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安……”一隻枯老的手搭上了劉水安的肩,他回頭便瞧見一位內監模樣的老人,神色黯淡了下來。

“外麵已經準備好攻城了,眼下隻需要我們裏應外合,抓住狗皇帝就完成大計了!一旦看到外麵放出信號,我們就行動,目前狗皇帝還在慶賀他的喜事,咱們悄悄地過去吧。”老人抬眼看了一下外麵深藍色的天空道。

劉水安深深地歎了口氣,“兄弟們都還好嗎?若是此次失敗……”

“我們與大皇子同生共死!”老人虔誠地跪倒在地。

劉水安深歎了一口氣,望向天空的那輪明月,“隻怕我當了皇帝也換不回我自己的娘,更得不到你的愛了。”

不多時,隻見天上飛過了一道彩色,老人趕忙起身道,“大皇子!是信號!”

劉水安將佩劍藏在了身後,抿了抿嘴道,“好!咱們走!”

說著,劉水安便戴上了麵具同老人一起偷偷跑到了宴會舉辦的地方,隻見劉水安緩緩地踱到了魏宏麵前。

寧妃大驚,指著劉水安道,“大膽!何人不經通報就上前?”

劉水安冷冷地睨了寧妃一眼,旋即轉向魏宏道,“一別數年……皇上依舊身體安康嗬!”

“你是何人?!侍衛!快些來帶走這個瘋子!”寧妃激動地站起了身指著劉水安大喝道。

誰料,周遭的侍衛竟像是定格住了一般,紋絲不動。

劉水安冷笑了一聲,右手扔出了一柄匕首刺向寧妃。

“娘娘小心!娘娘!”一名侍女趕忙拉住寧妃,兩個人立馬摔倒在地,躲開了匕首的襲擊。

“大膽!你究竟是何人?!”魏宏勃然大怒而起,指著劉水安道。

正在這時,劉水安抽出身後的寶劍,直直地衝向魏宏。

“侍衛!侍衛!”魏宏見狀大驚忙往後退了幾步,卻不想劉水安速度極快地跳到了他的麵前。

眾妃嬪紛紛驚懼地離席。杯盤中精致的食物紛紛灑在了地麵之上,一片狼藉。

整個宴會亂作一團,幾位內監上前,努力阻擋著劉水安的攻勢,最終不過是多了幾個刀下的亡魂。

劉水安毫不留情地向魏宏揮舞著劍,每一擊都直擊要害。

“你為何要殺朕?”魏宏向周圍退避著。

“為了奪回屬於我的一切!”劉水安恨恨道,他已然將魏宏逼到了死角,“我的娘,我的皇位還有我心愛的人!”

“原來真的是你!”魏宏冷笑了一聲,“看來朕得到的消息不假,你可知,她已經被朕囚禁在了宮中,若是你對朕和朕的妃嬪動手,那麽她便死無葬身之地。還有你的娘,我應該叫她玥太妃娘娘,也是同被囚在了宮中。”

“你!”劉水安驚怒地用劍抵在了魏宏的下頜處,“你!帶我去見他們!”

“你當你是什麽東西?!朕為何要聽你的?”魏宏的嘴角凝了一個嘲諷般的冷笑。

“你我誰才是皇上,你比我更清楚,當年的事情……”劉水安憤憤地用劍抵著魏宏的脖頸。

“當年的事,無論如何,孰是孰非,朕都已經登上了皇位,真龍天子決不許別人來動搖自己的位置。其實你也沒那麽想代替朕吧?若不是為了那兩個女人……”魏宏絲毫沒有理會他脖子上的冰冷觸感。

“即便是這樣,我也下令攻城了!難道你覺得我會收手?”劉水安冷冷地反問道。

“自然不會,隻是……朕明白,你為了女人,可是那些賤民必然不是……否則也不會追隨你這個偽帝了。”魏宏嘲諷地一笑,“可是,你以為你們的攻城會成功嗎?你可知,早在

你潛入宮中的三天前朕就已經得到了消息。”

劉水安一怔,手中的劍已經不自覺地抖動了起來。

“你覺得朕會坐以待斃嗎?”說到此處,魏宏突然大笑了起來,“朕早就借著這些天部下了陷阱,更是命令幾位將軍聚到這京城之中,待你收到信號,也正是朕的軍隊出行動之時。並且,朕已經命人向城下之人撒下毒藥。”

“什麽?!”劉水安一驚,憤然道,“城下仍有你的臣民!你竟如此歹毒!這樣一來,我更是不能放了你這皇帝!”

魏宏的嘴角勾起了輕蔑的笑,他猛地擋開了劉水安的劍,迅速地從腰間拔出了一柄短刀直直地刺向劉水安的喉嚨。

劉水安猛地向後退了幾步,舉起手中的劍同魏宏打鬥了起來,他沒想到這位帝王的攻勢會如此凶猛,幾招下來,劉水安已經節節退敗。

“來人!抓住這個狂徒!”一聲令下,十數黑衣人從屋頂飛下,紛紛用劍圍擊劉水安。

他努力抵擋眾人來勢洶洶的攻擊,劍光揮灑,幾位黑衣人的的喉管當即被割斷。血脈噴張,金黃的毯子和金器全被鮮血浸染。

“給朕抓住這個狂徒,不許傷及性命!”魏宏早已退到了一旁發號施令。

不讓傷及性命?劉水安一怔,看來這位九五之尊已經有了別的對策,難不成是想用她來……

瞬間的分心足以讓大內高手趁虛而入,幾招之後,劉水安被擊倒在地,數隻利劍直抵喉嚨。

“今日的盛宴竟被破壞至此,這些狂徒實在可惡!去告訴宮門外那些頑抗的軍隊,賊王已擒,他們若是肯束手就擒,朕還可以網開一麵。”說罷,魏宏看向劉水安,嘴角勾起了一絲勝利的微笑,“朕與你是該好好地談談了,帶著劉水安去宣政殿,朕要好好地問一問他。”

(本章完)