙和筆,欲要寫下什麽似得。

見此,霧書瑤艱難的張了張嘴,吞下口水:“嗯哼……是什麽意思?”

“你不會是想吃幹抹淨我就拍拍屁股走人吧?”語調一降,東方煜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眯起漂亮的眼睛。

“那你想怎樣?”

他渾身湧動著一股危險的氣息,灼熱的呼吸煽情而曖昧的噴在她鼻端,輕笑,笑容妖嬈邪美:“包養我!”

“……包、包養你?”霧書瑤強行壓製的暴躁欲念,不願意的吼了一聲:“憑什麽?”

現在丟了清白的可是她啊?雖然是她主動的沒錯,但是虧本的可是她吧?

話又說回來了,她一個月的工資還不到3000塊,去掉房租水電費什麽的,也就剩了不到2000,不吃不喝了?現在又平添了一個累贅,包養他?

靠!有沒有搞錯啊!

倏爾,東方煜明媚的眼眸微微一挑,抓起自己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嘴裏悠哉的吐出一句話:“我要報警。”

霧書瑤嚇到:“為什麽報警?!”

東方煜唇角忽而挑起,笑了笑,黑眸眯起來,像極了盯住食物的豹子:“誘拐未成年少男上床發生關係,嘖嘖!這罪名……算不算嫖幼啊?”

聞言,霧書瑤瞳孔急劇收縮,下巴開始輕輕地顫抖著:“不會吧?!你、你今年多大了?把你的身份證拿出來!”

“還有三天滿十六周歲。”他說的雲淡風輕,從衣服口袋裏掏出身份證給霧書瑤。

她幾乎是用搶得,看到他的出生日期,眼裏驚慌的神色更加重了幾分。

天哪!難道她真的這麽罪大惡極,和一個未滿十六周歲的男孩子發生了關係?

“騙人!”霧書瑤感覺自己血壓都降到了警戒線以下:“你長得這麽老,哪有十六歲?”

盡管這個男人,不對!這個男生長得屬於VIP戰鬥機中的極品,可未滿十六歲誰能相信?還有,他下麵的小弟弟那麽大,一個未成年人?屁啦!撒謊都不打草稿!

“不信算了。”說著,東方煜忍住吐血的衝動,已經按下110鍵。

十六歲編的確實有點假,可他也沒步入“那麽老”的行列中吧?這女人的腦子裏到底裝了些什麽?不過,還蠻有趣的。

看到這裏,霧書瑤立即一個鯉魚打挺,心虛的撲過去,將他手上的手機搶了過來:“我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