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慶幸的是,霧書瑤到達公司後並沒有遲到,原因卻是她失身又丟臉簽下協議的那家酒店和公司隻差了兩條街。

當然,王子瑞看到霧書瑤腳踏菊花拖鞋,頭發蓬鬆淩亂的樣子,吃驚的目光徘徊在她的周身,一根修長的食指對她不停地指指點點:“霧二,你丫坐火箭來的?居然忙的沒換衣服?”

沒有回答閨蜜的問話,霧書瑤驚魂未定坐在椅子上,追問道:“總裁來了沒?”

“還沒有。”王子瑞搖搖頭,忽然眼前一亮,目光悄然盯在霧書瑤的脖頸上。

“呼——”霧書瑤撫著胸口,揚眉吐氣的挺直了腰:“那就好。”

“你昨天晚上沒回家麽?”王子瑞神情漸漸沉靜下去,一臉的嫌棄:“身上還有廉價的酒味!”

看到她俊臉上的寒意,霧書瑤身體急劇的一震,勉強的笑說道:“嗬嗬……回去了啊。”

王子瑞撇嘴,臉色不由得微微一沉:“那你怎麽還穿昨天的行頭?”

“要怪誰啊?還不是你拚命的狼嚎,害得我抓起衣服穿上就來了,連鞋子都來不及換。”說到這,霧書瑤不禁瞪了她一眼。

王子瑞嘖嘖兩聲,臉色卻怪異了一會,眼底快速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霧二,你脖子怎麽了?”

“脖子?”霧書瑤聽到她的問話,摸了摸被王子瑞盯著的地方,身子一震,滿頰通紅:“能……能怎麽?”

“有一塊紫紅的印記,很像……吻痕?”王子瑞很疑惑的喃喃出聲。

雖然她也沒有親身經曆過,可俗話說得好,沒見過豬肉,總看過豬跑吧?

話音剛落,霧書瑤粉嫩的小嘴微微張著,腦袋好像被人重重一擊,隨即,她愉悅的狂笑出聲:“別逗了你!哪有什麽吻痕啊,這是昨天蚊子咬的,好癢……”

真他蛋的作孽啊!明明不癢,卻被霧書瑤拚命的撓,都隱隱的出血絲了,都怪那個男人!現在她還要對著青梅扯謊,這讓霧書瑤心裏多少過意不去。

然而這時,王子瑞卻挑住她的下巴,冷酷地對上她有些驚慌的雙眼,像考古學家那般精細的研究查看:“霧二,和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未婚出軌了?”

霧書瑤遲疑地看了她一眼,心虛的拍掉王子瑞的手:“快工作吧,金部長如果發現我們在閑聊扣獎金的話,勞資就全賴你身上。”

“老娘才不怕那個老妖怪呢!”王子瑞哼了一聲,黑瞳靜靜地看著霧書瑤良久,隨即,輕輕的搖了搖頭:“你家佛爺可是千叮嚀萬囑咐我這個監護人要好好的照顧你,霧書瑤,你可不要做出令我和奶奶失望的事情。”

聞言,霧書瑤皺了皺眉心,心中一疼,語調平平的回答:“阿瑞,你覺得我是那種人麽?”

“不是最好。”王子瑞撇了撇薄唇:“霧二,明騷易躲,暗賤難防,你可要防著一下你家的陳誠啊,昨天我還看見和一個美女在街上有說有笑的聊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