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不要離婚5

再她最後一次又擠進他懷裏後,封流光沒有再推開她,而是把她擁入到懷裏,然後緊緊的抱著她,壓迫在了狹小的沙發上。 這是長長的單人沙發,隻能容納一個人的身體。而此時封流光壓著她的身體,用自己的堅硬狠狠的擠入她柔嫩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前奏,更沒有任何的溫柔。韓一夢感覺到身體裏就像是突然出了一個鈍器一般,那鈍器一下又一下的狠狠的刺她的身體,似乎要她刺壞一般。她好疼,好痛,可是卻無法發出一點聲音。

閉著眼睛,不敢去看壓自己的男人,那個自己深愛的男人,現在卻給了她最大的傷害。她是那麽的愛他,可是現在又是那麽的恨他。

她也不再理解他了,她認為無論是誰的錯,他都不可以這麽傷害自己,威脅自己。

封流光看到她閉著眼睛,頓然用自己的嘴唇咬住她眼睛上的睫毛,試圖讓她睜起眼眸來,狠狠的刺激她,可是韓一夢還是緊緊的閉著眼睛,沒有任何要睜開的意思。不想看他,這樣的他讓人無比的厭惡。

“怎麽?你在幻想著誰近入你的身體。莫少寒嗎?還是別的男人?”封流光嗜血的話又從嘴邊滑落,又一次的把韓一夢的心戳出一個洞來。

可是韓一夢沒有開口爭辯,嘴巴禁閉著,如死人一般,無動於衷。她真的是傷心過度了。

封流光看著她如此死氣沉沉的樣子,想要放棄侵占她,可是自己的身體沾染她的身體似乎無法停止一般,非要達到一定的潮度才可以離開。此時的他感覺自己就跟沒有思維的種馬一般,為何就那麽的想要占有她。她的身體他是那麽的熟悉,可是他對這熟悉的身體還是無比的依賴。一下又一次,動作是那麽的猛烈,衝擊著。一直到他把那溫熱噴灑出來,才停止這在韓一夢看來很厭惡的動作。

她終於睜開了眼眸,有些厭惡的看著封流光:“你滿意了?你滿意了嗎?”

封流光沒有讓自己很快的離開她的身體,還是讓自己堅硬在她的身體裏,被溫熱包圍著。“我們離婚吧?這樣下去沒有任何意義了。”

韓一夢的大顆眼淚奪眶而出,身體極具的顫抖起來,雙肩在悲傷的情緒下驅使著,難道到了極點,他說他要離婚。

這比他說他不愛她了,還要刺痛。

從前發生過那麽多矛盾,從前有過那麽不愉快,可是他從來沒有說過離婚。就連他失憶時,也沒有。可是現在他要說離婚。若是離婚,那就預示著,他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連藕斷絲連的機會也沒有了。從此以後他們就陌路了,就會相忘於江湖。

“你說的是真的嗎?”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飄搖到了極點,沒有了任何的重量,就這麽輕飄飄的,飄在房間的每個角落裏,讓每個角落裏都充滿了悲傷。

封流光毫不猶豫的抽站起來,然後冷酷道:“明天我會讓律師過來和你談離婚的事情。”說完這句話,就轉過身,沒有任何停留的離開。仿佛在這裏多停留一秒都是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