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50 遲來的表白,她願意接受麽? 一千

接著,蕭頌正視上霧書瑤那充滿震驚的雙眼:聲線很輕很淡,夾雜著一絲傷感:“我說我是喜歡她的,你信麽?”

霧書瑤的眼眶紅成一片,那粉嫩的雙唇開始輕輕地顫抖著……

這個字眼來的太沉重,由於是在他唇裏吐出來,在愛情的問題上,往往沒有誰對誰錯,愛情隻是一種緣分,緣至則聚,緣盡則散。

想到這,霧書瑤苦澀的搖搖頭,一股冰涼的觸感從身體內部湧出……

她和他,沒有緣分。

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可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學長,為什麽在我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後,你又來招惹我?

可蕭頌顯然不願意就這麽放棄,又掏出一封泛黃的信封放在桌麵上,她眸光裏有柔柔的輕風,淡淡一笑,一雙深眸看了她一眼:“這封信,我保存了十年,自從那天,我知道她每天寫情書的習慣,漸漸的,我發現隻要有我的場合,她都會悄悄的躲在人群中,偷看我一眼,她幹淨透徹的就像一張白紙,單純善良,就是這樣,我都不知道什麽時候喜歡上這個笨笨的小胖妞……”

說到這裏,那俊美臉龐如籠罩了一層薄霜,眸底黑暗風暴聚集:“原本我想,等到她畢業的那天,我要和她告白,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家族的生意突遭意外,我的父親命令我立刻回美國,我甚至都不能和她告別……”

“……”聽到這裏,霧書瑤的瞳孔都凝固了,死死盯著信封上那熟悉的筆記,無法置信的瞪大了雙眸,他的話語如刀鋒一般,如此加進使她措不及防。

難怪畢業那天,她數來數去,素來又數去,卻發現少了一封,原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心意,他一直都知道。

那一瞬間,霧書瑤覺得自己像在狂風暴雨中顛簸的一片秋葉,無力而疼痛的隨著波浪起伏。

“你有女朋友的,不應該是這樣的……”她語氣多了一份冷淡的疏離,不希望他們彼此不清不白的糾纏,

“女朋友?”蕭頌顯然一愣。

霧書瑤遲疑的咬了咬下唇,抬頭盯著他的眼睛,提醒道:“那天去你辦公室的漂亮女人。”

“你說claudia?”蕭頌隨即反應過來,唇抿成一線:“她隻是我生意上的合作夥伴。”

“……”霧書瑤再張開嘴巴,呐呐不出聲。

“你從哪裏認為她是我的女朋友?難道這就是你這幾天刻意冷落我的原因?霧書瑤,你知不知道,當我聽見你淡漠的喊我總裁,而不像信中那樣充滿愛慕的喚我蕭頌學長的時候,我有多難受麽?”看她這反應,蕭頌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伸出手指,想要她臉上的淚痕擦掉。

誰知,霧書瑤竟然回避一躲……

見此,蕭頌苦澀一笑,心情潮濕的一塌糊塗,但話語卻擲地有聲:“你可以替我轉告她一下麽?遲來的表白,希望和她交往的請求,她願意接受麽?答案不需要現在告訴我,我會等,等到她同意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