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42 為她逝去暗戀十年情愫作祭奠 一千

算了,說那麽多也沒用,霧書瑤覺得還是現在盡快回家比較靠譜,因為那小子非常期待和奶奶見麵,如何不是自己加以製止,說不定他早就承認自己的奶奶的小孫女婿了。

可好巧不巧的是,她的內線電話卻在這時候不給麵子的響起,霧書瑤剛走沒幾步,又原路返回,臉上的表情無奈,可也不得不接起,公式化的語調:“總裁,您有什麽吩咐?”

蕭頌似乎頓了頓,聲音清冽冷澈:“把Aimee帶的那幾個練習生的資料拿進來給我看一下。”

“是。”掛了電話後,霧書瑤就急忙的在資料夾上翻找,好在,公司演藝人員的資料都井井有條的碼放在桌麵,她找來A4紙張,複印了Aimee那一欄所有練習生的資料以及彩色照片。

幾分鍾過去,霧書瑤象征性的敲了兩下總裁辦公室的大門,捧著一摞資料夾走到蕭頌麵前:“您要的資料。”

蕭頌沒有抬眸,認真的閱覽資料上練習生們的各種特長,樣貌以及歲數和各方麵素養,最後用紅筆圈起7個人,沉聲道:“告訴Aimee,下個月通知這幾個練習生出道,組合的名字再由公司決定,先把消息透露給媒體。”

雖然霧書瑤心裏很著急家裏的情況,但卻也隻能平靜點點頭:“好的。”

然而,就在她轉身之際,蕭頌眼角餘光冷掃過她的背影,就帶著毫不掩飾的灼熱目光森森的盯上了她,深邃的眼光在她臉上掃了兩圈:“你昨天為什麽跳車?”

登時,霧書瑤怔住了腳步,回頭看著蕭頌,臉色瞬間微變,狹促的眼光不斷閃過:“總裁……”

聽到那兩個字,蕭頌漸漸抬起眼睛,目光帶著一種輕揚的銳利,雙手在桌子底下,緊緊握住連青筋都暴出來,但聲音卻聽不出任何波瀾:“我說了,叫我蕭頌。”

聞言,霧書瑤唇角漾出一抹自嘲:“您是我的上司,叫總裁是應該的,沒有哪個秘書敢直呼總裁的名諱,這是僭越,除非您是不想讓我做這份工作。”

“……”蕭頌不語,臉龐像是鍍了層金的暖色,但那雙眸子,卻是一種冷色:“你和我一定要這麽生疏麽?”

她輕柔的聲音像蘸著毒汁的軟鞭,卻比利劍還要殺人無形!

“總裁您真的說笑了。”霧書瑤唇角微彎,眼眸中藏匿著傷痛苦笑了幾聲,為她逝去的暗戀十年情愫作為祭奠。

說實話,她討厭這樣的蕭頌學長,明明有女朋友還來問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難道他和陳誠是同一種男人麽?

不!霧書瑤寧願他不是這種人。

但她可以做第二個“秦香蓮”,但是卻不可以做翻版的“金貝貝”。

不過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就應聲響起。霧書瑤不敢接,因為她知道這是不禮貌的,可不接,那手機就像催命符似得響了一遍又一遍。

未幾,蕭頌眼裏滑過巨大的失落,聲音裏有絲苦澀:“你接電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