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026 您家女兒多大了?

聽到這裏,霧書瑤臉色一紅,雖然記憶模糊,但還是能想起來那天晚上發生的畫麵:“尚元空律師,那個……和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該判多少年?能給我一個具體的時間段麽?”

“叫我尚律師就好。”尚元空微笑了一下,刻意強調稱謂。

“……”

尚元空律師和尚律師叫起來有差別麽?無非多了兩個字而已。→_→

看著霧書瑤紅黑交替的臉色,尚元空將雙手交疊在一起,聲音裏染著一抹冰冷的沉潤:“這個……未成年人被性侵犯的性質比較嚴重,無論是自願還是被迫,都得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霧書瑤一下子嚇得腿軟了,吸了口長氣,如墨的眼眸裏滿是複雜的難以置信。

這麽說,無論如何,她都逃不掉坐牢的結局了?

老天啊!她這麽踩了什麽樣的狗屎運!?

如果不是太衝動的喝了酒,她也就不會買醉出去找男人把自己獻出去,現在可好,沾包賴了吧?!

人家玩一夜情可以,她霧書瑤有什麽條件?

要錢沒錢,要胸沒胸,要腚沒腚的,不然陳誠那個負心人也不會連奔兒都不打一下,就電話告知和她分手。

霧家的家訓就是,嚴守恪己。要是讓奶奶知道,不但出去瘋的把第一次都交給一個未成年男生,並且還被他給沾包賴了,奶奶還不得把她的腿給打斷啊?

霧書瑤思緒還在神遊中,但這時,卻被尚元空突然打斷,用一種很嚴肅的語氣問道:“霧女士,冒昧的問一句,您家女兒今年多大了?”

“……”霧書瑤手指抖動,忍住要打人的衝動。一

一+

丫的!她長得有這麽老麽?本來就已經不爽透頂了,這不靠譜的律師還敢刺激她的年齡?

“不是我女兒……”未幾,霧書瑤閉上眼睛,順便關上自己眸中燃燒起來的熊熊烈火:

“哦。”尚律師看到霧書瑤“痛苦”的閉上眼睛,了解的點點頭:“那是您侄女?”

良久,霧書瑤深吸一口氣:“不是。”

“外甥女?”尚元空又問道。

“……”

這律師還敢再脫線一點麽?

見霧書瑤“沉痛”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尚元空嚴肅而認真的保證道:“您放心,隻要您外甥女還未滿18周歲,我就有把握,將犯罪犯罪嫌疑人繩之以法!家門不幸,您也也哀順便吧……”

“……”比起那個臭小子,霧書瑤發現這個律師氣死人更加有效率。

良久,霧書瑤無奈的說了句“謝謝”後,轉身離開,身後還有尚元空關懷且高亢的聲音:“霧女士,有需要給我打電話,13xxxxxxxxx。”

“……”再找他就出鬼了!

果然,網絡上的廣告都是不靠譜!

第一次是在網上找小白臉,結果被人沾包賴了。

第二次又遇到這麽一個敗家坑爹的律師,說了這麽一大堆沒用的,難怪這麽大一棟律師樓,沒人肯來

她不過就是想知道,誘--奸未成年人能判多少年嘛!(┬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