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011 還沒戀就out了 兩千

“咚——咚——咚——”霧書瑤在門板上禮貌的敲了兩下。

“進來。”說話的自然是蕭頌。

聞言,霧書瑤推開門板,端著兩杯黑咖啡走到蕭頌麵前,說實話,這還是她第一次進到這間辦公室。

簡單大氣的裝修風格很符合蕭頌的氣質,格調以黑白色為主,落地玻璃窗掛著米黃色的紗簾,前麵有一台很大的液晶電視,一張碩大的辦公桌和待客沙發是辦公室裏主要的家具,房間的另一側是屋與浴室和休息室相通。

和以往的演藝公司不同,牆壁上都掛著公司裏紅極一時的歌星或者演員,而蕭頌的辦公室則是以一副10x20米古典山水畫掛在牆壁上,給人一種儒雅雋秀的感覺。

見到霧書瑤朝著自己走來,女人明媚的桃花眼微微一挑,對著蕭頌勾勒起一抹微笑:“我記得你以前,從來不用女秘書的,不過不得不承認,你的秘書很漂亮。”

霧書瑤微微頓了頓,眼角的餘光不自覺瞄了一眼蕭頌,把黑咖啡端到女人麵前。

蕭頌笑了笑,眼睛看著女人,而嘴角卻是一種模糊的弧度:“再漂亮也沒有你漂亮。”

女人扯扯唇角,舉止優雅的端起黑咖啡,紅唇輕嘬了一口黑咖啡,未幾,衝著霧書瑤勾起輕淡笑意:“謝謝,你泡的咖啡很好喝。”

霧書瑤也衝著女人微笑了一下,不過卻看到蕭頌嘴角輕輕向上揚了揚,磁性的聲音響起:“你的口味還是沒變。”

須臾,女人嘴角邊突然浮起一絲不可捉摸的笑容,點點頭,不可置否:“你不是也一樣麽?”

可霧書瑤聽到這兩句話,眸子卻猛的掙了一下,心裏登時一緊,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她才發覺手腳是這麽的冰涼……

說真的,別看她就一根筋,但是再傻再二缺也能聽出來,那女人和蕭頌學長之間的微妙關係了。

不是正牌女友,能知道蕭頌以前從來不用女秘書麽?

不是正牌女友,蕭頌能一直知道那個漂亮女人喝黑咖啡的習慣麽?

真的很好笑!她居然還以為蕭頌對自己是有好感的,還和踏月分析了一晚上,現在看來,是她不知所雲,的確自作多情了。

他這麽優秀,這麽完美,怎麽可能在10年之內都沒有女朋友呢?

下班的路上,霧書瑤就這麽神經恍惚的被好幾個司機罵了個狗血淋頭,說她是瘋女人在找死。

霧書瑤怔了怔,摸了一把眼角不斷湧上來的清明**,隱形眼鏡刮得眼睛好痛,她想,現在自己確實有點不正常了。

夜色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

東方煜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了,都怪阿空那個大嘴巴,有事沒事的就和從小在軍區大院一起成長起來的光腚娃娃們說他回來了,也怪自己人緣太好,小時候沒少和他們在一起敗家的偷鳥蛋,這關係不錯的避免不了就是一頓。

幾個沒有搞仕途的朋友還要拉著他去洗桑拿,卻被他婉言謝絕了,說以後有機會,他這次回來就不走了,朋友這才放過他。

有幾次,他真的很想找一根針給尚元空這倒黴孩子的大嘴巴給縫上。

不過,當他拿著鑰匙推開門的時候,看到客廳裏並沒有開燈,臥室也沒有,登時,眉心微微蹙起,東方煜捏緊手指,如墨的瞳孔裏燃起不爽火焰,她難道又去應酬了?

這一想法剛在腦海裏一閃而逝,誰知,廚房裏就傳來一陣兒悉悉邃邃的聲響,東方煜循著聲源走過去,就看到一個屁股對著自己,此刻,冰箱門正打開,屁股的主人埋頭在裏麵不知道幹什麽,垃圾也擺了一地。

東方煜頭疼的閉起眼睛,仰著頭揉了揉太陽穴,最後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屁股的主人不是霧書瑤又是誰?

可讓他納悶的是,她蹲在冰箱麵前刨坑幹啥呢?

難道……再吃東西?但這也太饑不擇食了吧?

見此,東方煜走上前去,拍了拍霧書瑤的肩膀:“瑤瑤,你怎麽在這裏?不休息了麽 ?”

“……”霧書瑤像是沒有聽見似得,一句話也沒有回應。

見她沒有回答,東方煜又問了一次:“瑤瑤?”

“……”依舊沒有回應。

“你在做什麽?”東方煜有點害怕她著魔了,急忙拉著霧書瑤的肩膀轉過來。

這一扒拉,差點沒把他嚇得“哎呦我的媽呀!”一聲喊出來,後退了幾步,這真他娘的驚悚!

紅色的“血跡”順著嘴角緩緩流下,仔細一看才知道是番茄醬,臉上油漬麻花的,還伴隨著幾道淚痕,像個幽怨的吸血鬼。

東方煜一時被霧書瑤這奇葩的造型震撼的說不出來話了,玩cosplay麽?可他不記得哪部主角的動漫是這種裝扮的呀。

而霧書瑤一看是東方煜回來了,先是嘿嘿的傻笑了兩下,接著又嚎啕大哭起來,滿口酒氣:“東方煜,你知道麽?我還沒戀就out出局了,我喜歡他有10年了,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一直把暗戀他的心意藏在心底,可是我沒想到,他居然有一天還能回來……”說到這,霧書瑤 又往自己口裏咕咚咕咚的灌了兩口二鍋頭,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指著心口,聲淚俱下的把心中的委屈全部控訴出來。

“我以為,這10年來,他一直單身,一直沒有女朋友,當我知道他是我們公司的總裁時,你知道我有多開心麽?而讓我怎麽也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把我調成秘書,並且請我吃了兩次飯,我以為,他對我是有好感的,直到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我是這麽單純……不,是傻的無可救藥,她的正牌女友來了,是我在自作多情,我很蠢對不對?”

說實話,剛開始,東方煜有點蒙,但聽到霧書瑤一字一句的心窩子裏的話全都掏出來,心裏不禁一疼,漂亮的唇緊緊抿著,一直沉默,未幾,將她手裏的酒瓶子抽出來,緊緊的抱住她:“瑤瑤,有我在……”

有我在,你還怕什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