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漸漸變小的影子,蘇七七額頭滿是冷汗:“雷禦風,救我。”

她以為將黑衣人踢飛的是雷禦風。

上麵卻遲遲沒有動靜。

“姑娘,抓住這個。”片刻,上方垂下一根樹藤。

隻是這聲音,蘇七七第一反映就是,救自己的人不是雷禦風。

此時已經不容她多想,性命要緊,直接抓了樹藤,任上麵的人將其托起,一隻手已經痛得麻木,隻有一隻手能借上力。

緩緩向上,已經看清來人的麵目。

相貌堂堂,溫潤如玉,一身青色長衫,身材削瘦,卻是雙眼炯炯有神。

倒是一副仙風道骨。

蘇七七隻是感激的笑看著此人,眼看就要爬到山頂了,卻是後方猛的刺來一劍。

“小心。”蘇七七大喊一聲,青衫男子偏頭避開,卻將拉扯著蘇七七的樹藤險些鬆手,隻是走神之際,對方已經一腳將他連同蘇七七都踢了下去……

風聲就在耳邊,蘇七七沒有閉上眼睛,而是直直瞪著眼睛,看著下麵的萬仗深淵。

本來以為必死無疑,蘇七七倒是覺得對不起這個搭救自己的人,隻見那人在空中順勢摟上她的腰間,丟下樹藤,在半空中一滯,雙腳在涯麵一蹬,一個倒拔,本來下落的趨勢,變成了上升。

此時已經顧不上驚諒了,蘇七七隻感大難不死。

雙手緊緊揪了青衫人的衣衫。

上到山頂,青衫人極速的鬆了蘇七七:“姑娘,失禮了。”

倒是一個翩翩君子。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蘇七七還是驚出了一頭的冷汗,剛剛的黑衣人以為蘇七七必死無疑,早已經轉身離開。

沒想到此人的輕功如此了得,在那般情形之下,也能反身飛到涯頂。

或許,天下能與之匹敵的隻有莫問塵了吧。

此時又想到莫問塵,忙摸了摸袖子裏的影靈芝,還好,還在。

“姑娘不必客氣,在下隻是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青衫公子麵色溫潤依舊,一抱拳。

“隻要我能辦到,在所不辭。”蘇七七倒是不拘泥小節。

“無論姑娘要什麽,焚某都拱手相讓,焚某隻想要姑娘手中的千年影靈芝。”青衫公子也不謙讓,直言道。

他亦是在這山中尋找千年影靈芝的。

緊了緊袖子,蘇七七有些猶豫,按說眼前的男子救了自己的性命,自己定當傾其所有報答,可是這顆影靈芝關係著莫問塵的性命……

“這位可是神醫焚文?”正在蘇七七猶豫之際,身後傳來雷禦風的淡笑聲。

回頭看著依然笑得無害的雷禦風,蘇七七皺緊了眉頭,似乎這個家夥一直都在附近。

卻不出手相救。

不過,她沒有責怪於他,她的命一向是無人在意的。

已經習慣了。

而且聽到眼前的人就是江湖傳文的神醫焚文,不禁也愣了一下。

“正是在下,這位公子是?”青衫公子微一怔愣,恢複一臉淡然的笑意。

“在下雷禦風。”

“原來是雷家堡新任堡主,幸會幸會。”焚文微一抱拳,隻是眼底卻閃過一抹機警。

怎麽也沒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到雷家堡的人。

“彼此彼此。”雷禦風還是笑著:“焚先生也想要這影靈芝?”

“正是。”焚文實話實說,卻觀察著雷禦風的表情變化。

“這樣,我們賭一把,如果你贏了,影靈芝歸你,如果你輸了……”雷禦風還是猶豫了一下。

“請說。”焚文的笑深了幾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