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尚元空律師

下班後的霧書瑤就去了百貨大樓,買了他發短信囑咐的用品,沒想到,這點抹在臉皮上的玩意兒就花了300元毛爺爺。

一想到半年的時間裏可能要花費的更多,霧書瑤看著紙上記下的地址,這是吃完飯後她在網上找到的一家律師樓,主要是為了谘詢一下像她這樣的犯罪嫌疑人,應該判多少年。(┬_┬)

用了十幾分鍾,終於在A市最繁華的地段找到這家律師樓,但是,卻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因為律師樓裏根本沒有幾個人,除了兩個助理,一個秘書和一個清潔工之外,連個律師的人影都沒看到。

按理說,在本市最繁華的地段,像這樣資金高的商品樓,光是一年的租金,霧書瑤就無法想象了,怎麽會這樣門可羅雀?

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霧書瑤暗怪自己瞎操心,她這裏還有很多事煩不過來呢!

未幾,霧書瑤走進前台,看到百無聊賴的前台小姐在打電腦,禮貌性的問了一句:“小姐,請問一下,尚元空律師在哪裏?”

聞言,前台小姐猛然抬起腦袋,看著霧書瑤的眼光裏竟然發射出許多粉紅心泡泡,剛要開口,誰知在她後麵的門突然打開,竄出一個穿著粉紅色背心和大褲衩的男人,手指比成“rock耶!”的姿勢,興奮的嗷嗷叫,“哈哈!小徐,掃雷我終於過去第一關了!呦呦~~~呦呦~~~切克鬧!”

霧書瑤驚嚇的後退幾步,就在這時,前台小姐嘴角抽搐的指著粉紅色男人,緩緩開口道:“這就是尚元空……律師。”

某大齡女青年立刻從驚訝變成驚愕的狀態。(─。─|||

等尚元空發現霧書瑤的時候,又嗷嗷兩聲,一臉的訝然,並且捂著襠部竄回房間。

看到這裏,霧書瑤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框,不禁捫心自問,網絡上的都不靠譜啊!話又說回來,他為什麽要捂著襠部啊?

不過來都來了,再回去也不太禮貌,霧書瑤在心裏安慰自己,也許律師並非她想象的那樣,都是一副變態的撲克臉,做什麽事情都要求嚴謹,也許就有一個天生樂觀四次元思維的,就像……眼前的這一位。

坐在辦公桌麵前,尚元空已經穿上一條西裝長褲和白色的襯衫,和霧書瑤想象的不一樣,房間裏竟然異常幹淨簡潔。

而剛才由於他竄來竄去的太快,霧書瑤也沒能看清他的長相,現在看來,倒是一個非常俊秀的小夥子,那襯衫和西裝褲穿在他身上竟然出奇的合適,修飾過的鬢角無聲地散發著男人氣息,和剛才的那身粉紅色完全像兩個時空的人。

目測,年齡肯定沒有她大。

“請問霧女生有什麽法律方麵的問題需要谘詢的?”這時,坐在對麵的尚元空不自然的咳了兩聲,估計是因為剛才的見麵太尷尬而緩解一下氣氛。

聽到這裏,霧書瑤臉色一紅,雖然記憶模糊,但還是能想起來那天晚上發生的畫麵:“尚元空律師,那個……和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該判多少年?能給我一個具體的時間段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