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53 不要打針 一千

好不容易折騰到醫院,已經晚上9點了,霧書瑤將東方煜放到急診室裏,就匆忙忙的去找他的朋友,多個熟人好辦事嘛!如果他是清醒的,想必霧書瑤也不會麻煩別人。

依稀記得,那個醫生,霧書瑤在自己病例上見過他的簽名,他叫尹天珞。

現在有句玩笑話說的就是醫生的筆記,都說字如其人,看了病曆本。都不敢想象醫生的樣子了,可看了尹醫生的筆記後,霧書瑤徹底打破了這一看法,他的字跡蒼勁有力,工整有序,很像是書法家寫的,一如他的人,俊美如畫的臉龐透著淡漠。

可她弄不明白,一個醫生怎麽會和一個學生是朋友?還是那個尚律師,並且他們還非常要好的樣子,不會有代溝麽?

思及此,霧書瑤不得不感歎,某人接觸的人脈還真廣。

敲開了急診辦公室的門,霧書瑤探頭,輕聲問了一句,“請問,尹醫生在麽?”

一個女醫生看了一眼霧書瑤,回答道:“尹醫生今晚不值班,您有什麽事?”

聽到女醫生說尹醫生不在,霧書瑤急忙擺手,示意找他沒什麽事,轉而求著這位女醫生:“醫生,我朋友高燒不退,吃了藥也這樣,你能去看看麽?已經一天了,我怕他把腦子燒壞了,來的時候已經滿嘴說胡話了。”

對於外人,她還是不能做到厚顏無恥,不過這已經從“表弟論”上升到“朋友”的境界了,當然,朋友也可以理解為男朋友,但這要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女醫生聽到霧書瑤的描述,微微蹙了下秀眉:“你先去掛號,化驗一下血項,我馬上過去。”

霧書瑤不懂這些,隻得按照醫生的吩咐去掛號,好在現在是晚上,雖然有看病的,但卻不像白天那麽擁擠,用了將近十分鍾,霧書瑤掛了那位女醫生的專科號。

血項用了不一會兒就化驗好了,女醫生看了一眼化驗單和溫度計,拿著聽診器在他胸口上聽了聽,扒了扒眼皮,語氣有些斥責:“都燒這麽嚴重了,為什麽現在才送來?!”

隨即交代護士一會兒準備要打的針劑,並且吩咐霧書瑤給東方煜物理降溫,就是用酒精棉擦拭他的手心和腳心,還是病毒性感冒,打了針就能好。

霧書瑤頻頻點頭,聽著女醫生的教訓,但那沉痛的心情總算得到釋放,呼出一口氣。

難怪給他吃藥也不管用,原來是對症不對藥。

可真到了打針這一環節,護士正要把針管子戳進他青色的脈絡裏,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躺在床上放挺的那家夥居然有了些許意識,然後像個小孩子似得鬧騰哭了起來:“不打針……不要……不打針……我不打針……”

登時,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眉眼抽搐的,最後還是護士嬉笑的開了玩笑:“呦!這麽大的人還撒嬌!打針就像蚊子叮一下,一會兒就好了。”

聞言,東方煜鬧騰的更歡了,痛苦將腦袋埋在霧書瑤的胸口:“不要……不要……不要打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