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029 起衝突

霧書瑤不願意搭理這種渣滓級別的賤男人,剛才看了他一眼,現在眼睛還疼呢!真是,閻王每天收那麽多人,怎麽就沒把他給收了去?

雖然說女人喜歡長的壞壞的男人,但並不是喜歡長壞了的男人。

她深深記得,如果不是他陳誠當初說了中傷自己的話,她那種不甘心的性格哪會去找小白臉,現在也不會有這麽多麻煩事了。

歸根究底,導火索就是他。

可現在說這麽多還有什麽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追悔莫及也沒用。

說到底,最大的責任也怪她自己。

就在霧書瑤給東方煜買好了手工皂準備離開的時候,可誰知道,竟然會冤家路窄。

他們從珠寶店裏走出來,陳誠親昵的湊在千金小姐耳朵邊,軟儂細語,惹得千金小姐看著右手無名指上一顆鴿子蛋大小的鑽戒,樂的咯咯直笑。

真沒看出來,這家夥竟然出息到這種地步了?這顆鑽戒怎麽說也有小幾萬了,他居然舍得掏錢買?

猶記得,他們相處將近一年的時間,別說給她買件首飾了,就是每次在外麵吃飯都還是她買的單呢!

真不愧賤男,看人下菜碟的本事就是厲害,估計這得花光了他幾年攢的所有積蓄了吧?

有那麽一瞬間,霧書瑤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竟然會對這名千金小姐泛起了一絲同情心。

他陳誠肯為了金錢名利甩了自己,總有一天,也會為了金錢名利而甩了這位千金小姐。

迎麵碰上霧書瑤,陳誠先是麵無表情的驚愕了一下,但隨即就換上一副討好千金小姐的嘴臉,和她討論著訂婚需要準備一些什麽。

按理說,分手就分手了,再糾纏也沒什麽意思了,可霧書瑤不是言情小說裏的聖母瑪麗亞,雖然她平時老實了一點,可不代表她就是軟柿子沒脾氣!(╰_╯)#

還盡往她心口窩上戳痛處,2b不隻是鉛筆,還有這款經典賤男人,要討論訂婚也別在大庭廣眾的討論啊,這怎麽不讓霧書瑤不生氣?

本來該訂婚的是她,現在卻換成了別人。

於是,霧書瑤在和陳誠擦肩而過的時候,甩了一個特大號的衛生球眼神給他,可偏偏又讓千金小姐看到了霧書瑤的舉動。

千金小姐一下子就拽住了霧書瑤的胳膊,憤怒的質問道:“你憑什麽瞪我老公?”

老公?呸!真不要臉!還沒結婚就老公老公的叫了,他要是一腳踹了你,你還不得求著他叫祖宗?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瞪他了?”剛才對千金小姐的同情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霧書瑤看著千金小姐冷厲的盯著自己,勢有一種不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就不罷休的架勢。

“我兩隻眼睛都看到了!”

“你帶照相機了麽?有本事把監控調出來啊!”

“你————!”千金小姐被堵得說不出一句話,臉色漲紅。

“貝貝,別和這種人一般見識,我們走。”然而這時,陳誠淡淡的掃了一眼霧書瑤,擁著千金小姐準備離開。

聞言。霧書瑤心髒一顫,抓住陳誠的胳膊,追問道:“我是哪種人?”

“嗬!”陳誠甩開手臂,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瞥了霧書瑤一眼,冷笑一聲,用唇語表述出兩個字:“棄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