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53 PP更疼! 一千

霧書瑤看著在場的醫生和護士們醬紫的臉色,她皮笑肉不笑的安撫著東方煜:“不打針了,不打了。”

“帶我回家。”他目光閃動,像個孩子似得,黏人的又在她身上蹭了蹭。

“好。”霧書瑤點頭,隨即將他的一條手臂輕輕的抽出來,“護士,打吧。”

這句話被他聽到了,因為高燒而滿眼通紅的眼睛瞪了她一眼,東方煜一邊蹭一邊流淚,聲聲泣血的控訴:“嗚嗚……騙子,你這個大騙子!”

最後還是那名女醫生看不下去了,吩咐著護士,無奈的輕歎:“叫劉姐來,注射針劑吧。”

霧書瑤抱歉的對女醫生笑了笑:“醫生,給您添麻煩了。”

女醫生擺擺手,而她口中說的“劉姐”就是小兒科的護士長,據說這位護士長一生紮人無數,兒童的血管比成年人都細,可她卻有一個響當當的稱呼“劉一針”,意思就是紮一針,從來不滾針。

看到這個接近五十歲的護士長阿姨,東方煜又將腦袋埋在霧書瑤的胸口,鬧騰起來:“你說不打針的,你這個騙子!騙子!”

“很快就好了,不打吊瓶了,改打屁屁。”

“屁屁更疼!”

“……”

看到這一幕,劉護士長倒也不在意,慈祥的笑了笑:“你們姐弟戀感情真好,弟弟給姐姐都高了大半個頭,還撒嬌,這年頭啊,人都嬌貴,有一次我去內科,看到一個大男人打針還哭唧唧的,抱著老婆嚎的驚天動地。”說著,針劑已經兌好了:“來,把他的褲子脫了。”

霧書瑤一聽要脫他的褲子,臉上不自然的紅了一層,但特殊情況特殊對待,也顧得不了什麽了,央求道:“護士長,您輕點哈,他怕疼。”

但他這時又嗷嗚了一嗓子:“我不打屁股!”

見此,霧書瑤怒了,臉色由青轉黑,目光淩厲得可怕,下了最後通牒:“吊瓶和針劑!選一樣!”

折騰了一晚上,你不累,人家護士可跟著你遭了罪!

許是被嚇到了,東方煜當場瑟縮了一下,委屈的癟癟嘴:“吊瓶……”

“……”霧書瑤無語,早知道就用這一招了。

在急診室裏打了一夜的吊瓶,這玩意就是比吃藥來的快,在淩晨3點,東方煜終於殺退了高燒,體溫降回到37°6,不過還是有點低燒,但這種情況總算能讓霧書瑤放心了,至少他現在不說滿嘴放炮了,睡的也安詳。

可她卻是一夜幾乎沒睡,一邊看著滴流的進度,一邊給他擦拭酒精棉,想起他前半夜鬧騰的程度,霧書瑤頭疼的揉揉太陽穴,以後可不能讓他再發燒感冒了,不然非得折騰死。

漸漸的困意襲來,霧書瑤趴在床邊,而這時,他的手無意識的抓住她的手,緊緊地,她試著掙脫了一次,卻怎麽也掙脫不開。

霧書瑤看著他安靜的容顏,上揚起唇角,笑容恬靜,手指也在收緊……

昨天太困了,拉拉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本來把手機定到8點半的,可一覺卻睡到了天亮,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