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為什麽第三條要求他提供性服務?不滿意的話,責任人還是她?這男人是不是知道自己掏不出100萬,所以才故意這樣的?

最終,協議達成,霧書瑤看著紙張上白紙黑字上寫的他龍飛鳳舞的簽下自己的大名,眼前一黑,身子頹然無力的軟倒大床上,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

因為那該死的協議上寫的條約能讓她自插雙眼,誰他媽蛋的需要這些啊!

第一:包養期間,女方必須向男方提供個人詳細資料,不過女方不得主動過問男方的家庭狀況以及工作單位,否則視情況而定懲罰女方。

第二:包養期間,在條件的允許下,男方必須隨叫隨到,合約期內,在男方沒有違反合約的情況下,女方不得擅自解約,否則女方需賠付100萬。

第三:包養期間,男方讓其提供之性服務達到女方要求,讓其滿意,如未能達到女方要求,讓女方不滿意,所有產生的費用及後果由女方負責。

期限,半年。

這簡直就是敲詐啊敲詐!裏麵哪一條像包養合約了?根本就是賣身契啊啊啊啊啊……

還有,為什麽第三條要求他提供性服務?不滿意的話,責任人還是她?這男人是不是知道自己掏不出100萬,所以才故意這樣的?

總而言之,霧書瑤發生的這一切該不會是夢吧?不然為什麽玄幻啊?

可是她還來不及驗證,王子瑞就又打來電話,震耳欲聾的吼聲提醒她,這是真的,比真金還真。

至此,霧書瑤已經確定,這八點半言情劇發生的狗血情節居然被她給攤上了。

來不及說些什麽,霧書瑤穿好衣服,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末了,對著房間裏的那個敗類無聲的瞪了一眼。

因為他居然雙手枕著腦後,那雙明亮的眸子慵懶的眯起,盯著她,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不要抱著會甩掉我的想法,就算你逃到了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找出來的。”

霧書瑤咬牙切齒,真想殺人滅口,她這是惹了一頭什麽怪物啊?!不過,最後還是悻悻的歎了口氣。

這就是因果報應啊!要不是她失戀出去找牛郎,也不會攤上這種事情……

……

……

大概過去十分鍾,走廊裏響起一陣急促的高跟鞋疙瘩聲,東方煜閉著眼睛深呼吸一下,不動聲色的趴在床上假寐。

就在這時,他的被子被來者掀開,好在,東方煜剛才已經給自己的下身披上了一條浴巾,但還是不爽的抱怨道:“東方小姐,關好房門,你也不怕我的身材就這麽被你曝光了。”

“那個女孩呢?”女人的聲音響徹在房間裏,與此同時,某男人的挺翹的屁股上也挨了一巴掌。

東方煜痛呼一聲,翻身坐了起來,扯過自己的被子裹在身上:“什麽女孩?”

“昨天酒店人員和我報備,說你帶了一個女孩進來。”

東方煜薄涼的唇線輕微的一抿,想起那個傻女人的言行舉止就覺得好笑:“不是什麽女孩,大概有30多歲了吧。”

東方燦先是愣了幾秒,隨後暴走:“東方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