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VIP005】教你怎麽寫H【兩千】

剛開始,霧書瑤還以為自己是煩躁得出現了幻覺,對於這種情況,她已經怪不怪了,現在腦袋裏經常蹦達出來他的身影,更別說聲音了。?

霧書瑤自嘲的笑了笑,可仔細一聽,貌似又不像假的?哪有幻覺裏還出現人的呼吸呀??

難道……他真回來了?!!?

就在她臉部肌肉不斷的抽搐的同時,霧書瑤動作機械轉身,那一刻,畫麵定格了,她心中如同千萬頭草尼爹的在咆哮!?

而東方煜在看她穿著性感睡衣裙的時候,眸色明顯的黯沉下去,呼吸在那一瞬間變得急促起來……?

“啊————!”霧書瑤驚恐的大叫起來,雙手下意識的護在自己胸前:“你、你、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早就站在你身後了,包括你敲的那一段字我也看到了。”?

東方煜雅痞的笑了笑,後麵的那句話像條毛毛蟲似得鑽進她的耳朵裏,登時,霧書瑤全身上下突然竄起一陣酥麻的感覺。?

“回來也不吭一聲,想嚇死誰啊!不是說你二姐回來了麽?”她習慣性的翻了一個白眼。?

該死的!她剛才露胸露大腿的場景肯定被他看到了,現在怎麽辦?衣服都被他全給洗了,尼瑪這肯定是預謀好的,是要鬧哪樣啊!?

東方煜也沒理會霧書瑤的問話,嘴角輕輕向上揚了揚,薄唇輕啟:“你會寫小說?”?

“還出版過一本呢!”?

“嗯……是**不會寫麽?這要親身體驗一下才能知道感受的……”他表述了自己的看法,並且趨步向她走來,意思是,我現在很有意願幫著你完成現在糾結的事情,還免費的呢!?

看到這一幕,霧書瑤的臉色都嚇得慘白,如水的雙眸裏滿是驚恐:“你要幹什麽?!啊————!放開我!東方煜,你這臭不要臉的混小子!你要是敢動老娘,老娘就把你的小dd整條給拔下來!”誰知東方煜根本不理會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下一秒,將她的身體橫抱了起來,走進臥室。?

麻痹啊!阿瑞的強勢她學不來,放了狠話,這小子也無關痛癢的,但說實在話,她好像並不是很反感他,說白了,霧書瑤從心裏不排斥,但嘴巴上卻在裝。?

倆人一起倒在大床上,東方煜漆黑的眸子緊盯著霧書瑤,唇角邪氣的勾了勾:“現在這種情況不是用來罵我的吧?”?

“給你一個機會,你現在放開我還來得及!”她下了最後通牒,其實心裏早就忐忑的像在敲鼓,震動的一聲比一聲激烈。?

“我不想要這個機會……”這時候,東方煜眼睛已經變得綠幽幽的,薄唇裏噴灑出來一陣陣溫熱氣息,那饑渴的眼神,就像一匹饑腸轆轆的狼,恨不得撲上前來將她生吞活剝。?

完了,這廝腎上腺素開始分泌了。(─。─|||?

最後,霧書瑤使出渾身解數,破口大罵道:“尼瑪你妹你大爺的!”?

東方煜早已經低頭用吻代替了回答,他含住她粉嫩的雙唇,伸出舌頭,那一刻,霧書瑤訝然的猛地睜大了雙眼,很明顯,她沒有想到東方煜會真的吻下去,以為他充其量也就逗著玩一下……?

不過,等霧書瑤反應過來的時候,看到他正用怨憤的眼神控訴自己,仿佛在說,張開嘴巴呀!不然我怎麽把舌頭伸進去?不伸進去,你怎麽知道打啵兒是什麽感覺??

霧書瑤無奈了,伸泥煤啊伸!這推也推不開,他就像一座大山似得壓得她快透不夠氣來……?

想到這裏,他晶亮雙眸一閃,故意張開嘴,趁著他鬆懈的時候,對著那柔軟的唇角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登時,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登時彌漫在整個口腔中,可令霧書瑤沒有想的是,他僅僅的就怔了一下,而那一咬,剛好給了他鑽進入口腔的機會……?

這是什麽材質打造的厚臉皮啊!?

好吧!好吧!就當是為了寫那該死的**犧牲了,不然踏月又該像催命鬼似得催稿子!?

東方煜已經用手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了頭,,低頭捕捉住了她小小的粉唇,狠狠地吻了上去。卷著她的小舌在嘴裏翻騰糾纏,趁她還在詫異來不及咬緊牙齒,他迅速伸出靈活的舌頭探進她口腔深入糾纏她的小舌。?

而後又拚命勾著舌根吸吮著,好像要把她拆吃入腹才善罷甘休。?

霧書瑤被他的霸道追得無處可躲,隻得束手就擒,任憑他舔吸著自己嘴裏的每一處,?

她一頭長而飄逸的黑色秀發枕在腦袋,換回了家裏備用的黑色眼鏡,可卻擋不住那雙眼睛閃著令男人們為之瘋狂的迷離,但這時候卻被東方煜摘掉,她還是不戴眼鏡好看。?

“唔……唔……”霧書瑤想大聲尖叫,她真的快呼吸不過來了,卻隻能發出單薄的音節。身體被緊緊箍住,根本掙脫不開。?

眼前的這個臭小子力量大得驚人,看他平時一副像個乖學生似得,卻沒想到骨子裏是這麽禽獸的一個人!?

擦!他接吻的技術仿佛很熟練嘛!?

東翻譯感受感受到霧書瑤像缺氧的魚兒似得,放開蹂躪那水水粉唇的機會,低胸的睡衣裙將她那一對酥--胸暴露在外,將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的白嫩,而修長的雙腿將她那小蠻腰修飾的很是完美。?

東方煜轉移了目標,又伸出舌頭依著她的耳廓輕輕舔著,惹得她身體輕顫了幾下……?

感覺到她別開頭,他會意的輕笑,溫熱柔軟的舌尖挑逗般的舔吻著她的脖頸,少年的氣息很幹淨,帶著淡淡的舒爽香氣,修長手指每次撫過一處肌膚,那一處的肌理便微微緊繃,變得粉紅。?

霧書瑤的呼吸已經出現紊亂,嫩唇裏忍不住像貓兒似的,咪嗚咪嗚的撓得東方煜心裏頭直打顫,但卻她仍是一動不動的像死屍的躺在床上。?

真丟臉!身體居然好渴望他進一步的動作,霧書瑤羞惱的將雙手搭在眼睛上,在心裏罵了一聲自己好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