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59 是我未婚妻 一千

聽到她這麽親密的叫著自己,東方煜嗤笑的搖搖頭,糾正過來:“我叫東方煜。”

“……”君妃一愣,隨即紅唇勾起,外露的優雅大方氣質:“這段時間都在忙什麽,老朋友敘敘舊,約都約不到你,我以為你還在怪我呢。”

“拿鐵,謝謝。”東方煜對著走過來的服務生禮貌一笑,喝了一口擺在自己麵前的白開水,回答君妃的話:“說笑了,前幾天發燒生病了,身體太乏,不願意出門而已。”

君妃臉色不自然了幾分,但嘴角還是噙著一抹笑:“你總是不會照顧自己的身體,生病還怕打針,記得以前我們……”

話音未落,東方煜聲音冷淡毫無感情插進來,慵懶的抬起黑眸掃了她一眼,但那神情分明是幸福的姿態:“如果不是我家瑤瑤,我還不會好的這麽快,她有時候真的很像母老虎,我很怕她。”

“……”聞言,君妃的身體都僵了:“你有女朋友了?”

“是未婚妻。謝謝。”後麵這兩個字是朝著端過來咖啡的服務生說的,但君妃知道,這個自己曾經深愛過的男人的一顆心早已經被自己傷害的血肉模糊,不可能再一次犯傻還癡癡著苦戀著自己。

可為什麽她會這麽不甘心?不甘心他被別的女人所霸占?所染指?一生白頭到老?那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笑容讓她覺得好刺眼?

未幾,君妃真摯欣喜的恭喜著東方煜:“有機會的話,真的很想認識她,你能找到自己所愛的女人,也算不容易了。”

但這時,東方煜卻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訝然的一拍腦門:“時間過的真快!都5點多了,她快下班了,我必須回家做飯了,君妃,有空改日再聊吧。”

有些傷口,時間久了就會慢慢長好;有些委屈,受過了想通了也就釋然了;有些傷痛,忍過了疼久了也成習慣了,很多人不需要再見,因為隻是路過而已,遺忘就是我們給彼此最好的紀念。

“……”君妃想叫住他,可看到他就雙手插進連帽衫的衣兜,那俊美的臉蛋上掛著禮貌的微笑,她都覺得他怎麽可以這樣殘忍?

在路過愛馬仕名牌店的時候,東方煜插在衣兜裏手裏握著她送的zippo,溫潤的笑了笑,走進這家店,指了一個十分精美的包包,刷了卡付賬。

這個包包還不知道說什麽理由讓她收下呢,她那麽愛財如命,如果知道這麽貴,還不轉手就買了?

想到這裏,東方煜心頭泛過淡淡的暖流與幸福感,俊美的臉上竟然浮現一抹淡淡的緋紅……

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拎著包裝袋才沒走幾步,就遇到了一個熟人,那一刻,東方煜怔在原地,內心翻湧的劇烈不安與焦慮:“奶奶,你怎麽……”

“怎麽沒回家,是麽?”霧奶奶冷嘲一聲,嘴唇簡潔有力的勾勒出一道弧,看穿東方煜的心思:“去找個地方說話,我想和你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