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睡在哪?

掛麵用了不到十分鍾就煮好了,當時霧書瑤還告誡自己,不會吃,可當麵條端到她麵前,鼻翼間猛然撲進一股香油和蔬菜的香味,終是沒能忍住,翻身坐起來。?

就算現在和這小子置氣,也改變不了什麽,人家不是都說了除非半年契約到期,不然是不會走的結論麽?既然這樣,她還有什麽不認命的??

隻不過,當麵對她的同事和朋友的時候,他出現勢必會引起一陣震天動地的騷亂。?

倒不是以前的陳誠有多麽出色,會每天接送她上下班,主要是這小子長的太妖孽了,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深邃絕美的眼,眼角卻微微上揚,而顯得嫵媚,挺拔的鼻梁,特別是左耳閃著炫目光亮的鑽石耳釘,給他的陽光帥氣中加入了一絲不羈……?

所以,契約裏又加了一條———不能接送她上下班。?

這一條主要是為了防止阿瑞告密給她奶奶,如果讓奶奶知道她居然睡了一個未成年少男,還不知道鬧出什麽動靜呢。一一+?

不得不承認,他煮的麵條確實很好吃,麵湯鮮香濃鬱,麵條Q彈有韌勁,霧書瑤想,能做家務和煮飯也不錯,就當雇了個全天值男保姆吧。?

可夜色降臨,問題隨之接踵而至……?

他睡在哪裏??

總不能兩個人擠到一張床上吧?雖然他比她小了將近十歲,但到底是個男人,現在又是青春發育期,看到女人的身體,不知道男性荷爾蒙會爆發出來多少。?

萬一他睡到半夜再獸性大發,把她給XXOO了,丫的!她要上哪去說理??

第一次已經給他了,就讓霧書瑤覺得很憋屈了,現在這個社會,雖然非處女結婚的女人大有人在,可她怎麽也不至於開放到未婚就和一個異性同居在一起。?

就算是陳誠,也隻是猜到拉拉小手的境界。?

唉……說到底,還是怪她自己,要不是喝醉酒,也就不會發生一連串麻煩又狗血的事情了。?

之前為了省錢攢點嫁妝錢,霧書瑤特地在裝修上下了一些功夫,像客廳裏,隻擺放了一套沙發,霧書瑤躺進去沒問題,可換成東方煜一個身高一米八多的男人,真就是委屈了點。?

話又說回來,這樣窩著睡覺,休息也不好,還有害身體健康。?

剛開始,東方煜的意思就是兩個人躺在一張床上,連她的身體都看光光了,連包養協議都簽了,還矜持什麽??

隻不過,這一言論剛被放出來後,就被霧書瑤一記枕頭砸中腦袋。?

實在沒有辦法,兩個人的提議都折中了一下,最後東方煜的歸屬睡覺地方就落實在臥室的地板上。?

這麽熱的天,連文胸都不想穿,可現在情況不一樣,她不把自己捂成粽子都覺得沒有安全感。?

霧書瑤看著他嘴角噙著欠扁的邪笑,然後從櫥櫃裏拿出一套毛巾被,喜滋滋的鋪蓋在地板上,她就覺得蛋都碎了。?

等她這個月開了工資,一定要買個折疊床,把這邪惡的小男人轟出自己的房間,想到這裏,霧書瑤又開始心疼她那幾百塊錢的稿費了。?

如果獎金不扣除的話,用這錢買個折疊床不是挺好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