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51 燒糊塗了 一千

那天,霧書瑤隻記得回應的方式是抓著那封信,倉皇而逃……

她不知道什麽時候晃蕩到家的,腦子裏就像投放一個原子彈,炸的一片空白,可對於蕭頌的表白,霧書瑤清楚的知道,單單隻是震驚罷了,並沒有做到心動。

這一刻,她終於知道,喜歡他的那顆心已經死了,在這十年中,漸漸的磨得平淡了。

機械的打開客廳的燈,霧書瑤的雙眸依舊空洞無神,回憶仿佛冷風吹過的剪影,留下痛,留下傷,直到她坐到沙發上,才發現扔在茶幾桌那拆了包裝袋的退燒藥,霧書瑤的眸光立刻聚焦,猛然站起身子,直奔臥室。

果然,看到東方煜躺在大床上,可狀態看起來卻比白天還要糟糕百倍!

床被被蹬掉地板上,那張俊美的臉蛋被高燒熨燙的如同落紅的朝霞,雙眸輕闔,長長的睫毛在麵頰上留下一排青色的小扇,眉頭因為痛苦而輕皺,他的手抓住領口,呼吸急促不均勻,好像瀕臨缺水的魚……

霧書瑤的眼眶一下子又濕潤了,立刻衝進衛生間不斷的換洗冷毛巾,然後又衝進臥室,將他的身體扶起來,靠在自己肩膀上,不斷的擦拭他額頭上,一遍又一遍,最後囁嚅出聲道:“東方煜,醒一醒,你醒一醒……”

她真該死!明知道他還生病,可他卻處處為她所著想,中午又在陽台上暴曬了一段時間,就算是好人這麽被折騰也筋疲力盡了,

也許是這冷毛巾來的正是時候,東方煜嘴唇微翕,難耐地呻吟一聲,意識似乎恢複了清醒:“嗯……你回來了?”

那雙深幽的眸子,慢慢氤氳起一層光,清澈的瞳仁裏閃著濕潤的微芒,就這麽流露出來,瞬間,攫住了她的呼吸。

霧書瑤眼角慢慢淌著淚水,澀然的點點頭:“東方煜,我們去醫院吧。”

“為什麽哭?”可他的手掌卻緩緩的抬起,替她擦掉眼角的淚水,嘴邊噙著暖風一般微笑,眼神變得十分不清明,但卻在眸底溢出一種淡淡的悲涼……

看到這裏,一種驟然的痛疼密密麻麻的布滿心髒,霧書瑤再也忍不住眸中得熱淚,奪眶而出:“去醫院吧……去醫院吧……”

他真的是燒糊塗了,恐怕連自己是誰,現在在哪裏都不知道了吧?可就算是這樣,他的潛意識中還是怕自己會掉眼淚,

未幾,東方煜在她胸口上蹭了蹭,麵色蒼白如紙,嘴裏卻不著調的胡說起來:“那個老頭說,讓你把羊都圈到柵欄裏……”

“……”霧書瑤的眼睛瞪得老大,這可把她嚇壞了!

剛才還沒說胡話,現在滿嘴跑火車,看來真的不能耽誤下去了。

好在是秋天,加上今年秋老虎,不用像冬天似得,裹得這麽厚實,可東方煜說到底也是男人,身體不像女人那樣柔軟就算了,這麽一燒糊塗,鬧騰的程度根本不亞於小孩子,把他弄下樓還廢了九牛二虎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