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市長,滾! VIP009 那個女人…… 兩千

來到公司後,讓霧書瑤不敢相信的是,有好多同事居然都不認識她了,都誇著簡直像變了一個人似得。

霧書瑤聽到後,自然是開心不少,人嘛!誰還沒有個虛榮心呢?

可讓她比較暈的是……她戴眼鏡和不戴眼鏡的差別有這麽大?

其實她也覺得變了不少,框架眼鏡摘了,一根麻花辮梳成高高的馬尾,職業裝也換成了比較緊身的那種,誰要是看不出來變化,那純粹就是瞎了一雙鈦合金狗眼。

還真別說,霧書瑤也覺得自己自信了很多,這樣看起來,最起碼能像個白領了。

而金部長看到後也是明顯一怔,隨即,那雙猥--瑣的眼鏡就開始上下打量起霧書瑤來:“書瑤啊,你不戴眼鏡真好看,戴著像林無敵,不戴像林妹妹,不!比林妹妹還好看,也有朝氣活力!,一下子年輕了10歲!”

霧書瑤不自然的扯扯嘴角,沒有說什麽,畢竟人家還是個小官呢,不過心裏早就忍不住再咆哮了————放你媽的屁!年輕10歲我才17歲,連大學都沒上,還林無敵?你他娘的才林無敵!你全家都林無敵!矮冬瓜!快閉上你那色眯眯的眼睛吧,都快惡心死了!

最後霧書瑤以要遲到的理由,才得以逃脫出金部長“欣賞”的目光。

來到她工作所在的樓層,直到快中午了,幾乎都沒有什麽業務打進來,霧書瑤也覺得奇怪,難道是老天爺看到她漂亮了,連工作都可以減負的麽?

哈哈!這樣子,正好可以偷會懶。

可不想,王子瑞卻沒有放過她,公司內部安裝的MSN發來一條消息。

霧書瑤哀怨的歎了一口氣,就知道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青梅監護人阿瑞】:霧二,昨天你電話掛的急,我還沒來的問你陳誠的事情呢!陳誠和那女的是怎麽回事?為什麽這麽親密?你和我解釋清楚。

【書瑤】:阿瑞,是不是你看錯了?

唉……她真的不想在編瞎話了,因為假話說著說著,終究會蒙蔽了雙眼,蒙蔽了內心……信以為真。

【青梅監護人阿瑞:】絕對不可能!

【書瑤】:你確定那個人真的是陳誠麽?

【青梅監護人阿瑞】:我草!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近視啊?

【書瑤】:……

這火爆脾氣真的要改一改了。(─。─

【青梅監護人阿瑞】:霧二,我警告你丫的少和我裝啞巴!這段時間你們聯係的多不多?陳誠有沒有什麽地方不對勁?

【書瑤】:我們約會挺多的,前幾天還見麵了,一起去的商場。

並且還大吵了一架,差點沒讓保安直接給清出去,暈……

當然,這段話她沒敢打出去,隻是在心裏腹誹一下而已。

【青梅監護人阿瑞】:我覺得遲早會有事,霧二,都不知道怎麽說你了,你也上點心行不行?讓陳誠少和那女的在一起,你們還有一個月就要訂婚了,別讓他在招貓逗狗了,他最好別對不起你,不然我非廢了他!

看到阿瑞打出這樣一段話,霧書瑤眸光瞬間黯淡下去,歎了一口氣,聲線很輕很淡,夾雜著一絲傷感……

現在還可以瞞一瞞,可一個月之後呢?阿瑞的性格她最了解,她不心疼陳誠會怎麽樣,就怕阿瑞跆拳道黑帶把他打殘了攤上責任。

如果陳誠的事情曝光出來,那麽,東方煜也會浮出水麵……

但就在這時,樓道裏響起一陣兒輕靈的高跟鞋聲音打斷了霧書瑤神遊的思緒,按理說,一般20樓層以上的公司同事很少上來,並且還是個女同事,能是誰呢?

【書瑤】:阿瑞,你等一下,我這來人了,有時間再聊。

打完這段話,霧書瑤急忙下了MSN,而那女人轉眼間也來到霧書瑤麵前,她看著眼前的女人,由衷的感覺到,她散發出來高貴的氣質都和自己不是一個等次的。

這個人,很明顯不是公司的同事。

打個比喻吧,麵前的女人如果是牡丹花,那麽,她就是狗尾巴草。這還真不是她自負,因為實情就是這樣。

未幾,霧書瑤站起來,嘴角掛起一抹招牌式的微笑,而那女人臉上戴著太陽鏡,也回以一個微笑。

接著,女人摘下覆蓋在鼻梁上碩大的太陽鏡,露出一張絕美的臉蛋和一頭在發梢挑染了紅色的黑發,她身穿夏季黃色風衣,妝容清麗,簡單黑眼線,淡淡的橘紅色唇蜜妝點雙唇,粉粉的顏色很誘人,開口便問道:“蕭頌在麽?”

敢直呼總裁的名諱,這人該不會是學長以前的女朋友吧?

霧書瑤的第一反應就是身為秘書,不能給總裁找不必要的麻煩,於是嘴角再一次掛起招牌式微笑:“小姐,您要見我們總裁,我給您通報一聲好麽?”

“不用了,我和你們總裁是老朋友了。”女人顯然很不領情,說著,推開霧書瑤,走進總裁辦公室。

“小姐……”見此,霧書瑤有點不爽,說了要通報,等一下有這麽難啊?

她還想阻攔著女人不讓進去,那話說出來不是絕對的,你說認識總裁就可以了?她還說認識奧巴馬呢,可人家認識她麽?。

誰知,就在推搡之間,蕭頌已經開了辦公室的門,他看到女人的時候,眼眸裏漾起震驚的色彩,但卻被他隱藏的很好,接著,又用一種淩厲的眼神看了一眼霧書瑤,並且用一種上級對下級的命令口氣,絲毫不帶感情和她說道:“你先下去吧,一會兒泡兩杯黑咖啡進來。”

霧書瑤明顯一怔,心裏登時升起讓人恐懼的壓迫感,隨後反應過來自己在幹什麽,說了一聲“是”急忙退了出去。

在茶水間裏,霧書瑤神情呆滯的泡著黑咖啡,回想起自己對待女人的態度,以及蕭頌投射過來的眼神,一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

那女人難道……難道不是前女友麽?那麽,又是什麽身份呢?

突然,一個想法突然從腦海裏一閃而過……

該不會是現任女友吧?

*又一位重要人物出現,猜猜她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