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27 你發燒了? 一千

從錄音室裏走出來,霧書瑤想起領導沉黑的臉色,雖然他沒有表麵表達出不滿,可她又不是傻子,無聲的歎了一口氣後,腳步像灌了鉛塊似得難以挪動的上電梯,回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有時候實在疼得受不了了,霧書瑤就痛苦的蹲在地上,用雙臂把自己圍成一個圈,將腦袋深埋下去,狠狠地咬著嘴唇,以痛刺激,希望能大腦換來十分鍾的清醒時間。

可好巧不巧的是,正當霧書瑤即將完成這個動作嘴裏隱約的嚐到鹹腥味的時候,蕭頌打開辦公室的大門,看到這一幕,眸光凝起,緊走幾步迎上去:“你怎麽了?”

聞言,霧書瑤驚訝的抬起頭,心髒如同掉進一潭深淵,站起身來,她給自己周身設下一層防護罩,用一種生冷的語氣逃避他關心的態度:“沒……沒什麽。”

見此,蕭頌身體瞬間一僵,臉龐上滑過無奈與深沉的悲哀,眼底深藏著陰霾的晦暗,眸子迅速地凍結:“是身體不舒服麽?”

“蕭……”霧書瑤退後幾步,眼神中泛起一種自矜的冰冷,語氣染著涼意:“總裁,我真的沒事。”

蕭頌的眉頭倏然一緊,臉色凝重,眯著眸子冷冷的凝視著霧書瑤的雙眼……

她突然改變的態度就像一把鈍刀,不會帶來鮮血,甚至不會有傷口,卻比尖刀還更讓人難以忍受,下一刻,大手朝著她額頭的方向伸過去,卻不想被霧書瑤不著痕跡的躲開。

不過,蕭頌並沒有放棄,用一隻手臂緊緊箍住霧書瑤的雙肩,淡淡的古龍水味道就這麽沁入她的鼻翼間,霧書瑤有一瞬間的失神,那溫暖的手心就熨貼在自己的額頭上……

倏爾,她反應過來就一把推開蕭頌,臉蛋羞赧成紅色:“你在幹什麽?”

聞言,蕭頌臉上出現一層寒霜,可睿智的眸中卻蕩漾著一股柔情:“都發燒了還說沒事?”接著,他不顧霧書瑤錯愕的眼神,拉著她的手,平淡的語氣中帶著命令的味道:“跟我去醫院!”

就這樣,在全公司員工注目下,蕭頌拉著霧書瑤,“情意綿綿”離開了公司。

坐在車子裏,霧書瑤覺得氣氛是空前絕後的尷尬,她是沒有想到一個牙疼病竟然也會牽扯出發燒的病因,但現在的情況是怎麽回事?

她弄不明白,蕭頌對自己是怎樣的心意……

上司對下屬的關心?有點曖昧了……

他對自己有好感?可他不是還有個正牌女友麽?這樣一來,不就說明蕭頌是腳踩兩隻船的男人了麽?

難道真的像阿瑞說的那句玩笑話,Boss總是希望身旁有個女秘書,有事秘書幹,沒事幹秘書?

如果是這樣,那麽她寧願懷念單純在大學時期暗戀他的那段美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人心叵測……

而這一路,蕭頌也沒有沉默不語,他看霧書瑤難受的樣子,不忍心吵到她,可她的態度卻讓自己心裏覺得非常不舒服。

她到底怎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