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素素平安回來後,莫問塵便離開了。

雖然這月恒山很大,很複雜,隻要是莫問塵想去的地方一定能找得到。

他之所以一直沒有去第三門的所在,就是要親眼看到蕭素素無恙的回來,他們四人也準備了,隻要蕭素素天黑前沒有回來,便要繼續闖關殺進月瀲宮。

“你不隨他一起嗎?”看著莫問塵離開的身影,蕭素素問了雷禦風一句。

這個家夥不是一直都要保護著莫問塵嗎?這月恒山上到處都是機關陷阱,更有仙人妖精的,他竟然放任莫問塵一個離開了。

有此不可思議。

不然,她也隻是覺得奇怪,隨口問一句。

雷禦風卻臉色微微一暗,少了幾分笑意,蕭素素的舉動在他看來,就是在乎莫問塵,擔心莫問塵。

想到她曾經在蕭府說的那番話,此時想來,自己當時的擔心真的是多餘的,蘇七七一直都愛著莫問塵不是嗎!

心仿佛千金重,雷禦風的好心情也消失無蹤了,雖然他已經極力的讓自己不要多想,極力的告訴自己蕭素素是蘇七七,是莫問塵的王妃。

隻是他卻經常會將她隻當做是蕭素素。

讓他多了一些幻想。

隻是這些幻想總會被蕭素素的一句話擊得徹底粉碎。

“我們留下來保護你。”半晌,雷禦風才輕聲回道,一邊低垂了眉眼,不讓自己的情緒被任何人看到。

更不想讓自己尷尬。

蕭素素注定要留在這月恒山上的,可是自己不能。

能留下的也隻有莫問塵,隻說明,他與蕭素素一向都沒有緣份。

隻是自己太過多心罷了。

“我……”蕭素素愣了一下:“是他讓的嗎?”

苦笑了一下,雷禦風再次點頭,的確是這樣,隻是從心底他也是願意留下來保護蕭素素的,不知何時,這莫問塵和蕭素素之間的天秤已經開始傾斜了。

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眾人都沒有回答,一路過來,連百裏漠和南宮莫都看出了蕭素素的變化。

從最初的冰冷如霜到現在柔和,這已經是極大的改變了。

看來,莫問塵賭對了,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蘇七七。

南宮莫和百裏漠曾經研究過七七這兩個字,因為每一次蕭素素遇難或者受傷時莫問塵喊出的都是這兩個字。

而蕭素素從來沒有反駁過。

那麽,就

說明,她默認了自己是七七。

他們記得,曾經絕望跳涯的莫問塵的正王妃就叫做蘇七七。

心底有些迷惑,他們不知道,這個七七與那個蘇七七是否有聯係。

再想到,癡傻了十五年突然間變成名揚天下的第一才女,這些變化是否也與蘇七七有關係。

傳聞蘇七七才藝超群,卻貌不驚人。

那麽,如果將蕭素素的貌和蘇七七的才融合在一處,會是什麽樣?

“會是現在的蕭素素。”這是南宮莫的定論,最後百裏漠也覺得十分有道理。

隻是他們從沒想過要去調查這件事的真實性,亦不想通過此事大做文章,能一路走來這裏,就說明他們對蕭素素無悔的喜歡。

隻怪當初走錯一步路。

氣氛有些冷凝,蕭素素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此時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真的是無可救藥了。

忙讓自己鎮定,不能因為他的點點相助就忘記曾經的恥辱和仇恨。

殺身之仇,自己又怎麽能這樣輕易的忘記。

那一劍,她永遠記在心底,永遠。

“好了,我去練琴。”蕭素素丟下淡淡的一句話,便一個人離開了。

不想再與他們斷續這個話題,她需要一個人靜靜的,讓自己不要沉溺在現在的生活中。

宮娥們隨著蕭素素離開,一路上十分的顯眼。

十二名宮娥隨身而行,這是蕭仙使曾經的待遇。

現在的程越也有意讓蕭素素重現當年蕭笑的氣勢。

他想以假亂真。

也想聊慰一下自己的心。

似乎這樣,他就真的看到蕭笑活在自己的生活裏了。

雖然這十幾天來他一直沒有出現,卻是在看不到的地方,他就那樣靜靜看著蕭素素,看著她坐在那裏練習離歌,往往會讓他忘記今宵是何夕。

總會以為,一切都還是當年的樣子。

此時,他亦隱了身站在蕭素素的身旁,看著她纖細修長白晰的手指劃過寒玉,樂聲如流水一般流過耳際。

讓他沉浸其中。

第一次, 他這樣近距離的看著蕭素素彈奏。

一首離歌不等結束,蕭素素突然收了手,雙手按在琴弦上,猛的看了看自己的身旁,什麽也沒有,而她卻總覺得有人立在那裏。

看著蕭素素看向自己,程越愣了一下。

他的隱身術連程軒也不會一下子發現的。

隻是蕭素素隻是看了一會兒,便又收回了目光,她以為自己太多疑了。

站在門邊的十二名仙娥也有些疑惑她的舉動,正沉浸在美妙的樂聲中,突然停止,真的是一種折磨。

十指收回,蕭素素沒了心情再繼續練琴,而是收了琴,起身離開。

“你們不要跟過來。”蕭素素突然覺得心頭煩亂,一個人向殿外走去。

她想一個人靜靜。

來到月恒山之後,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變了。

沒錯,蕭素素不是蘇七七,她不必活得那樣小心翼翼,不必活得那樣淒涼,她可以撒嬌,可以嬌縱,可以做一切。

可是她卻一直活成了蘇七七。

隻有到了月恒山之後,她才有了幾分放鬆。

隻是這份放鬆,讓她險些忘記了自己是蘇七七。

前生的債,今生必報。

她相信上天讓自己重活一次,不是來沉醉的,而是要記住前生的種種過往。

看著蕭素素走出宮殿,程越狠狠皺緊了眉頭,竟然有些生氣,也不知道自己突然怎麽就生起氣來。

按理蕭素素一個人離開,他要隱身隨在其後的,可是心頭的煩亂讓他沒有那樣做,而是一個人瞬間移動去了那間小院。

四麵環水,景色怡人,這裏是蕭笑最喜歡的地方。

也是她一手用法力支撐起來的。

這些年來,他也一直用法力支撐著這片天地。

“笑笑。”

蕭素素漫無目的的走著,突然麵前閃過一抹紅人影。

這一聲笑笑,蕭素素便知道來人是誰了,愣了一下,後退半步,有些緊張的看著麵前的程軒,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他。

扯了扯嘴角,蕭素素想笑,卻僵在那裏,有些不知所以。

“宮主。”半晌,蕭素素恭恭敬敬的回了一句,正了正臉色,因為她是忘記了過去的蕭笑。

忘記過去,這樣真的很好。

“笑笑,你真的忘記了。”程軒的臉色暗了暗,整個人帶了幾分痛苦,渾身上下隻有一片落寂的氣息。

手伸了伸,卻伸到一半停在那裏。

“忘記什麽?我想宮主一定是弄錯了。”蕭素素有意說得莫淩兩可,她這樣子比忘記了一切的蕭笑還要真吧。

“笑笑,隻要你願意,我讓你記起一切可好?”程軒突然一臉的認真,直直盯著蕭素素的臉,眼底隻有悔意和深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